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座送钩春酒暖 第八百四十八章 影子寇仲

小说: 拯救大唐MM 作者: 霞飞双颊 更新时间:2015-02-20 15:55:19 字数:3284 阅读进度:848/1000

“你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佛子寇仲冷哼道:“你与我的实力相差无比千招也分不出胜负。”

“大错特错。”身披黯金之甲的寇仲哈哈大笑豪气万丈地笑道:“我远胜于你而且还有独特打败你的秘法。你在长安所做的一切也让我在你离开长安的时候统统接手了你暗中扶助的傀儡

太子李建成很快就会谋反而等他废掉李渊再与李元吉火拼之后秦王就会将他们一网打尽你想

接手李唐那是痴心妄想。”

“你竟然胆敢冒我之名?”佛子寇仲爆怒吼道。

“你本来就是一个影子冒的都是别人的名字又何属于你自己的东西?”身披黯金之甲的寇仲豪笑声中飞天而下带着一阵淡淡的金芒又拳爆轰而下。

佛子寇仲却丝毫不惧挥拳相迎轰然互击将对方震飞半空。

他在之前的对战时已经深知对手的能力对方的功力和招式与自己一般无疑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畏惧的地方。

双腿踏地直射而起拳枪重轰于对方的胸膛。

千招之数他也有信心战平如果对方后力不继。还有可能占优最重要的是在身后在着自己的授艺强者。天僧。而对手则只有自己。若论到现在地实力还是自己这一方要占尽优势。天僧对

大战过后浴血浑身的大雷神必胜无疑。

而宁道奇对天刀宋缺以中原第一高手对天下第一刀明显占优纵然战平也无败理。

邪帝向雨田对上邪王石之轩以魔门中威赫天下的邪帝对后起之秀地邪王。也稍胜一筹。

武尊毕玄对刀剑狂人跋锋寒以三大宗师之一的实力对战年轻小辈必胜无疑。而了空大师实力尚在四大圣僧任意其一之上佛门玄功通天彻地。纵然不胜奕剑大师傅采林。也不可能落败。草原副

国师对战蝴蝶公子阴显鹤也是持平之数。只有颉利大汗迎战徐子陵稍稍可能处于下风。

但是对于徐子陵天僧尚有秘法必定制伏包括跋锋寒和阴显鹤三人根本不中不惧。

所以佛子寇仲算过又算根本不必要畏缩不前他只需要迎战对手将对方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寇仲打倒那么天下之间。就只剩下他一个寇仲了那么到时候又可以重拾起寇仲和徐子陵的

一切。

身披黯金之甲的寇仲忽然大笑。毫不躲闪一记拳枪回击似乎是依赖黯金之甲的防御硬抗。

“解。”金帐之中那真理一般存在的悦耳声音轻轻喝斥道。

于刹那身披黯金之甲的寇仲那一身黯金之甲竟然尽数分解开来毫无防御地让佛子寇仲一记拳枪将他打个对穿。众人大惊没有想到那个黯金之甲竟然会让天僧一句话就解除掉。佛子完仲得势

不饶人在那满脸惊愕的对手胸口以螺旋功绞动让对手喷血如瀑。

腿斧重斩正在对方地后腰侧几乎将浑身披甲的豪迈寇仲斩成两半。

借得天僧之助佛子寇仲大获全胜虽然双方在各方面都势均力敌但是稍稍一助佑就能打破平衡。

“死!”佛子寇仲十指如剑金光闪闪带着漫天金星辉映交织成一个巨大的佛门金剑直刺入豪迈寇仲的天灵一边喝斥道。

“这正是我想说地。”豪迈寇仲口血溅飞但是脸上地大笑不减。

他在佛子寇仲将金剑重入自己脑门之际忽然捉握住对方手臂一个逆转身倒扭曲如卷那腿膝形成巨大的战斧重重地斩在佛子寇仲的脑门之上。了空一看不好身形滑过但是徐子陵却不知

何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了空手中的金钟。

“当……”了空轻轻击钟钟声沉如大地之响震颤心神。

就在那一刻了空像忽然能够融入天上的夜空去一般他的身体似乎是广阔无边而感应上仿佛那法力无穷无处不是可乘的破绽却无一是可乘之破绽。

他托钟而立看着徐子陵。

了空看的是徐子陵敲打的是金钟可是豪迈寇仲的双耳鼓却有鲜血飞炸开来形成一道诡异的艳红。

“迟了。”豪迈寇仲大笑身上的气势忽然爆升一个旋身投掷将佛子寇仲砸扔到地面上。佛子寇仲刚在脑后受到一记重斩还没有完全恢复战力整个让他砸进土里。佛子寇仲身形深深陷入

但以双手撑地弓腰弹射想急逃离。

豪迈寇仲拳头已经揍在他的后脑等佛子寇仲挥臂挡架相助卸劲之际他的膝头又化巨锤重重地憾上佛子寇仲的面门。

一颗念珠自豪迈寇仲的胸口射出。

带出一大篷血花但是豪迈寇仲却似乎毫无所感。他身上的气息爆升近倍达到惊怖之境腿脚化成黯金之斧旋斩在佛子寇仲的颈侧。佛子寇仲让他按着竟然挣扎不能连连中招惨嚎不断。豪迈寇仲将佛子寇仲抓举起来过顶然后大笑地看着他。

