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离婚吧

小说: 重回九零俏时光 作者: 苏之陌 更新时间:2019-11-13 04:13:38 字数:5564 阅读进度:256/329

苏婉茹疲惫不堪的回到家时,就看到宁立华正低头坐在沙发上,他身躯高大,此时却弓着腰,低着头,看起来异常落寞。

苏婉茹看不到他的脸,却能感觉到客厅里沉闷的气氛。

以前宁立华虽然也不说话,但却没有此时这么有压迫感。

苏婉茹的第一反应便是宁立华情绪也不对劲。

昨夜宁立华喝了酒,回来无与伦比的质问她关于苏婉蓉的事,她烦躁的将他推了出去,宁立华喝的醉醺醺,也就回他自己的房间闷头大睡了。

难道,他睡醒后,又要继续昨夜的话题?

苏婉茹心里咯噔一下,眼眸不自觉的闪了闪。

宁立华怎么会突然提起苏婉蓉的死?

苏婉茹想到昨天她收到的那个神秘包裹,难道他也收到了什么东西?

苏婉蓉死了这么多年,就算他怀疑什么,也绝对没有证据。

想到这里,苏婉茹内心才平静了些。

今天经历了太多,苏婉茹也身心俱疲,迫切的想回屋休息,她稳住心神,冲宁立华淡淡的打招呼,“老公,你在家啊。”

听到她的声音,宁立华缓缓抬起了头。

然后,苏婉茹就看到他双眸猩红,面上满是风雨欲来的沉黑,宛如一只正要发怒的豹子。

她从来没见过宁立华这副表情!

“你……”苏婉茹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他好可怕!

宁立华高大的身躯自沙发上起身,两步奔到她面前,抬起手上拿着几张照片,双眸死死的盯着她,语气森冷,“说,婉蓉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婉茹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又是一阵心虚,她看到宁立华手上的那些照片,似乎是一个女人倒在血泊中,身上全是血。

而那个女人穿的衣服,正是苏婉蓉那套。

苏婉茹吓的差点摔倒。

她堪堪扶住身后的墙壁,强作镇定,支吾道,“老公,你……你在说什么?”

宁立华没有弯弯绕绕,直奔主题,“我说什么你很清楚,是不是你害死了婉蓉?嗯?”

苏婉茹心虚的咽了口唾沫,目光闪躲着不去看他,“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姐都去世多少年了,你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姐姐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没关系?”宁立华看着她,眼神晦暗不明。

苏婉茹并不觉得,宁立华手上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这些照片虽然看着像苏婉蓉,却并不是她。

因为这照片是彩色的!

当年,哪有彩色照!

她敢笃定,这些照片的来源和那个带血的衣服出自同一个人,他的目的是什么?

恐怕,就是想挑拨她和宁立华的关系,让死去的苏婉蓉,横插在他们中间,影响他们的感情。

呵,如果寄这些东西的人,知道她和宁立华这些年,是怎样的貌合神离,恐怕,就不会非这么大周折了!

苏婉茹觉得自己,此时必须先发制人,掌握主动权,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宁立华,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姐姐当年是怎么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听说你当了叛徒,怕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伤害,所以私自坐了黑车离开京都发生了意外,这事当年你不是都清楚吗?过去快二十年了,你突然没头没尾的质问我这些,你到底什么意思?不想跟我过你就明说。我知道,我现在这副模样,你嫌弃我,公司破产了,你也怪我,可你不能血口喷人,什么事都跑来质问我啊。”

“当年,我给婉蓉写过信,提醒过她,她知道调查局的人上门来她该怎么做,她绝对不可能仓皇出逃,发生意外。”

苏婉茹也不甘示弱,事情过去那么多年,她早已有恃无恐,“那你当年为什么不调查?你当年,只知道坐在我姐姐的墓碑前发呆,只知道把自己关在黑屋里买醉。你为什么不去调查汽车出事的原因,为什么不调查我姐姐为何离开京都?你就是个懦夫!当年,若不是我陪在你身边,没日没夜的照顾你,心疼你,你以为你有今天?宁立华,我苏婉茹不欠你的,我为你做那么多,无非就是一个情字,可你是如何对我的?这么多年,你根本就将我打入了冷宫。我年纪轻轻,在守活寡!我为的是什么?我已经失去耐心了!”

苏婉茹一把扯掉脸上的面纱,可怖狰狞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毫无形象的歇斯底里的怒吼。

她不欠宁立华的!

若说欠,也是欠死去的姐姐苏婉蓉的!

她为了这个男人,不惜冒险设计了一场谋杀。

那个时候,她一点都不怕。

她只想着,只要苏婉蓉和她的孩子死了,宁立华就成她的了。

她自认为,她一点都不比苏婉蓉差。

只要她有机会接近宁立华,他一定会爱上她,和她在一起。

可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要固执,她陪了他那么久,他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看都不看她一眼。

最后,她只能使用了非常手段。

她想,只要抓住他的人,不愁抓不住他的心!

