第254章 关于刀疤男

小说: 重回九零俏时光 作者: 苏之陌 更新时间:2019-11-08 09:05:58 字数:5103 阅读进度:255/263

苏建则恨不得上去扇苏婉茹两巴掌。

宴会刚开始的时候,洛曼珍都那么明显的逐客了,她愣是厚着脸皮赖着没走。

原来是想等叶白出来,讨要药方。

这他姑且能理解,可她和楚逸居然正面起冲突,还有没有做长辈的样?

本身楚逸今天突然出现,还当着众人的面,说了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没摸清他的底细前,连他都不敢对那小子出言不逊,苏婉茹倒好,在洛家门前公然和自己的侄子开撕。

她生怕外人不知道苏家那些丢人之事?

苏婉茹被大哥吼的委屈巴拉,却又不敢顶嘴。

如今,这个楚逸身份非凡,苏建业的天平自然是向着楚逸的。

他们苏家的男人就是这样,当年,在苏家利益面前,苏婉蓉稀里糊涂成为了弃子,今天的她,何尝不是同样的下场。

真是风水轮流转呢。

何况,如今的她对苏家来讲,除了占他们便宜,依靠他们,似乎没有任何用处。

苏婉茹情绪一激动,脸上的红疹又开始火辣辣的瘙痒,犹如万只蚂蚁在皮肤里吞噬,难受的站都站不住。

她只能暂时放弃和张柠叶白等人细聊药方之事,恶狠狠的瞪了楚逸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开。

苏老爷子走到楚逸身边,语气和善,“小逸,跟爷爷回家吧,这快过年了,我们回家过年。”

苏建业也附和,“是啊,小逸,既然回了京都,就回家去吧。”

他也不是完全假惺惺,让这小子回了家,他们才能更好的打探他这一年来的奇遇。

苏建业实在好奇楚逸怎会摇身一变成了华盛董事长身边的人。

楚逸并未理会苏建业,他看着苏老爷子,淡淡出声,“爷爷,我还有工作要忙,就不跟你回去了,再说,下毒之人一日没抓住,我便一日不敢踏进苏家,毕竟命重要。”

楚逸的话,让苏老爷子面色难看。

苏建业见老父亲面色铁青,他掩去异样的情绪,信誓旦旦的保证,“你放心,我回去就彻查此事。”

楚逸看着他勾唇一笑,“我自然是相信大伯的能力的。”

叶琴站在一旁,看着楚逸那副云淡风轻,自信从容的模样,不觉打了个冷战。

这病秧子,果真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以前,闷闷的不说话,整天咳嗽,虚弱的一阵风能吹倒是似的。

但他对她还算礼貌,就算她平时神色不悦,他看到她,还是会乖乖的喊一声大伯母。

可今天,他的视线唯一落在她身上的一次,是提到给他下毒之人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就像是有穿透力一般,让她心虚不已。

叶琴紧了紧身上的长款羽绒服,再看楚逸时,那张帅气的俊脸,总给她一种瘆人的感觉。

苏建业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商人,内心也是强大,一边为楚逸中毒之事心神不宁着,看到周倩,却又不放过跟她拉关系的机会,热情的上前递名片,“您就是周特助吧,我是苏氏集团董事长苏建业,也是楚逸的大伯,这是我的名片,希望有机会,苏氏能和华盛能有业务上的往来。”

周倩看了眼他手上的名片,顿了片刻,抬手接过,“苏董事长,幸会。”

周倩情绪把控的很好,让内心忐忑的苏建业,终于放松了下来,周特助并没有拒绝他的名片,态度客气礼貌。

想必,楚逸应该是不知道他身上的毒是谁下的吧?

不然,以他和周倩的关系,周倩怎会对他如此客气?

苏心悦扶着苏老爷子从秦锋等人面前经过时,苏老爷子的视线扫了眼秦锋身边站着的女孩,他顿住脚步,睨了眼秦锋身边的女孩,语气意味深长,“秦锋,这就是你对象?”

