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诡计

小说: 至尊无上丹帝 作者: 吕大侠A 更新时间:2019-12-11 01:45:47 字数:5123 阅读进度:156/367

没有人想打内战,无论是黑甲营还是禁卫团。

虽然禁卫团没有人愿意相信乔柏真的会妥协,可是如果妥协是真,那无疑最好不过。

胡壬的脚步急切,迅速的冲进石楼,登上二楼。

来到秦麟面前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算起来胡壬也是武士境的修武者,他的体能不应该在短跑这几步路之后就如此大喘气,想来也是情绪过分激动才导致的结果。

“秦,秦公子,乔兴,乔兴真的入大牢了?”

胡壬拱手。

秦麟始终看着窗户之外的领地阵前,没有回头。

简单明了的回应一声:“乔兴现在确实在牢里。”

“真的,太好了。”

胡壬欣喜。

秦麟淡淡的摇了摇头,没说话。

胡壬又问:“那我们还要打仗吗?乔柏说要是来请阁主大人重掌骊山。”

“能不打仗最好。”秦麟说。

“太好了,太好了。”

胡壬获得了他想要的答案,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他是没能看见秦麟此时的神情。

那是一种被制约,无可奈何。

秦麟心中暗道:“乔柏这老狐狸却是有两把刷子,他这一招‘离间计’让我没得选,只能顺着他安排的剧情走。”

其实,秦麟是可以直接告诉胡壬,乔兴之所以被关进大牢,完全是乔柏的权宜之计。

乔柏背后最起码是已经有魏樱的实力支撑,如此之下,乔柏不可能妥协。

那么他现在还来假意恭请孔灵羽重掌骊山,目的何在?

想让孔灵羽羊入虎口?

是!

想拖延此下战时局面,等待援军?比如魏氏的援军?或是还有其他势力的援军?

是!

秦麟叹息。

他明白乔柏这是利用了所有人都不想打仗的心理。

如果现在秦麟执意不认同乔柏妥协,执意要继续打仗,那么他的立场将陷入被动。

因为乔柏一定会继续表现出妥协的姿态。

到时候,反而是秦麟这个外人,在挑唆着骊山的内战。

“秦公子,还有劳您上三楼,请阁主大人出面,既然谋反的罪魁祸首乔兴已是被关进大牢,那就让阁主大人下令,处死乔兴。”

胡壬拱手言说。

秦麟微微点头,“好,我去请阁主。”

说着话,秦麟迈步走上三楼。

孔灵羽站在三楼的窗户前也看到了阵前的景象。

她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看到秦麟上来,她立即问:“秦麟,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打仗了吗?”

少女的语气有些慌张。

秦麟摇摇头:“乔柏来请你重掌骊山。”

“啊?”

孔灵羽和小柳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秦麟淡淡一笑:“难以置信,对吧?”

“乔柏那个老不死的是要投降了吗?”少女问。

小柳也激动,竟是忘了阁主说话时她不能插嘴的基本原则,直接问向秦麟:“秦公子,我们不用打仗了是吗?我们不用被困在领地里了是吗?”

看得出,小柳也十分不愿打仗。

秦麟深呼一口气,露出笑容,转过面对着小柳说:“是,不用打仗了,小柳,你出去一下,我跟你家阁主大人有些话要说。”

“好!好!”

小柳很喜悦的离开房间。

少女盯着秦麟。

听到乔柏妥协,少女虽是将信将疑,但也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

但此时少女盯着秦麟,隐隐发觉有些不对劲。

即便秦麟的表情仍是微笑,可少女彷如看穿了秦麟的内心,知道秦麟真实的无奈。

“乔柏是来诈降的,对不对?”

少女问。

秦麟惊奇的打量少女:“你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变得这么聪明。”

“哼哼,我可是阁主,本来就聪明。”

少女嘟起嘴,骄傲。

秦麟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此一举过于亲密,让少女不由的害羞几分。

然是她不知道,秦麟是在怜惜她。

因为她即将被作为“羊”,送进乔柏的虎口之中。

秦麟说:“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什么?”孔灵羽认真的看着秦麟。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阁主,要拿出身为阁主的气魄。”

“废话,本阁主一直很有气魄。”

“那就好,千万别被吓哭了。”

秦麟嘲笑一声。

少女总觉得秦麟话里有话,只是没等她开口问,秦麟已是接过话说道:“你等一下去阵前,第一时间告诉乔柏,你要赦免伊琼,并且要等到伊琼离开大牢之后,再走出领地的安全范围。”

“额?”少女愣了愣。

她感觉秦麟是在交代后续之事。

可为什么要交代?

