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座送钩春酒暖 第六百六十三章 痴恋疯爱

小说: 拯救大唐MM 作者: 霞飞双颊 更新时间:2015-02-20 15:55:07 字数:3503 阅读进度:663/1000

第二天。

李渊带点心满意足地打开密室之门出来重新又恢复男子的威风让他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极为抖擞。

韦公公似乎在外面站了一夜只是手中的秀不见了。

回到太极殿李渊先去处理了一下政事但是却让百官莫名其妙这几天李渊应该脾气火爆才对怎么会心情好得关心政事来了?个个都不敢拿政事出来劳烦李渊让李渊哈哈大笑回后宫去了。经过凝碧阁李渊决定进去看看痴呆了几天的张婕妤。

凝碧阁虽然此时冬雪后晴梅桃相争颇有一番景致可是却人影稀少。

韦公公不说李渊也知道这是宫女和太监们估计张婕妤可能失宠个个树倒鸟飞。他带点怒气又带点可怜走进张婕妤的凝碧阁现只有几个老宫女和一个小婢在伺候更觉凄惨。

隔着门缝一看不是老样子还是痴痴呆呆。

这一回更糟连头也没有梳长长的头半遮着脸看出去就像游魂野鬼一般。

李渊本来想进去安慰一番一看那头黑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天手持毒刺的魔蜂一身黑衣一头黑又再闪现让李渊下身一阵阵轻颤顿时打消了这种想法。

带着想马上离去的感觉吩咐那个小婢道:“好生看着娘娘吧!”

“皇上是不是给娘娘挪个地方也许能更加方便治病。”韦公公在提醒李渊是不是要送个张婕妤进冷宫了。

“算了这个凝碧阁就让她住着吧!”李渊忽然带点心软道:“多用药看看能不能早些医好娘娘!你在这里安排好一切朕去尹德妃那里看看问问德妃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是。”韦公公恭恭敬敬地鞠躬恭送李渊大步离开。

等李渊离开几个明显有一身武功的老宫女都过来向韦公公鞠躬行礼。

韦公公点点头递给她们为已经白头的那个老宫女一块银牌。又看了看小婢绿儿微微咳嗽一下。对她道:“还不快进去帮娘娘梳头?”

“是……”绿儿一听。转身急急进去。

可是房里的张婕妤却正捧着一张纸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原来痴呆空洞的模样早已经不见。

绿儿却好像没有看见似的。先是帮她麻利的梳理头然后又小声道:“娘娘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要现在沐浴吗?”

“好丫头够忠心本宫平日没有白疼你!”张婕妤把那一张画了很多男女相结合的纸放下微笑道:“下次那个人来了就准备好热水娘娘要洗得干干净净的外面的事你不管用韦公公会处理你只要用心伺候本宫本宫日后会给你一个好归宿好人家的!”

“绿儿一辈子能够伺候娘娘就行了……”绿儿带点恐慌地跪拜道。

“放心本宫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张婕妤一看带点苦笑道:“本宫不会再用金钗来杀你们这些可怜的小宫女了。以前是怕你们争宠可是现在不同了。既然本宫日后不会有什么好归宿那么就对你们好些说不定能多积些阴德感动上苍会多些让神医来陪陪本宫……”

跃马桥东北光德里沙家。

全家人正你看我我看你个个都面面相觑。

自从得到了神医莫为归天的消息沙芷菁一直没有哭也没有闹像是很正常的人一般。

平时看见了人也会问好甚至会帮助干活。只是对着父亲就会喊母亲大人早安那里却是傍晚时分。再在早上问沙福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下甚至会帮忙下厨。沙家五小姐一辈子下过厨房做过菜可是就连沙老夫人也觉得她不行了因为在下盐的时候下了一次又一次下了一次又一次。

吃饭时捧着个空碗朝大家道吃饭了。

别人再惊叫你的碗没有饭她却回答道没有饭就是吃完了那么吃完了就吃饱了吃饱了就离席了。

走路的时候以前从来不看门槛不过因为身手敏捷几乎就没有摔倒过就算再怎么失去平衡再怎么惊险她一般都能安然无恙。可是现在不一到门槛就倒下了却没有反应僵木地起来拍拍灰尘再在另一个门槛又啪一声倒下又浑若无事地起来。

碧素夫人天天跟着她不然一不小心也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乱子来。

因为身弱力薄碧素夫人几乎没有累得够呛可是沙芷菁却很奇怪地问她三哥你不去忙公事整天跟着我干什么?听得碧素夫人差点没有一后仰摔倒在地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中更是难过。

沙家近来因为女婿常何重创神医莫为离世本来就愁去惨淡现在好端端一个女儿疯了更是让沙家老爷子和沙老夫人日夜叹息。就连天天出去赌博和天天出去青楼的沙家大少二少都没有心情了他们一看沙芷菁那个样子也非常的难过。

