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背后的冷箭

小说: 至高使命 作者: 摩西的阳 更新时间:2018-09-04 04:31:18 字数:3745 阅读进度:948/1130

张天龙从白云峰的办公室内出来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白云峰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一阵纠结,他已经意识到,如果自己这次不能处理好自来水供水事件,恐怕自己的仕途真的要遭遇滑铁卢了。

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张天龙二话不说,一个电话把自己的儿子张德彪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进门之后,张德彪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靠,嘴里叼着一根烟,笑呵呵的说道:“老爷子,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没事儿的话,我得赶紧走了,我那边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我去处理呢。”

看到儿子这种做法,张天龙气的直接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忙,你忙个屁呀,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思在那里抽烟,立刻把烟给我掐掉。”

张德彪看到老爷子生气了,心中有些忐忑,虽然对自己的老爸他并不是很害怕,但是他也清楚,如果老爸真的生气了,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

所以,张德彪连忙掐灭了烟头,正襟危坐,看向张天龙说道:“老爸,到底什么事情,看把您急的?”

张天龙冷冷的说道:“我问你,老百姓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是黄泥巴汤水,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据老百姓反映,这事情已经存在好几年了,为什么到现在你们公司依然没有解决?”

张德标听到此处,脸上立刻露出了释然的神情,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事情啊,我听说过一些,黄泥巴汤水事件的主因是因为有一段管道年久失修,需要进行重新修理,但是管道维修这种事情原本就应该是县政那边儿的责任,我们也和县政那边反映过了,但是县政那边说,自来水公司已经卖给我们了,这维修的责任就应该是由我们来负责的,而且他们县政那边儿也没有配套的资金。

我们刚刚接手自来水公司没有多久就出现了这种问题,我们自然不可能为这种问题买单,所以,我们双方一直相互指责,但是谁也不愿意出这笔钱来维修管道,因此,黄泥巴汤水的区域越来越多。但是老爸呀,你也知道,德明供水集团是一家私营公司,我们要做的是利润,我们并不是做慈善做公益,所以,该由我们公司承担的责任,我们一点都不会少承担,但不该我们公司承担的责任,我们一点都不会承担。

老爸,这个事情如果你要怪的话,你应该去怪县政那边,是他们没有把管道维修好,不能让历史欠账有我们接盘公司来承担,而且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合同里面也没有明确规定我们有维修管道的义务,我们买下自来水公司的主要目的是运营,这个条件我们在合同中是明确规定了的。”

说话之间,张德彪语气十分强硬,态度十分坚决,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给了别人,似乎他们靠运营赚钱是理所应当的。

张天龙听完之后,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张德彪,你给我听清楚,和其他人打交道耍赖那一套不要拿到我的面前来,作为自来水公司的接盘公司,既然你们接盘了自来水公司的运营,并且获得了自来水公司的所有权,这就意味着自来水公司的所有事情都是由你来负责的,不要跟我说什么县政不给你们维修,因为那根本就不应该是由他们来进行维修的,既然你们购买了自来水公司,管道维修就必须要由你们来负责。

你听好了,南平市常务副市长李天逸给了我们方山县一天一夜的时间,要求我们在明天这个时候必须要处理好自来水供水事件,要求所有的县城的居民全都喝上合格的自来水。如果这个事情做不到的话,李天逸直接问责县委书记白云峰。

白云峰对自来水公司的事情是门清的,他刚才已经把我喊过去了,明确的告诉我,这个事情应该有我来全权负责,他说,如果要是我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明天这个时候,他是不会帮我承担任何责任的,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出去交给李天逸。

你听清楚了,如果我明天这个时候真的被推出去了,我这个县长当不成了,那么你认为,没有我的支持,这个自来水公司你还能拥有多久?”

张天龙一上来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摊开摆在自己儿子张德彪的面前,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德行的人,如果自己不跟他说清楚的话,恐怕这小子继续会跟自己玩儿鸡贼那一套。

张德彪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更没有想到,这次事情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父亲的官位。这让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也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牢牢的控制住自来水公司,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自己的老爸张天龙是县长,没有这个前提条件,自来水公司那么稳赚不赔的国有优质资产,又怎么可能会轮到他一个没有任何资本和实力的小公司来接盘呢?而且当初他们接盘所用的资金,也完全是空手套白狼得来的,说白了,就是用自来水公司作为抵押去开取承兑汇票,又拿承兑汇票进行贷款,然后再拿着贷款的钱去购买自来水公司,而贷款剩下的钱则用于自来水公司的日常运营。

可以说,张德彪获得自来水公司的过程几乎完全是免费的,而且还通过购买自来水公司获得了一大笔启动运营资金。

这就是资本运作,这就是空手套白狼,这就是国有资产到底是怎么流失出去的真相。

张德彪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爸,李天逸是不是疯了呀,一天的时间,怎么可能解决所有的管道问题呢?”