难道后续之事秦麟不参与了?

少女疑问着,开口道:“秦麟,你要去哪里?你不跟我在一起?”

“我要炼丹,等续命丹完成,我还得去一趟溶洞,找罗莽族人。”

秦麟说着,目光看向坐在床上自顾自玩着的玉儿。

“还有,安排小柳留在这里,照顾玉儿,等我回来。”

“可是……”

少女思绪有些混乱了。

她迟疑了片刻,“不对啊,你刚才不是说乔柏是诈降吗?那我现在去阵前不是很危险吗?你应该保护我。”

“眼下的危险比不上之后的危险。”

秦麟低沉了语调。

他知道,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么此时在骊山之外,至少有一股势力正在前来支援乔柏。

秦麟必须要在这股支援势力抵达骊山之前,完成《冥雷阵》心诀的学习。

好在,阵法心诀不同于武技心诀那般需要反复修炼,才能施展真正的威力。

阵法心诀只需要解破奥义,即可凭武气浓度的强弱来驱动施展出不同威力级别的杀伤力。

至于如何解破奥义,秦麟相信自己两世为人对武道学识的认知,再加上罗莽族人的亲身传授,定能已最快速度完成解破过程。

“去吧,别管乔柏是不是诈降,反正伪君子也是要装成君子模样,所以现在就让他从山峰牢房里将伊琼释放出来,如果他不答应,那就没必要接受他的投降。”

秦麟言说。

这是他眼下唯一制衡乔柏的手段。

伊琼在禁卫团守卫的心中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所以,如果乔柏不同意释放伊琼,那么禁卫团的守卫们即便再不愿意打仗,也会继续抗争下去。

少女犹豫。

她不自觉的伸出纤细的手指,牵住秦麟的手。

“你答应过我,会帮我的,你可别丢下我,等把丹药送给罗莽族之后,你一定要回来。”

少女像是无助的孩子,只想依赖秦麟。

秦麟伸手,又是抚了抚她的头发。

“放心,我肯定回来,我们不是说好骊山的利益三七开,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你就为了利益才肯回来?”

少女嘟嘴。

秦麟故作不以为然,“不然呢?骊山的三成利益可是天文数字,我不为这个,还能为了什么。”

“你去死!混蛋。”

少女骂着,转身,傲气的向着房间之外而走。

但她的嘴角还是勾勒起淡淡的笑容。

胡壬一直在二楼焦急等待,他见孔灵羽下楼,十分兴奋。

“阁主大人,乔柏投降了,我们赢了。”

胡壬拱手。

少女“哼”了一声,不言语,直接走下一楼。

大批的禁卫团和新卫团守卫已是守在石楼前,恭迎着少女。

而后他们簇拥少女走向阵前,来到乔柏的面前。

乔柏见少女,弯腰拱手:“参拜阁主大人,老夫罪过,教子无方,还请阁主大人赐罪。”

“想要本阁主赐罪是吧!”

少女犟着表情,“那就赐你死罪,给你一把刀,自行了断吧!”

“……”

乔柏低着头,不言语。

他早料到任性的孔灵羽会说出这样的话。

两军对峙,眼下是和谈。

而既然是和谈,那双方都该各退一步,彼此间也该虚伪的相互包容。

只是孔灵羽完全不在意“和谈”的技巧,也不在意此番“赐死”之言说出来,有可能激化矛盾,更进一步的加剧形势恶化。

乔柏的身后的黑甲营中,大长老拄着拐杖,缓步上前。

“参拜阁主大人。”

大长老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迈步靠近孔灵羽,丝毫没有打算弯腰行礼。

他好似理直气壮的走到了少女身前,淡淡笑道:“阁主大人,此事皆因乔兴鲁莽才引起,现在乔长老已是将乔兴关押至大牢,他还平息了我们骊山的这场内战,是有功之臣,您怎还说要赐死乔长老呢?”

“哼!”

孔灵羽冷眼看向大长老。

她原本是想脱口而出,也赐死大长老。

但她也不傻,知道此时这个赐不赐死根本毫无意义,乔柏也好,大长老也好,怎么可能会因她一句赐死,就真的会死?

