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hapter01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23 字数:2286 阅读进度:1/53

西弗勒斯谨慎的打量着四周,入目是一间堪比狂风过境的起居室。

碎落在地上的吊灯,破了个大洞的电视机,裂了无数条细缝的茶几……以及仅剩一根图钉固定住左上角的全家福照片。

照片里,一家三口亲密的挨着脸,幸福的微笑着。

西弗勒斯错开脸,心中嗤笑。他差点忘了,在托比亚的公司破产以前,他尚有过一段美好甜蜜的童年时光。

主卧室的争吵声突然消失,门突然大开。

“从今天起,你可以随意在这间屋子里表演你那些巫师的小玩意儿。”托比亚淡漠的目光从艾琳身上掠过,“至于西弗,他会成为我安苏坎拉产业的继承人,这一点无须你来操心。”

艾琳紧抿着嘴唇,年轻的脸上有着不同于往日的乖戾和阴沉。

托比亚走向年幼的儿子,微笑着张开双臂,“来,我的宝贝,让爸爸抱抱。”

西弗勒斯仰起头,眼前的托比亚成熟而又英俊,一点都没有记忆中胡子拉碴,脸色浮肿,身形佝偻的中年醉汉的模样。

一个冰冷的女声传来,“一忘皆空。”

托比亚的表情一瞬间放空,随即向前倒下。西弗勒斯下意识的跨前一步,想要接住倒下的父亲,结果幼小的身体被压了个严严实实。

西弗勒斯心中暗骂一声,推开托比亚的身体,坐了起来。

“西弗,不要怕。”艾琳的魔杖慢慢下移,指向了年幼的儿子。她轻柔的声音中,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温情,“只要睡一觉,一切都会恢复如初。”

西弗勒斯唇边勾起一个刻薄的假笑。

难怪他没有一点关于自己魔力暴动的记忆。原来艾琳怕年幼的儿子说漏嘴,惹得托比亚怀疑,索性每次向托比亚施咒时,都顺便给西弗勒斯一个。

“麻瓜的身体,能经受几次遗忘咒?”西弗勒斯问道。

艾琳一愣,下一秒却眼神锋利的看向西弗勒斯。

“上一次在游乐场魔力暴动,魔法部的逆转偶发事件小组向周围的游客施了遗忘咒。”斯内普歪着头,认真的眼神中完美的再现了孩童般天真的残忍,“如果所有的遗忘咒都叠加在一个人身上,譬如父亲,那他会怎样?”

“善忘,焦虑,易怒,暴躁?不,性格上的转变,只是小问题。”西弗勒斯一脸无邪的推论着,“严重一点的,或许会疯,或许会傻?”

“不会的!我下手一直都很有分寸!”艾琳尖叫道。

西弗勒斯心中冷笑,果然不是第一次了么。真该感谢母亲的分寸,否则他西弗勒斯早该去圣芒戈报到,去做那个白痴洛哈特的前辈了。

“托比亚,快醒醒。”艾琳扑到昏迷的丈夫身上,一脸惶恐的喊着。

“母亲,您不该先把屋里恢复原样吗?”西弗勒斯温和的提醒着,“不然父亲醒来,立刻会发现不对劲的。”

“你说的对。”艾琳渐渐冷静下来。

她低声吟诵咒语,挥舞魔杖,屋中的一切很快都恢复如初。

客厅的沙发显然不合艾琳的心意,一个漂浮咒将托比亚送到了主卧室的床上。

关上门前,艾琳眼神复杂的看了西弗勒斯一眼,却终究沉默的合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用过早餐。艾琳为托比亚拿来外套,托比亚接过穿上,吻了吻妻子的脸颊,摸了摸儿子的头,笑问道:“西弗,这周末爸爸有空,想去哪儿玩?”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西弗勒斯却鬼使神差的改了口,“还没想好,晚上告诉您好吗?”

托比亚抱起儿子,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当然可以,我的宝贝。”

送走托比亚后,艾琳将西弗勒斯叫到了书房。

“西弗,昨天的事……”

“您放心,我不会告诉父亲。”西弗勒斯微笑着补充,“我对单亲家庭的生活并不期待。”

艾琳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格外阴沉,显然被年幼的儿子看穿自己婚姻濒临破裂的窘状,让她感到了莫大的耻辱。

西弗勒斯心中不耐。

在昨天的事情发生后,就算他真是个六岁孩童,也能察觉到父母间感情不合。难道非要他哭哭啼啼的扑进她怀里,哭喊着“妈妈,西弗好害怕”,才能让她满意?

艾琳很快平息了自己的怒火,当她再次开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堪称温和。

“西弗,经过昨天的事情,你也看到魔力暴动的后果有多危险。妈妈是个巫师,自然有能力保护自己。但爸爸只是个普通人,一旦遇到这种事,受伤害的可能性极大。”

童年时的自己确实跟父亲的关系更好一点,艾琳以父亲作为这次谈话的切入点,算得上不错的策略。

西弗勒斯垂下肩膀,配合的做出一脸难过的样子。

“会伤害到爸爸的,并不是你,而是你体内不受控制的魔力。”艾琳坐直了身子,显然刚准备进入正题,“西弗,你愿意学习魔力疏导的方法吗?”

“愿意。”

“这个过程不能被外人打扰,包括爸爸妈妈,你依旧愿意吗?”

显然这个问题才是关键。

从昨天二人的对话看来,托比亚对艾琳的巫师身份早就知晓。吵架的诱因是他的魔力暴动,看来艾琳是准备从根部除掉这个导火索了。

不过,正合他意。

他早就厌倦了在一个分崩离析的家庭里,不断期待,不断失望。这一世少了他的参与,说不定他的父母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我愿意。”西弗勒斯疲惫的闭上眼。

艾琳的动作很快,短短一周的时间,就办齐了所有的入学手续和相关证明。

当然,事情的真相瞒着托比亚。

呈给托比亚看的,是一所门槛极高的全日制封闭式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有鉴于这所学校极高的声望与口碑,托比亚只略作调查,并未察觉出什么纰漏。

托比亚一面不舍,一面自豪的送着儿子走进校门。

待托比亚夫妇离开他的视线,西弗勒斯按照艾琳的吩咐,取出一枚形状古朴的钥匙。他扣住顶端花纹,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站在了一座古老庄园的庭院前。

一个年长的家养小精灵向他鞠躬,声音苍老,“欢迎小少爷来到普林斯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