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小说: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作者: 飞花如梦 更新时间:2019-08-13 13:01:15 字数:4495 阅读进度:587/597

洪大婧闻讯,如飞而来,跪倒在地:“微臣叩见天帝陛下和两位天妃娘娘!”

秦落雁上前,亲手把洪大婧搀扶起来。

从此,严俨、骆洛神、秦落雁就在望月城住了下来。

与修武界相比,望月城的环境,更适合练习内功。

严俨和秦落雁的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练功上。

骆洛神无是无所事事,百无聊赖。洪大婧呢,就把望月城的事务交给了副手,她专手陪着骆洛神闲逛。

不过,十几天后,骆洛神就有些腻了。

严俨没有办法,只好抽出一定的时间,来陪骆洛神,骆洛神这才高兴了。

又过了十几天,张长弓带着一支船队赶到了。

对于张长弓的到来,秦落雁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是她让张长弓那样做的。

严俨却有些意外,等到张长弓登陆之后,便问:“赵王,是岩少让你来的?”

张长弓向严俨深施一礼:“禀天帝陛下:是我主动向岩少请求来的。”

随后,张长弓又拜见了骆洛神和秦落雁。

这一次张长弓前来,带来了三万人马,其中有一半是望月城的降兵。

而且,这一次张长弓还带来了三十只白雕,确保能在第一时间,与修武界保持联系。

在张长弓和洪大婧的联合管理下,望月城彻底安定了下来。

在严俨的指导下,张长弓和洪大婧整编了军队,便于进一步控制。

又过了三个月,严俨感到自己的武功又进了一个层次,就连秦落雁,也自觉进步很大。

这一天,骆洛神忽然向严俨说:“俨哥哥,安欢公主快要生了吧,咱们是不是应该回修武界一趟?”

严俨说:“应该吧!”

在离开望月城之前,严俨吩咐张长弓和洪大婧说:“不要大意,南宫长风随时会回来。”

张长弓很有信心地说:“天帝陛下放心,南宫长风就算来了,我现在也有一拼之力了!”

严俨摇了摇头,说:“这几个月来,你的武功在提高,南宫长风的武功也在提高。要是南宫长风孤身一人来了,估计掀不起什么风浪。要是她带领人马来了,能战是战,不能战则退往修武界。”

然后,严俨、骆洛神、秦落雁骑了小宝,从望月城起飞,飞往修武界。

一路无话,到达修武界之后,严俨经过打听,得知李岩和安欢公主在夏都。于是,小宝直飞夏都。

到了夏都之后,与李岩和安欢公主相见,发现安欢公主的小腹隆起越发明显了。

骆洛神向李岩说:“学弟,我父亲是不是碍手碍脚?他真要是误事的话,就让他带着他的大老婆小老婆,去望月城居住吧。”

李岩笑了:“修武界这么一大片地方,我管得过来吗?赵王和魏王都去了望月城,我感到焦头烂额呢。”

经过了解,严俨才知道:严俨把修武界分成了四大部分,明德和大秦王各管一部分,严俨和安欢公主管理其中两部分。

李岩看着安欢公主,说:“等到孩子出生了,我就把这一切交给安欢公主。”

安欢公主娇媚地横了李岩一眼:“你就知道图清净!”

一个月之后,安欢公主生下了一个男婴,把骆洛神羡慕得不得了,非要给孩子当干娘。

安欢公主不仅智商很高,情商也很高,她没有和李岩商议,直接就答应了,说:“蒙天妃娘娘看重,是这个孩子的福气!请天妃娘娘给他起个名字吧!”

骆洛神不假思索地说:“他父亲单名是个‘岩’字,就叫他‘李石’如何?”

安欢公主叫好,对骆洛神称谢不己。

当李石满月的时候,李岩夫妻办了一个生日宴,参加的,有严俨、骆洛神、秦落雁、大秦王,骆英带着明德、明珠也来了。

来参加满月宴之前,骆英其实是忐忑不安的,担心骆洛神刁难明珠。结果,尽管骆洛神对明珠爱理不理的,却也没有刁难她。

满月宴一结束,骆英就带着一妻一妾回去了。

然后,李岩向严俨说:“三少爷,还能回地球一趟吗?”