找御医来看看那个活华佗韦正兴还没有走近沙芷菁就问是不是有病人刚好她有空。

为了试试她是不是真的疯了活华佗韦正兴问了好几个病例出奇的是沙芷菁竟然回答出来了而且准确无误十数种药名还有用针的技法都有条有理的。一屋子的人都傻了眼怎么也想不明白沙芷菁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东西的。

平时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些东西大家还以为她会用金针刺血来治病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的。

不过再一试就出问题了因为沙芷菁竟然把金针调过头来用还奇怪地疑问怎么扎不进去吓得大家赶紧把病人搬走差一点让她吓死。如果说她没疯就连傻子也不会相信。

沙老爷子天天哀叹怎么是好。

沙老夫人更是几乎连眼泪都要流干了现在不要说嫁出去就是一听说沙家五小姐的大名那个男子都要吓得不举。冲喜是可能的那么治病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一切都很正常。很有理性只是某些地方有些不对劲了。

求神拜佛点卜问卦行善积德修桥铺路。

什么也做过了可是根本没有用。

如果沙芷菁不是很正常的样子沙老爷子都想找些铁索把她绑在家中她几乎天天上街不过倒没有像平时那般捡些乞丐回来了。只是天天跑去医馆看看把那里的病人吓跑过再回来然后到跃马桥上坐坐再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回家。天天如此。

沙老爷子平时总是派人跟着她可是这天跟着她的仆人却大惊失色说跃马桥上来了三个女子。路过时把她带走了。

沙老夫人差点没有晕倒倒是碧素夫人稍镇静一些问是什么人怎么不追回五小姐。

回答那三个女子是华夏军徐子陵的未婚妻就连冯立本将军看了她们都要乖乖让路所以只能回来禀报。

大家还没有商量出办法如何去讨回沙芷菁忽然门外就来人了。

沙福气喘吁吁地回来说是华夏军的人来了一对男女似是夫妻模样可是又似恶人多过像好人特别那个男的简直就像鬼一般可怕。因为华夏军的人诱拐走了五小姐别说来人长得像鬼就是真鬼也得先见见再说。

那一男一女还真是夫妻男的自称叫周老叹女的叫金环真。

男的长相还真是恶鬼一般不过女的却没有相貌皎好眉清目秀。如果不是她亲亲热热地挽着男的那双巨手还真不敢相信这一对如此不衬的男女就是夫妻。

沙老爷子还没有开口金环真就说了:不必担心治好了沙家五小姐就会送她回来。

周老叹补充道:不治好也会送她回来。

金环真又道:”徐公子的三个未婚妻看见沙家五小姐长得可爱想认她做自己的干妹妹。

周老叹补充道:认了妹妹可是跟沙家没有关系只认妹妹。

金环真再道:徐公子的三位未婚妻不太认识长安的街道平时如果想出街希望有新认的干妹妹带路。

周老叹补充道:沙家不必特地送去华夏军会亲自派马车来接。

金环真最后道:徐公子的三位未婚妻合送沙家五小姐这个干妹妹绸缎十匹还有明珠十颗另外各种珠宝百件;珊瑚三盆真丝三匹雪貂锦毛衣三件波斯地毡十幅医学宝典六本药鼎三尊银针一分盒各式各样的药材成品两箱各式各样的药材半成品一车这一切东西都是三位姐姐送给干妹妹的嫁妆只有沙家五小姐才可以自由支配。

周老叹最后补充道:因为送了嫁妆所以沙家五小姐出嫁前一定要先得三位姐姐的同意。

不等莫名其妙的沙家人反应过来华夏军的士兵轰轰轰地把东西搬了进院子堆满了一地。他们根本不听任何的疑问也不理会任何人的反应东西统统放下就走。金环真和周老叹把明珠之类的珍重东西自怀中掏出来摆满一桌子后拱手而去。

最后那对古怪的夫妻走后沙家老爷子看着一屋子的东西问大家这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徐子陵的小楼上看着沙芷菁在下面大吼大叫又不顾众人泪流满面的自顾四处在院子里乱找不禁轻轻摇了摇头道:“让她上来吧!”

“可是让她见着了不是更糟糕?”李秀宁颦着眉头道:“她的大嘴巴肯定是遮拦不住的。”

“秀宁公主请将心比己!”商秀珣哼道:“如果换是你相信会疯得更加厉害!”

“我不是那个意思!”李秀宁一听目光的闪电与商秀珣又在半空激射最后一看徐子陵看过来马上又转变得温和的口气道:“我的意思是徐公子再装一次神医莫为让她静下来心暂时应付过去就行。”

“我不同意。”商秀珣摇头道:“既然事已到此那就用真心对待!这个妹妹我认定了!谁也别想欺负她!”

“谁欺负她了?”李秀宁的美眸中登时又闪现火花了。

“让她上来吧!”徐子陵一开口众女就捂着涉嘴出去个个都偷笑不已这沙家五小姐也太好笑了就是不知会不会认错徐子陵。个个都准备躲到远处看戏尤其以小鹤儿和纪倩两个小家伙最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