张天龙冷声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呀,李天逸就是这样要求的,这是死命令,是不容更改的。如果你搞不定的话,你老爸我明天这个时候就要卷铺盖卷儿滚蛋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张天龙挥了挥手,让张德彪自己离开了。

他虽然知道自己儿子是个近乎于无赖的人,但是他也清楚,这个儿子在大事上还是比较靠谱的,因为他是一个明白大局的人。

张德彪离开张天龙的办公室之后,脸色十分难看,一边儿往外走一边在心中咒骂着李天逸。

回到公司总部之后,立刻把几个副总喊过来一起商量对策。

这时,一位姓魏的副总沉声说道:“张总,我认为李天逸所要求的在一天一夜之内解决全县的供水问题,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是不可能实现的,仅仅是检查到底哪里的管道出现问题,这不是一天能够做到的。但如果我们做不到,恐怕老爷子要承担责任。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把此事闹大,把整个事件的责任全都推到李天逸的身上,尤其是我们通过媒体炒作,把李天逸提出的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要求进行不断放大,而且据我所知,李天逸和市长赵志坚之间有些矛盾,如果我们不停的往李天逸的身上泼脏水的话,我相信关键时刻,赵市长肯定会出手的,我们根本就不用去求赵志坚,他也会成为我们最有力的后援。”

张德彪听完姓魏的副总的话之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苦笑着说道:“我说魏公村啊,你这个思路还是可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把这个事情炒大的话,那么媒体会不会把主要的问题聚焦在,为什么我们德明供水集团在获得了自来水公司之后,一直没有进行管道维修的事情?”

魏公村笑着说道:“张总,您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而且这种问题是肯定会出现的,但是我认为,对于很多网民而言,他们心中往往存在着一种仇官心理,只要我们运作得当,通过大量的水军把所有的矛盾焦点全都聚焦在,李天逸倚靠其省委巡视组的副组长的身份,在我们方山县委所欲为,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交给我们方山县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充分表现出了李天逸官僚主义作风,他这是违反了四风问题。

而且,我认为,由于炒作是由我们来率先发起的,我们完全可以掌握整个舆论炒作的主动性,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封杀网上所有讨论我们已经获得自来水公司好几年的帖子,只要我们牢牢掌握住,这次舆论炒作的焦点问题是李天逸官僚主义作风严重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很有可能逼着李天逸往后退。”

张德皱着眉头,说道:“我感觉这样做的风险还是有些大了。”

魏公村笑着说道:“张总,你想想看,做什么事情会没有风险呢?而且对我们而言,就算我们公司都倒闭了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只要老爷子还在县长的位置上待着,我们随时都有机会重新获得更大的收获。这就是权力的力量。

所以,对我们而言,我们公司的得与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一定要想方设法为老爷子清理出一条仕途晋升的康庄大道。只要老爷子位置稳定,稳中有升,那么我们的发财大计就是小菜一碟儿。”

听魏公村这样说,张德彪的脸上露出了思考之色,他不得不承认,魏公村的这个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的德明供水集团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其关键就是老爷子的庇护。

这时,其他几个副总也纷纷表示支持魏公村的提议。

就在这个时候,魏公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说道:“张总,我再补充一点,虽然我们通过话题炒作可以将矛盾焦点聚焦在李天逸的身上,但是,只要李天逸一天没有丢掉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他随时都可以对老爷子下手,对这个项目进行调查。

所以,我们必须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的想法是……”

等魏公村把他这个想法说完之后,张德彪毫不犹豫的使劲点点头,说道:“魏公村补充的这个说法非常好,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魏公村,这个事情就由你亲自来负责实施吧。至于说网络舆论炒作这个事情,我直接联系燕京市那边的舆论公司跟进负责,对于那些舆论炒作公司来说,只要有钱,就没有什么他们做不了的事情。”

说到此处,张德彪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阴险歹毒之色,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马路,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竟然想找我父亲的麻烦,那么我就先给你点儿颜色看看。我们父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