严俨愣住了,说:“岩少,你怎么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李岩说:“离开地球之前,我爷爷和妹妹一直挂念我的婚事。如今我已结婚生子,但爷爷和妹妹却不知道。”

严俨很痛快地说:“好,咱们就回地球一趟。”

李岩说:“三少爷,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带着李岩,可以吗?第二,在咱们离开的这段时间,要是南宫长风突然兴风作浪,怎么办?”

严俨说:“有望月城作为缓冲,南宫长风至少半个月内,不能威胁到修武界。在前往地球的途中,李岩不会受到伤害。”

李岩点了点头:“那就好!”

当下李岩把修武界的政务都托付给了大秦王。然后,严俨拿出了“储物戒指”,打开了里面的“储物空间”。

等到李岩一家三口以及骆洛神、秦落雁进入了“储物空间”,严俨就手持“储物戒指”,沿着修武界到地球的通道,飞速前进。

在“储物空间”里,时间似乎也是静止的,因为里面没有白天和黑夜,眼前总是灰蒙蒙的。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严俨打开了“储物空间”。

安欢公主抱着李石,李岩拉着安欢公主,先走出了“储物空间”。

刹那间,但觉繁星满天,眼前是一个小树林,这个小树林,对李岩来说,似曾相识。

骆洛神和秦落雁也走了出来。

李岩问:“洛神,这是什么地方?”

骆洛神抿嘴一笑:“这是河西大学那个小树林啊!”

李岩这才恍然大悟。

随即李岩有些头疼了,说:“咱们五个大人,一个孩子,身无分文,没有任何证件,没有手机,如何回到京城?”

严俨微微一笑:“岩少,在河西大学,咱俩似乎有一位熟人啊!”

李岩立即叫了起来:“张鹤唳!”

在李岩离开地球的时候,张鹤唳已是河西大学的副校长了。不久,张鹤唳的外甥女汪小欢嫁给了京城李氏的一位少爷。

论起来的话,那位少爷应该是李岩的堂弟。这样,张鹤唳就和京城李氏成了亲戚。

一个月前,河西大学的校长年龄到了,退休养老,张鹤唳接任了校长。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张鹤唳上任以来,勤勤恳恳,每天工作达到了十六个小时!

已是深夜,张鹤唳还在校长室批阅文件。

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张鹤唳有些意外,这么晚了,按说秘书早就睡了,他说了声:“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面貌清秀、英气勃勃的年轻男子。

张鹤唳惊得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吐出了三个字:“三少爷?”

来人正是严俨了,他微微一笑:“张校长,别来无恙?”

张鹤唳激动得无以复加,他知道,对方尽管不是严氏的家主了,但是,他的能量,却是更大了!

张鹤唳也是聪明人,他没有寒暄,直截了当地说:“三少爷深夜来访,有什么需要我这把老骨头效劳的吗?”

严俨不禁对张鹤唳多了一层欣赏:虽然是读书人,却没有读书人的迂腐,而是有一种商人的通透。

严俨微微一笑:“深夜打扰,还不好意思。我有几个朋友,还没有吃饭,也没有地方住,请张校长安排一下。”

张鹤唳一下子兴奋起来,说:“三少爷,您的朋友在哪里?我这就安排。”由于激动,张鹤唳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严俨说:“人在操场上,不过……”

张鹤唳是个明白人,立即说:“三少爷,您还有什么要求?”

严俨说:“你知道,我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

张鹤唳立即说:“三少爷,我知道了!”

河西大学内部就有宾馆,张鹤唳亲自给宾馆的经理打了电话,让经理给安排几个豪华房间,立即准备一桌档次最高的晚餐。

虽然已是深夜,经理却不以为异——寻常之人都有亲戚半夜上门,何况一校之长?

