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hapter03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25 字数:3166 阅读进度:3/53

鉴于西弗勒斯是在所谓的全日制封闭式学校上学,艾琳每年夏天都不得不接西弗勒斯回家待两个月,来度过每个学生都会有的暑假时期。

今年也不例外。

托比亚一早来到学校外,西弗勒斯在不远处现身,才往外走了几步,就被眼尖的托比亚发现了。

“西弗,一学年不见,有没有想爸爸?”托比亚取下西弗勒斯的书包,帮他拿在手里。

“有的,父亲。”西弗勒斯面无表情点着头。

托比亚心中一叹,儿子样样省心,但就是性情方面实在愁人。这个冷淡孤僻的性格,也不知道西弗在学校能不能交到朋友。

“今年暑假有没有想去旅游的地方?”托比亚抱了抱西弗勒斯,搂着他往停车场走去。

西弗勒斯虽不想将时间消耗在麻瓜界旅行这种无趣的事情上,但看着托比亚温和带笑的脸,他不觉吞下了拒绝的话,“埃及行吗?我对金字塔有点兴趣。”

“国外旅行吗?”托比亚挑眉,有些惊讶,不过一向冷漠的儿子有了感兴趣的东西,他自然要全力支持,“当然可以,不过我需要时间交接一些工作。”

“哦,我也不急。”西弗勒斯将目光投向窗外,看着街上车水马龙。

这一世的托比亚,并没有在西弗勒斯九岁时破产,艾琳和托比亚的感情依旧融洽,托比亚更是没有沾过酗酒赌博等败家的恶习。

难道上辈子家庭的破坏者真的是西弗勒斯?

不然为什么在他六岁离家后,轨迹才与上一世出现偏差?

西弗勒斯看向驾驶座上自信而英俊的父亲,心中有些释然。不管这一世改变的原因是什么,只要亲人们一切安好,他又何必追根究底。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搬到蜘蛛尾巷,也就错过了与莉莉的相遇。

不过他们都是巫师,早晚都要在霍格沃茨重逢。

更何况,在经历了重生后,原本铭刻入骨的爱和仇恨,都在死亡的冲刷下,变得没那么重要。

不过,西弗勒斯依旧会关心莉莉,会讨厌波特和布莱克,会敬畏黑魔王,会轻视麻瓜,会崇尚纯血……

但是,这些感情都变得有些淡薄。

所以,西弗勒斯才没有着急于和莉莉的重逢;在对角巷遇到布莱克时,也没有对其恶言相向;在面对托比亚时,还能保持着对父亲的期待和孺慕。

而想要赢得对方的真心,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坦诚。

西弗勒斯道:“父亲,我们需要谈一谈。”

托比亚有些惊讶于一向孤僻的儿子竟肯跟他谈心,但还是很爽快的点头同意,掉转车头,往一家咖啡厅驶去。

因为是半上午,人们大多在工作或上学,咖啡厅没几个客人,显得有些空旷。

两人坐下后,各要了一杯咖啡。

托比亚硬是从儿子常年一成不变的脸上看出一丝慎重,见状也收起了宠儿子时的慈父表情,身上有了几分谈公事时不近人情的冷漠和精明。

“我和母亲一样,是个巫师。”西弗勒斯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

“我知道。”托比亚心中一松,如果是这个的话,他有过预料,“你在半岁时就能将不喜欢的玩具隔空扔到卧室门外。用艾琳的话说,你是个很有天分的小巫师。”

“魔法并不止这些。”西弗勒斯摇头,他指向窗外一座钟塔的塔顶,“父亲,您看那里。”

钟塔建立在街心广场,托比亚刚开车时就路过这座钟塔。塔高有二十多米,咖啡馆虽和广场间隔了好几幢楼,但二人坐在窗前,依旧能清晰的看到钟表的正面。

“您看,这才是魔法的力量。”西弗勒斯平静的打了个响指,钟塔下一秒轰然爆炸。

铜雕的塔顶瞬间被冲飞,坚固的大理石柱轰然倒塌,碎石四溅,铜针乱飞,刺耳的警报声刹那间响彻整条街道!