“还是秦麟说的对,第一时间应该是让乔柏释放伊卫长,说其他的都没有意义。”

少女心中暗道。

乔柏拱手弯腰,大长老挺直了胸膛。

两个人在孔灵羽面前的态度是有反差,但其心思却完全一致,都是认定,孔灵羽拿他们没有办法。

大长老洋洋洒洒的言论,为乔柏平息内乱歌功颂德。

乔柏也是欣然接受一切赞美之言,拱手在孔灵羽面前装腔作势。

孔灵羽沉默了片刻。

她真心觉得,还是秦麟更懂把握人心。

眼下什么投降不投降,骊山大势还是捏在乔柏的手里,孔灵羽所谓的重掌大权,也只是继续当傀儡而已。

“恶心!”

少女暗暗吐槽一声,随即开口:“好,既然大长老认为乔长老平息内乱有功,那就论功行赏吧,不过在此之前,本阁主有一道命令不知你们肯不肯听。”

“请阁主大人下令!”

乔柏和大长老同时回应道。

少女言:“本阁主要让伊琼卫长重回禁卫团,继续担任禁卫团守卫长一职。”

听此,乔柏猛地抬起头,目光中显有吃惊。

但他没有说话,似乎没有反对之意,只是狡猾的眼珠子向身旁的大长老瞥看一眼。

大长老明白乔柏眼神中的暗示,立即开口:“阁主大人,万万不可,伊琼滥杀无辜,毁我骊山名誉,他的罪过理当处死,现下念及其在骊山过往功绩,只将他押入山峰大牢,已是莫大的恩赐。”

“说够了没有!”

孔灵羽锐气的眼眸恶狠狠的盯着大长老。

她怒道:“伊卫长滥杀无辜?毁骊山名誉?大长老,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你觉得你还算是个人吗?”

“我……”

大长老总归是没胆量的之人,被孔灵羽这一通怒瞪,竟是吓得向后退开了一步。

没办法,他只是乔柏手里的一枚棋子,半点实权都没有,更是没有底气跟孔灵羽对峙。

况且,在他说出伊琼“滥杀无辜,理当处死”时,禁卫团的战士们怒火已是燃烧,整个领地内隐隐弥漫起迫人的武气。

孔灵羽继续怒道:“大长老,乔长老,伊琼卫长到底有没有罪,你们二老心里比谁都清楚!要是你们不打算放人,那本阁主只能处死你们,以换来伊琼卫长的清白!”

这番话孔灵羽说得很认真。

乔柏始终是保持沉默,他能感受到少女心中之怒,更能感受到禁卫团守卫们的心中之怒。

拱起手,他再将腰身向下弯了几分。

“谨遵阁主大人之命,伊琼卫长过往功绩卓越,无论此番他是否有滥杀无辜,皆该以功抵过。”

乔柏同意了释放伊琼。

少女紧绷的小脸上稍稍放松,“好,那就请乔长老先带人去山峰牢房,将伊卫长请来。”

“好,遵命!”

乔柏说着,脚步向后退开。

大长老有些茫然。

他赶紧拄着拐杖跟上乔柏,小声而慌乱的问道:“老六,你真要释放伊琼?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伊琼关起来,要是把他放回来,岂不是放虎归山?”

大长老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伊琼拥有武王境的恐怖实力,是骊山之上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之前就是因为有伊琼保护着孔灵羽,七大长老家族才不敢对孔灵羽太过肆无忌惮。

乔柏此时嘴角微微上扬。

他道:“放虎归山有何不可?老虎可不通人性,他要咬谁,我们可管不着。”

“啊?老六,你这话的意思是……”大长老诧异。

乔柏给了大长老一个狰狞的表情,让他自行领悟。

时间转眼已是到了傍晚。

领地阵前,孔灵羽翘首以盼着伊琼的回归,她坐在禁卫团守卫搭建起来的营帐内,目光时而看向黑甲营方向,时而看向石楼。

“也不知道秦麟丹药炼成了没有,还有乔柏那个老不死的,动作也太慢了!”

孔灵羽有些抱怨。

其实她早就想回石楼去,只是一想到今早上与秦麟最后的对话,她心间便隐隐感到不舍。

她怕自己再回石楼,再见到秦麟,就更加不舍。

<!-- csy:26342173:156:2019-12-07 11:24: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