就算一块石头,她也给他捂热。

男人嘛,还能真四大皆空不成,凭她的美貌,她就不信,征服不了他。

他答应和她在一起,对她负责时,她有多欣喜若狂。

她以为她为他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可这么多年,他却只是在履行一个父亲,一个一家之主的责任,对孩子好,对她,虽然什么都没亏待过,却始终保持着距离。

更令她难以启齿的是,这十八年来,宁立华碰过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每次,都是她使用了一些手段,才能达成目的。

后来,日子好了,房子大了,他便以回家晚打扰她为由,直接搬去了次卧。

苏婉茹想到宁立华给她的羞辱,她开始忍不住的哭泣起来。

她到底为了什么?

她为了和他在一起,和娘家断绝关系,所有人都对她指指点点。

她到底图什么?

“苏婉茹,我早就说过,我这辈子,只爱婉蓉一个人,她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你跟我在一起,只会受罪,是你自己不听,你非要和我捆绑在一起,你以为痛苦的只有你一个人吗?我告诉你,我也很痛苦,我得知我的老婆孩子没了的那一刻,我想追随她们而去,可你,非留下我这具行尸走肉般的身体,好,为了孩子,我答应了你,我这么多年,自认为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可你,没权利,要求我做其他的。十八年前,我就说过,我的心死了,别期望我会爱上你!是你自己说不在乎的!没耐心了是吗?反正孩子马上就成年了,那就离婚吧。”宁立华说这些话时,语气平静。

甚至,有种解脱了的意味。

好像,他就在等一刻,等苏婉茹说,没耐心了,和他翻脸的这一刻。

苏婉茹听闻他的话,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什么?你要跟我离婚?”

“没错,离婚。”

宁立华语气沉稳有力,像是这个答案在他脑海里斟酌了无数次,坚定不移。

说完他再次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声音突然变得狠厉,“我会查清楚当年的事,如果真和你有关,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宁立华冷冷的说完,高大的身躯越过她,往卧室走。

苏婉茹终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面上一片死寂。

宁立华随意收拾了东西,就要离开。

宁玉婷听到客厅的争吵时,就从房间里出来,现在楼梯处听着,却不敢下来,看到宁立华提着包要走,她急忙从拐角处跑下来,喊住他,“爸,你要去哪里?你不要我和妈妈了吗?”

宁立华看到打扮的跟公主一样的女儿,眼底划过一抹柔光,他顿住脚步,柔声开口,“玉婷,你已经长大了,我相信,你可以理解我的决定,你放心,不管任何时候,你都是我的乖女儿。”

苏婉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听到宁立华对宁玉婷说的话,她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呵,任何时候都是我的乖女儿!

真讽刺啊!

宁立华说完,提着包径直往门外走去。

“爸……”

宁玉婷追过去,宁立华却已经大步出了门。

宁玉婷对着地上狼狈不堪的苏婉茹质问,“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爸为什么突然要和你离婚?刚才你们的话都是真的吗?你真的为了和我爸在一起,害死了自己的姐姐?”

宁玉婷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小时候,总有人对她指指点点,说什么她母亲和她父亲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

那时候她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但她能从那些人的眼神中察觉到,那大概不是什么好话。

这些年,她也从大家的议论中,逐渐弄清楚了事实的真相。

她有自己的分辨能力,她觉得自己的母亲没做错。

既然姐姐已经死了,那么,她和自己的姐夫在一起,有何不可?

她替自己的姐姐照顾姐夫,她姐姐泉下有知,也会感谢自己的妹妹。

可是……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父亲说,那个婉蓉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母亲害死的!

目的就是为了和父亲在一起。

宁玉婷凌乱了!

她不相信她母亲是那种人。

她温柔善良的母亲,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出那种事?

苏婉茹被宁玉婷不善的语气,激的恼羞成怒,她怒吼,“你胡说什么?别人对我误解,连你都要不分青红皂白跑来质问我?我辛辛苦苦生了你,养着你,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宁玉婷被苏婉茹吼的低下了头,她也打心底不会相信自己的母亲是那种人。

一定是她爸误会了她妈妈。

宁玉婷蹲下身,看着地上坐着的已经没有一点平时的貌美端庄的女人,急忙道歉,“妈,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可我不希望你和我爸离婚。”

“那你倒是跟你爸说啊,是他跟我离,不是我要跟他离!”苏婉茹脸上火辣辣的瘙痒,也不管留疤不留疤的,忍不住抬手挠了一把。

一向对她溺爱的母亲罕见的发火,宁玉婷咬着唇,不敢跟她继续说话,打算出门去找她爸。

这时,门铃响起。

宁玉婷看了眼客厅玄关处,脸色一亮,“是不是我爸又回来了?”