托比亚心中一沉。

他当然震惊于魔法的强大,但更重要的,却是心惊于西弗勒斯的为所妄为。

西弗勒斯看到托比亚眼神忧虑,压下心中莫名升起的不适感,“不会伤到路人的,我设了一层隔离带。”

托比亚仔细一看,飞溅的碎石确实被限制在钟塔前约一米处。

每当碎石飞至塔前一米,就会有一层看不到的薄膜,将之反弹回去。

托比亚松了一口气。西弗虽然任性妄为,但行事总算有些分寸。

西弗勒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托比亚的表情,确定父亲并没有厌恶或惊惧,才续道:“如您所见,魔法很强大,而我也一直在,并且将要用一生去探索和追寻这种力量。”

“上周我收到了一所魔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九月底,我会去那儿上学。”西弗勒斯垂下眼眸,“抱歉,我无法成为您所期待的人。”

钟塔在挥指间爆炸带来的震撼感,在这句话面前,顿时变得不值一提。

托比亚冷下脸,“走吧,先回家。”

西弗勒斯握着杯子的手一僵,随后安静的跟着托比亚走出咖啡馆,上了车。

再次上路,车上已没有半点温馨的气氛。

一路上,西弗勒斯没有再开口解释一句,托比亚不置一词,显然心情极坏。

半个小时后,车开进地下车库。

托比亚自去停车。

西弗勒斯拎下手推箱,当着托比亚的面,堂而皇之的对手推箱施了缩小咒,将之装进裤兜。也不等托比亚,西弗勒斯自顾出了车库,进了屋子。

艾琳正在客厅看报纸,看到西弗勒斯,习惯性的展开一个亲和的笑容。

西弗勒斯却只草草点个头,“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

说罢,西弗勒斯换过鞋,匆匆走过客厅,进了自己的卧室,关门上锁。

艾琳放下报纸,等了几分钟,才看到一脸冷漠的托比亚进门。她上前为托比亚脱下外套,问道:“出什么事了吗?西弗好像有些不开心。”

托比亚换鞋的动作一顿,很快若无其事道:“累了吧,让他休息一会就好。”

父子俩找的借口都这么如出一辙的拙劣,艾琳心中嗤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托比亚变得很忙。西弗勒斯则一直窝在卧室,除了吃饭,也不轻易出门。

但是,托比亚终究舍不得跟一年才回家两个月的儿子生气太久。

这一天,托比亚拿着三张去埃及的机票,走向西弗勒斯的卧室。

然而,当托比亚推开门,看到的却是穿着一身样式古怪的黑色袍子的西弗勒斯,一脸严肃地拿着一根小细棍,搅拌着盛在一口大锅里的不明溶液。

旁边的桌子上,整齐摆放着不知名的草根、乌黑的小珠子、黏糊糊的虫子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

“父亲?”西弗勒斯手下一抖,控量的左手不觉多加了一盎司的附子粉,他看了一眼坩埚中颜色异变的魔药,面无表情的将之清理一空,“您找我有事?”

“没事,你忙。”托比亚假作淡定的挥挥手。

关上门前,托比亚目光扫过西弗勒斯黑漆漆的脸色,心中不由一叹,他明明是来弥补的关系的,可却好像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更何况,一身黑袍的西弗勒斯脸色阴沉地熬着不明液体的模样,对托比亚实在是个不小的挑战。托比亚放下机票,头疼的想着,或许他高估自己的接受能力了。

然而,不管托比亚再怎么不愿意,八月很快走到了底。

托比亚忙完工作,凌晨一点才进了家门。

他疲惫的按了按眉心,伸手摸向客厅的开关。

客厅的灯一亮,半倚在沙发上的西弗勒斯从沉思中醒来,抬头看向父亲。

“明天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开学的日子,这是录取通知书。”西弗勒斯淡漠的将茶几上的信往前一推。

显然,这是告知,而不是商量。

托比亚沉默不语。

西弗勒斯起身,轻声道了一句晚安。

看着西弗勒斯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后,托比亚沉沉的叹了口气。

托比亚坐到西弗勒斯刚坐的位子,拆信阅过。他往后一靠,从沙发垫后摸出了西弗勒斯刚刚“忘记”带走的一本书——《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尽管对这所即将引领西弗走上另一条道路的魔法学校没什么好感,但托比亚还是对宝贝儿子的贴心举动略感欣慰。

翌日一早,西弗勒斯洗漱后,拿着行李,准备悄悄出门。

一打开卧室门,托比亚和艾琳各自一身出行的打扮,坐在客厅,看样子是在等他。

西弗勒斯一愣:“你们这是?”

托比亚微笑着朝西弗勒斯伸出一只手:“走吧,爸爸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