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hapter14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36 字数:3039 阅读进度:14/53

夜晚的图书馆一片安静,西弗勒斯独自一人在禁`书区,一盏昏黄的油灯为西弗勒斯照亮了眼前的书籍。

不知过了多久,从图书馆门口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西弗勒斯很快熄灭油灯,藏在书架后的一片阴影里。脚步声停在西弗勒斯藏身的书架前,略等了一会儿,西弗勒斯调整视线,从书缝间看了过去。

满月的光辉将来人的侧影勾勒出来。

西弗勒斯不由撇嘴,不管怎么说,布莱克家族的确给了西里斯一副好皮相,才让这家伙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

“布莱克。”西弗勒斯走了出来。

西里斯戒备的举起魔杖,却看到西弗勒斯拿着一本黑色封皮的大厚书,出现在眼前。

“同道中人?”西里斯举起手中的书。

“我想不太一样。”西弗勒斯看着西里斯翻开的那一页,上面画着一个男人在表情痛苦地变身为狼人,“这么说,你已经看出卢平的小秘密了?”

西里斯身体一僵,但他很快恢复了一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什么意思?”

“你手中的书已经充分表明了你早有怀疑。”西弗勒斯瞟了一眼窗外的月亮,“满月的日子,卢平一定又请假了,对不对?”

西里斯沉默不语,但紧抿的嘴唇证明了西弗勒斯猜测属实。

“波特和佩迪鲁都不在,看来这两个家伙还没察觉。”西弗勒斯向西里斯走近,“一个人发现了好朋友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种感觉很煎熬吧。”

“所以才会在卢平再次请假的时候,独自夜游到图书馆,查找关于狼人的资料。”西弗勒斯嘲弄地笑了,“对了,你在卢平的身上找到了几处狼人的特征?”

“闭嘴!”西里斯猛地将魔杖指向西弗勒斯,“不要用那种侮辱的口吻提起莱姆斯!”

“真是伟大的友情啊!”西弗勒斯用贵族式的咏唱调感叹着,“即使明知他身属黑暗,依旧不离不弃吗?”

一道红色的光芒从西里斯的魔杖射向西弗勒斯的身体。

两个人快速在狭窄的书架间开始交锋,不同颜色的咒语打在地上、书架上、天花板上。除了书籍从书架被击落到地上的声音,两人的打斗近乎于默剧。

突然,一阵开门时抽开锁链的哗啦声传来。

西里斯的身体不由一顿,结果下一秒就被西弗勒斯的束缚咒击中。西弗勒斯跨前一步,接住西里斯倒下的身体,然后悄没声地抱着西里斯再次隐入阴影。

“肮脏的小杂种,躲在图书馆里又想干什么坏事……”费尔奇恶狠狠地咒骂着。

费尔奇的声音渐渐靠近,西里斯拼命地朝西弗勒斯眨着眼。西弗勒斯顺着西里斯的目光看去,两人刚才打架弄掉的书都散落在地上。

西弗勒斯轻轻挥动魔杖,一本本书扭动着从地上爬起,然后轻飘飘飞上书架,找准各自的位置插了进去。所有的书都各归各位后,费尔奇也巡查到了这条过道。

西里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身体被束缚着,眼睛只能看见西弗勒斯一小缕黑色直发垂在白色的衬衣领上。

感觉到背后的手随时准备推他出去,西里斯不由暗骂了一声无耻。

幸好费尔奇巡视到最后几条过道时,已经没什么耐心。费尔奇只匆匆看了几眼,一边唠叨着“洛丽丝夫人一定没看错,那几个杂种跑得可真快”,一边出了图书馆。今天禁闭的几个家伙都不是省心的,洛丽丝夫人一只猫恐怕看不住……

“看来现在安全了。”西弗勒斯将西里斯平放在地上。

西里斯用眼神示意西弗勒斯赶紧放了他。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的家族感兴趣吗?”西弗勒斯将他在西里斯出现前看的那本书重新从书架上取出来,翻开其中一页,平摊在一旁的书桌上。

“也许每一个时代都有几个堪称天才的巫师,但是这种耀眼的流星大多一闪而逝。只有每一代都有着杰出强大的人才的纯血家族,才一直居于魔法界的上层。布莱克家族在所有的纯血贵族中,更一向是个中翘楚。”