她急忙跑过去开门。

门板打开,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宁玉婷垮下了脸,“二叔。”

她无精打采的让到一边。

宁立安进来,看到宁玉婷似乎哭了,眼角还有泪水,他一脸宠溺的问,“玉婷,这是怎么了?”

“我爸妈要离婚。”宁玉婷闷闷的说完,就进了客厅。

“离婚?”宁立安闻言,面色一变,大步走进来,看到苏婉茹坐在地上,面纱扔在旁边,她本来雍容华贵,貌美如花的面庞,被红疙瘩覆盖,变的惨不忍睹,面目全非。

宁立安不觉蹙眉,他蹲下身,轻声询问,“婉茹,怎么了?”

看到宁立安进来,苏婉茹忍不住委屈的又抽泣起来,肩头一抖一抖的,看着伤心极了。

她一哭。可把宁立安心疼坏了,急忙伸手去扶她,“别哭,起来,我扶你进屋,有事慢慢说。”

宁玉婷站在身后,听着她二叔温柔的声音,愣了愣。

宁立安也没忘宁玉婷在场,他转头,向宁玉婷柔声说道,“玉婷,你上楼休息吧,我劝劝你妈,孩子,没事的,别担心。”

“哦。”

宁玉婷看了苏婉茹一眼,便往楼上走去,她走到楼梯口,回头,正好看到她二叔扶着她母亲往卧室走,还体贴的缕了缕她母亲耳边垂落的头发。

宁玉婷的脚步顿住,面色变的凝重。

她母亲和二叔,是不是过于亲密了?

而且,她不止一次听到二叔亲眤的喊她母亲的名字。

还有,她也曾在深夜,听到母亲和二叔打电话。

他们……

宁玉婷想不通他们的关系,她一步三回头,犹犹豫豫的上了楼。

宁立安扶着苏婉茹进了屋,关了门,他有些惊慌失措,急忙问,“刚才玉婷的话是什么意思?大哥要跟你离婚?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苏婉茹被宁立安惶恐的神色,激的怒火又上来了,她气愤的质问,“你怕什么?”

宁立安眼珠子闪烁着,小声解释,“不是,如果大哥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会打死我的!而且,小海他妈,也会闹起来,公司黄了,家里要是再乱了,我们以后怎么办?”

公司莫名其妙的破产,宁立安到现在还是懵逼的。

他本来指着苏婉茹身体赶紧好起来,然后在托关系找人,能东山再起。

可这公司的事还没搞明白,大哥又要和苏婉茹闹离婚。

宁立安实在心虚不已。

老实说,他没有和自己的老婆离婚,不顾一切的和苏婉茹在一起的勇气。

他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家里有贤妻拿他当大爷伺候。

外面还有他的白月光偶尔跟他花前月下。

简直神仙日子!

他不想改变现状,也承担不起后果。

他不是毛头小子了,儿子都十七八岁了,他早没了年轻时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冲动。

若是大哥发现他和自己的嫂子勾搭了这么多年,他怕是弄死他的心都有,大哥的狠厉,他是见识过的。

虽然公司破了产,但他以前善于交际,这些年在圈子内也算有个小名气,就算不是什么好名气,但总归是有名气。

他已经丢不起那个脸了。

人在一无所有,年轻气盛的时候,看上一个人,能轻而易举的说出,“我愿意为了你,放弃全世界”这种话。

因为他本身就什么都没有。

也没什么可放弃的!

可若是他名利都有,还有家有室,便没有那么容易,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

代价太大!

他敢和苏婉茹肆无忌惮的来往,很大程度是他知道大哥心里根本没苏婉茹,她在守活寡,他以前本身就稀罕苏婉茹,正好圆了他的念想。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和她一起做生意,毕竟她是苏家的女儿。

苏婉茹冷声解释,“他没发现,他要跟我离婚,跟你没关系!他是忘不掉苏婉蓉,这么多年,他能忍着跟我过,完全是为了玉婷,现在玉婷马上成年了,他一刻都不想等了。”

听到苏婉茹的解释,宁立安幽幽的叹了声气,“唉,当年,我让你跟我在一起,你嫌我没本事,死活都要吊在宁立华身上,这么多年了,他的心你根本捂不热!还不如一开始就和我在一起呢,我掏心掏肺的对你,你不比现在过的好啊。”

苏婉茹能听出宁立安的话,多少带着埋怨。

她眼眸微动,脑袋往宁立安身上老去,语气撒娇,“立安,我现在,可就只有你了!”

宁立安看着苏婉茹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见她靠过来,他眉头皱了皱,不动声色的坐直身子。

他轻咳了一声,没搭话,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天你不是去见那个聂玖大夫吗?人见着没?”

“别提了,我被那个叶白诓了,聂玖根本没出现!”苏婉茹想到今天在洛家受到的难堪和屈辱,本来就狰狞的面庞开始更加扭曲。

------题外话------

宁立安是个很现实的姘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