秦锋回道,“是的,苏老先生。”

自从知道了苏老爷子自私的为人,秦锋对他的称呼也变的生疏起来。

苏老爷子盯着张柠看了几秒,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虽然有些话说出来可能让人没面子,但我还是想说,秦锋,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如果选择正确的道路,未来不可估量。可你偏偏……唉,还是太年轻啊。”

他说完,惋惜的看了看扶着自己的乖巧的孙女,“我家心悦,不论是家世还是相貌,再到学识修养,在京都都是数一数二的。我还是希望你能擦亮眼睛,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听说这个丫头是秦锋在外地负责一个项目时两人谈在一起的。

只是个简单的乡下丫头。

只是,这丫头,这眉宇间,看起来好像……

意识到自己思绪飘远,苏老爷子心底叹了口气,强迫自己不去乱想。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他不愿再回忆,徒增悲伤了。

苏心悦听到爷爷的话,余光不动声色的轻瞥了眼秦锋,观察他的反应。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秦锋却是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他的长臂揽上了张柠的肩,将她往怀里带了带,沉稳有力的嗓音响起,“苏老先生,谢谢提醒,我长这么大,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选择了身边的这个女孩,做我一生的伴侣。”

“真是年轻气盛,不知所谓。”

苏老爷子说完,拂袖而去。

楚逸看着依偎在秦锋怀里的女孩,他的心底说不出的酸涩。

他以为,最难过的莫过于吃醋,此时才知道,并不是。

最让人无能为力的是,他根本无权吃醋。

周倩要去开车,她向秦锋和张柠传达了董事长的意思,“秦总,柠柠,董事长说,宴会结束后,请你们一同去酒店。”

张柠为难,“啊?去酒店?我还要回去打扫卫生呢,我爸妈明天就到了。”

“打扫卫生不着急,董事长在酒店给叔叔阿姨等人订了包房,再说,你住的公寓,也住不下他们,叔叔阿姨难得过来一次,得让他们住的舒服些才是。”

“这……”

苏嵘给她爸妈订了包房?张柠纠结,她是应该接受还是不接受?

周倩说的没错,公寓里的确住不下他们一家五口人。

她本来想着,到时候带他们去参观医馆,那边房子都空着,正好可以住进去,反正师父也不在。

她也不是没钱让他们住酒店,但她了解她爸妈的脾性,若是他们知道那酒店里一天一夜要几十块,他们怕是会睡不安稳。

说不定会倔强的直接在公寓打地铺。

苏嵘已经订了房,这……

秦锋知道张柠内心的纠结和顾虑,他轻声说道,“先过去吧,如果叔叔阿姨住酒店,到时候钱我们出就是了。”

秦锋语毕,张柠最终点头,“那好吧。”

大不了等她爸妈走了以后,她把钱给苏嵘。

反正她现在不差钱。

目测这几天,她还能从苏婉茹手里讹一笔。

张柠想到苏婉茹,嘴角微微上扬,心情颇好的打算和周倩等人一起去酒店。

秦锋和张柠是坐叶白的车来的。

这会他们要去酒店,便打算改坐周倩的车。

“木头,我送你们去吧,反正我也闲着。”叶白总觉得这些人有什么秘密,好像就瞒着他一个人。

另外,他也实在是想,能有和周倩多接触的机会。

他一定会证明自己不止只有一张好皮囊,他也是有内涵的。

“我们有事,你先回去。”

秦锋并不打算带着他。

苏嵘是苏家的大女儿苏婉蓉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叶白知道。

以他的嘴碎程度,若是知道了如此惊天大秘密,绝对做不到守口如瓶。

保不齐哪天苏家人就知道了。

叶白依依不舍的求助般看向张柠,希望她看在刚才二人配合默契的份上,再带他一把,给他个机会。

“叶白,你还是回去吧,好好想想咱们医馆有没有药引子,回头开个高价卖给苏婉茹。”

叶白,“……”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秦锋和张柠上了周倩的车,前往京都大酒店。

这边,苏老爷子一家也驱车离开。

车上一家四口,各怀心事。

苏老爷子坐在后座,视线多次落在儿子和儿媳身上。

到底,会不会是他们?

周倩的车停在了酒店门口。

她带着秦锋和张柠他们直接去了苏嵘所住的套房。

开了门,苏嵘穿着家居服,看到门口的几人,脸上满是笑意,“柠柠,小锋,你们来了?快进来。”

“婉蓉姨,打扰了。”秦锋礼貌的朝她愕首。

进了套房客厅,几人落座。

周倩去给他们倒了水端过来。

苏嵘便迫不及待的问,“今天顺利吗?”

周倩回道,“董事长,一切顺利,让楚逸跟您讲吧。”

楚逸坐的笔直,认真的汇报,“姑姑,今天爷爷和苏建业,以及苏婉茹等人都在,我和他们打了招呼,不出所料,对于我的出现,他们都很意外。”

苏嵘脸色变幻莫测,语气意味深长,“是吗,他们看到你康复,一定很高兴吧?”

“反正今晚应该是睡不着了,爷爷让我去家里住,还说,会彻查下毒之人。”

但楚逸对此并不抱希望。

苏建业和叶琴,既然敢对他下手,自然是十足的谨慎,怎会让人抓住把柄?