“永远纯粹的布莱克,在千年间几乎每一代都居于纯血贵族的顶端。除去严苛的家族教育,另一项维持布莱克家族长盛不衰的,想必就是每一代族长稳定而强大的魔力。”

“作为继承人培养的你,就是最好的解释。”

西弗勒斯俯身,一件件解开西里斯的衣服,“我一直在查找这方面的资料,可直到今晚,我才确定纯血贵族代代传承的魔法可以凭借外力探知。”

“我会小心一点不弄伤你,毕竟我还不想得罪权势浩大的布莱克家族。”西弗勒斯微笑着,“但禁`书中的咒语有几分危险,并不掌握在我手中。”

“无耻的混蛋!”西里斯一冲开束缚,翻身一滚,右手立刻摸向魔杖,然后……

“在这里。”西弗勒斯左手悠闲地转着西里斯的魔杖,“第一时间收缴俘虏的魔杖,我以为这是常识。”

“该死!”西里斯不作纠缠,转身就跑。

“你确定要在城堡里裸奔?”西弗勒斯微笑道。

“相比于跟你这个变态呆在一起,我宁可去裸奔!”西里斯边逃边喊。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西弗勒斯抬手射出一个魔咒,将图书馆的门封上。西里斯跑着的身体不由一僵,紧接着,他再一次被西弗勒斯定住了……

这次西弗勒斯没耐心抱他回去,直接扛着西里斯回到刚才的书架前,然后顺手扔在那摊衣服上。

西弗勒斯取出一瓶无色透明的魔药,打开瓶塞,将魔药均匀的涂抹在西里斯的胸前。

指下的皮肤由于长久暴露在空气中,有种微凉的触感。

西里斯一开始愤怒耻辱的目光也渐渐变回平时的漫不经心。只要西弗勒斯不准备将布莱克家族得罪到底,他就不会有性命危险。

虽然一向讨厌家族的桎梏,但今天却不得不倚仗家族来获得一线生机。

西里斯心中自嘲,以往有多自视甚高,今天的失败就有多不堪。不过,他总不会就这么认输。总有一天,他会将今日耻辱一一奉还!

西弗勒斯最后一次核查了书上的内容,与前几本书提到的虽略有所偏差,但关键性的地方却毫无二致。他举起魔杖,低声吟诵着冗长的咒语,一道金色的光带从魔杖中飘出,在西里斯的胸前盘旋了几圈,然后慢慢落下。

紧接着,一大片金色的光芒笼罩着西里斯,几分钟后,光芒散去,一幅完整的金色魔法阵出现在西里斯的胸膛。

“竟然是真的!”西弗勒斯看着这魔法阵,竟有些不敢相信。

魔法阵的刻印知识早就在梅林时代已经失传,谁会知道纯血贵族还留存着这样一个魔法阵来世代传承魔力呢。

西弗勒斯很快冷静下来,毕竟他对纯血贵族们是怎么留下这个魔法阵并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这个魔法阵本身。西弗勒斯取出羊皮纸,将魔法阵细致地抄录下来,核对无误后,才取出另一种魔药,再次均匀地涂抹在西里斯的身上。

金色的魔法阵闪了闪,然后慢慢消失了。西里斯的胸膛再次变得光滑白皙。

西弗勒斯将录有魔法阵的羊皮纸贴身收好,给西里斯穿好衣服。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西弗勒斯将西里斯扶坐在椅子上,顺手抽出那本西里斯看了一半的有关狼人的书,“为了我的方便,我并不准备让你保留这段记忆。”

西里斯目光平静地看着西弗勒斯,有些事情,总不会一直被隐瞒。

“当然,如果你有朝一日记起,我也欢迎你来报仇。”西弗勒斯将书翻到了西里斯刚才看到的那一页,“想必到那一天,你也能算得个不错的对手。”

“一忘皆空。”西弗勒斯漠然道。

西里斯的脸上瞬间一片空白,西弗勒斯接住他歪下来的身体,给他调整成趴在桌上睡觉的姿势,让他一手枕在脸下,另一手虚搭在翻开的书上。

最后,西弗勒斯将西里斯的魔杖放进他惯用的裤兜里。

环视了一周,西弗勒斯将另一人来过的痕迹全部抹去,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等西里斯明早醒来,只会继续担心友人的小秘密。而昨夜的交锋争执,都只会沉寂在西弗勒斯一个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