打完电话之后,张鹤唳又拨通了外甥女汪小欢的电话,

如今汪小欢和她的丈夫正好在晋阳,并且住在了晋阳最高档的“晋阳大酒店”。

如今的“晋阳大酒店”,由京城严氏控股。

由于是新婚不久的夫妻,汪小欢与丈夫玩得有些厉害,已经很疲乏了,刚要入睡,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是舅舅张鹤唳的,就赶紧接通了。

张鹤唳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小欢,立即到河西大学的宾馆!”说完就挂了。

汪小欢二话没说,立即就穿上了衣服,就往外走。

汪小欢自小就跟着舅舅张鹤唳,可以说,汪小欢对舅舅的感情,犹在父母之上。她对舅舅的信任,已深入到了骨髓。包括这一次她能嫁入豪门,成为豪门太太,也是舅舅居中牵线搭桥。

汪小欢不知道舅舅深夜让她赶过去干什么,她只知道,舅舅一定是为她好。

五星级酒店的安保是很到卫的,看到汪小欢深夜外出,立即有保安凑上去问:“小姐,外出需要保护吗?”

汪小欢冷淡地说:“不用!”

到了地下停车场,开着结婚时公婆给买的高配的保时捷,汪小欢直奔河西大学的宾馆。

且说张鹤唳给汪小欢打了电话之后,立即赶到了河西大学的宾馆,现场指挥。

但是,当张鹤唳看清了严俨的几位“客人”之后,直接愣住了!

因为除了安欢公主和她怀中的李石,其余的李岩、骆洛神、秦落雁,张鹤唳都认识!

李岩主动把手伸向张鹤唳:“张校长,别来无恙?”

张鹤唳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李少,您好!”

然后,张鹤唳又向骆洛神和秦落雁点头哈腰地说:“骆大小姐好!秦小姐好!”

张鹤唳亲自把严俨等人让进了一个豪华的包间,然后,他退出门去,再次拨通了汪小欢的电话:“小欢,到哪里了?”汪小欢说:“舅舅,快到学校门口了。”张鹤唳说:“你直接把车开到宾馆的门口。”汪小欢随口问了一句:“舅舅,干什么啊?”张鹤唳没有避讳,说:“陪几个重要客人吃饭。”

汪小欢并不以为异,因为从升入大学开始,舅舅就有意识地带领她参加一些酒会,借机认识一些豪门子弟,也借机推销自己。就像李岩在济城的会所开业的时候,舅舅就带她参加,在那次酒会上,汪小欢第一次认识了号称江南第一美女的骆洛神。

结束了和舅舅的通话,汪小欢已到了校门口,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是她的丈夫李钰打来的。

在那种事上,男人一般都是体力消耗较大的一方。因此,事后,汪小欢还没有睡,李钰却沉沉睡去了。

一着醒来,不见了新婚妻子汪小欢的身影,再一看,衣服不在,肯定是出去了。李钰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立即穿上了衣服,给汪小欢打电话。

汪小欢看到丈夫打来了电话,立即说:“我在河西大学的宾馆。”李钰问:“干什么?”汪小欢没有隐瞒,因为丈夫是天下第一豪门京城李氏的人,虽然是旁枝。

当下汪小欢说:“陪几个重要的客人吃饭。”

李钰一听,更是吃惊:什么样的客人竟然值得他的老婆陪着吃饭?他立即问:“陪什么客人?”汪小欢暗想:“我如何知道陪什么客人?舅舅在电话里又没有告诉我。不过,到了之后,就知道了。”因此,她在电话里对李钰说:“以后再说吧。”就挂断了电话。

汪小欢这一挂断电话,让李钰又惊又怒,他立即让“晋阳大酒店”的人备车,他乘了车,直奔河西大学的宾馆。

汪小欢到达了河西大学的宾馆,发现舅舅早已迎候在这里了,便问:“舅舅,陪什么人吃饭?”

张鹤唳说:“小欢,这一次,你不是陪人家吃饭,而是充当店小二,给人家端饭。”

汪小欢大吃一惊:“舅舅,你没有搞错吧?什么人值得我去端饭?”

汪小欢的怀疑是有道理的,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夏国第一豪门京城李氏的媳妇!尽管不是嫡出,是旁枝,但已是非同小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