就算被人查到端倪,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找个替死鬼并不难。

“柠柠,听说苏婉茹病了?你没给她治吧?”苏嵘担忧的看着她,以张柠的医术,若是给苏婉茹治病,绝对药到病除。

“我给她治?”张柠冷嗤,“别忘了,她是怎么病的。”

不过,就算不治,装装样子讹笔过年经费还是可以的。

周倩急忙解释,“董事长,没有,柠柠拿那个女人当猴耍呢,怎么可能给她治病,她今天也算是丢尽了脸面,楚逸和柠柠,还有那个叶白,配合默契,左右夹击,她根本无还口之力。”

“打嘴仗不是重点。”张柠说道,“苏婉茹接下来,应该还会找我的,到时候,我先和她周旋着,给她点希望,吊着她,等玩够了,呵呵……”

张柠的眼神迸发着利刃般森冷可怖的光。

她抬眸,见沙发上的几个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她惊觉自己刚才的表情可能有些吓人,她收回骇人的神色,严肃的继续说道,“还有一个线索,我怀疑,苏婉茹那个女儿,不是宁立华的,她可能外面还有人。”

上次在秦家,她随口提到难道宁玉婷不是你和你姐夫生的这句话时,苏婉茹眼底的慌乱之色,没逃过她的眼睛。

当然,张柠能得出苏婉茹外面有人这个结论,并不单凭这一句话。

而是,前世那个手腕有刀疤的为苏婉茹卖命的男人。

她临死前,看到的那个人手腕的刀疤,以及那句献媚的男音,“婉茹,事成!”

那个男人和苏婉茹,绝对关系匪浅。

不可能是老板和下属或雇主和雇佣的关系。

像苏婉茹这种没有底线没有操守的女人,能跟宁立华,就能跟其他男人。

苏嵘听闻张柠的话,诧异的抬眸看向她,“苏婉茹在外面有人?这怎么可能。”

苏婉茹为了得到宁立华,不惜弄死她这个当姐姐的,可见她对宁立华的感情有多深,怎么会在外面找人?

说来也是讽刺,当年,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苏婉茹居然对她的姐夫有意思。

现在想来,当年的苏婉茹,的确是在很多时候,都表现出了对宁立华过分的关心和好奇。

而她,实在是过于愚钝,不但丝毫没觉得她的异样,还大方的和她分享宁立华给自己的信件。

她实在不知道,当初的苏婉茹,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态,跟着她一起看宁立华给她的信,听她甜蜜的给她讲她和宁立华之间的点滴。

也许,在那个时候,苏婉茹就已经开始嫉妒她,恨她了!

而她,却傻乎乎的拿着她当最亲的人!

她的确是自己最亲的人啊!

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啊!

过去了这么多年,想到当年愚蠢的自己和蛇蝎心肠的妹妹,苏嵘还是控制不住的发抖。

好在张柠给她开的药,她吃了一段时间,效果比以前的救心丸要好太多,就算情绪有些波动,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喘不上气来。

苏嵘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情绪慢慢平复。

虽然对于张柠的话,她感到不可思议,但她相信张柠,她既然有此怀疑,必定是有所察觉的。

她应声,“好,我会派人暗中调查。”

“嗯,慢慢查,我可以给你提供个线索,对方手腕有个刀疤。”

张柠想,苏婉茹的姘头,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刀疤男了!

手腕有个刀疤?

苏嵘闻言,脑海里闪过一道谁的身影,以及很久远的关于某个熟人的一段回忆。

苏婉茹该不会……和他?

到底过了太多年,那些人那些事,已经在记忆中模糊,苏嵘并不好妄下定论。

她没多言,等她派人调查了再说。

她敛回心神,转了话题,声音温婉动听,“柠柠,明天早上张大哥他们就过来了,我想把他们安排在酒店,秦锋那个公寓太小了,你们人太多住不下,白天你们一家人可以在公寓里待一起,晚上就让他们住酒店,这样能休息好,你看怎么样?”

她小心翼翼的征求张柠的意见。

苏嵘其实打心里真的不想承认,自己的女儿,跟别人是一家人。

而她,只是个外人。

可她嘴上还是这么说了。

不管她承认与否,张柠和张德胜一家,的确亲密无间。

她只有让自己表现的足够大度,不给张柠任何压力,竭尽全力去靠近她,她才能放下芥蒂,给她机会,慢慢的融入她的生活。

“你按你的安排吧,不过,我爸妈他们可能比较倔,如此豪华,金碧辉煌的套房,他们怕是不敢住,也怕浪费!你要是能说服他们住下来,我没意见。”张柠笑道。

若是苏嵘能让她爸妈心安理得的住在这种地方也算她本事。

------题外话------

刀疤男是谁,显而易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