佛子寇仲狂揍对手扼住自己头颈之间的手臂拼尽全力。

可是现在的豪迈寇仲却似乎已经提升到更强大的境界几乎将他的攻击统统无视掉。黯金之甲覆于身上。佛子寇仲穷极所有地攻击也无法撼动对手分毫。

相反豪迈寇仲的一记拳枪。就将佛子寇仲整个打得呆滞了。

又有一颗佛珠向豪迈寇仲缓缓飞来豪迈寇仲伸手一接却让那颗平淡无奇的佛珠把手射个对穿甚至还洞穿了手臂后面地肩膀。这记攻击自然来自金帐里的天僧他还没有显身但是单凭两颗佛珠就已经将豪迈寇仲披覆着黯金之甲的身体射穿两次。

徐子陵向豪迈寇仲飞掠而去但是此时却轮到了空如影随形地跟上迫向徐子陵。

了空那越世情、智慧深广的眼神。似是能瞧透徐子陵心中的每一个意图无有疏忽无有遗漏。徐子陵一看他的眼神就像让人狠狠揍了一拳。

忽然打从深心中。就涌起一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惊畏与恐慌。这种是他几乎从来未曾试过在与敌手交锋前生出的情绪就像登山者突然面对拔起千仞的险峰。驾舟者在浪高风急远离岸6地黑夜怒海

中挣扎生出不能克服的无力感觉。

但是在心中他也有一种明悟这是了空的精神威压所致。

佛门的武功最讲精神威压纵然与他地功力相近也无法匹敌对方那种佛门正宗金刚威伏所以一切杂学之类的武功。在佛门的武功之下未打先败。越打越弱。如果徐子陵不是《长生诀》的传人身上具有道家天道自然的长生真气相信那种感觉会更加凛烈。

了空整个如佛体般光右手托着的金钟似变得重逾万斤又若轻如羽毛;既庞大如山又虚渺如无物。

徐子陵心魔一闪虽然马上压制但是那种见佛而震的自伤让胸口闷翳差点吐血。

了空一敲金铜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宝相庄严具有佛形。

徐子陵似乎听见在西天之际有人朗声吟颂又或者是雷鸣于耳边炸响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不着他求全由心造;心外无法满目玄黄一切具足。”

他没有听到了空说话但是通过金钟奏响他竟然听过了对方心中念颂的佛理。

如果说天刀宋缺的刀意是形那么了空这个修练闭口禅的佛门和尚的禅意就是‘音’。天刀宋缺可以制出任何需要的幻象让人根本无法真假在人心反映就连徐子陵也无法抵御三刀惨败。了

空没有制出任何有形地幻像但是他制造的是声音他心中念颂佛理里地声音。

徐子陵觉得头晕眼花双耳阵阵轰鸣。

如果不是他护体气劲已经是天下一绝若果他不是身具道家《长生诀》心清体透相信也会像豪迈寇仲那样双耳震裂鲜血激射。

徐子陵后退一步缓缓坐下心神晋人井中月的至境。

盘膝心神向天地之间扩散而神识以他最大的感应向天地之间四周延伸直运载天之涯海之角天地融浑为一而他本身则化成宇宙之心。

天、地、人无分彼我。

徐子陵做了一个手势一手指上一手指下脸上尽带慈悲。了空一看本来高举的金钟忽然觉得就像一座山般压着他而那敲钟的小金杵无论如何也无法敲打下去。连退三步胸口起伏

最后好久才能缓缓平息。那边的豪迈寇仲扼着佛子寇仲缓缓向徐子陵走来。

佛子寇仲还在挣扎可是此时却丝毫无用豪迈寇仲的伤残之躯像石柱一般不可动摇而他自己却像可怜的蜻蜒。每一次致命的受伤豪迈寇仲的实力就提升一倍在这个伤残累累之际他的

实力已经越了佛子寇仲数倍已上。

天僧的佛珠飞来豪迈寇仲竟然随手将它接住并不会像刚才那样让它射穿而过。

随手将抛起伸指弹飞豪迈寇仲大笑再一口血喷在佛子寇仲的脸上血星箭矢般将他的脸射得一塌糊涂。挥臂如黯金之剑斩下佛子寇仲的级再将那躯体踢飞。

“一直没有能为你做些什么我虽然是假的寇仲但是也有他卫护你的想法。”豪迈寇仲哈哈大笑把佛子寇仲的级递给徐子陵道:“寇仲太伟大了他是世间最好的大哥。我比不上他能

做他的影子我已经很满足更是自豪。这个人不配做他的影子更不配叫做寇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