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Chapter16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38 字数:2537 阅读进度:16/53

“时间到,考试结束。”讲台上的麦格教授喊着,“请所有同学都放下手中的笔。”

大部分学生都顺从地放下笔,只有个别几个还充耳不闻地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凯金先生,安妮小姐,请放下手中的笔。”麦格教授再次强调了一遍,看没有效果,果断挥动魔杖,所有人的试卷一下子都飞到了麦格教授面前的讲桌上。

麦格教授刚抱着试卷离开,教室中就响起嗡嗡声,有抱怨题难的,有懊恼没背熟概念的,有庆幸终于考完了的……

在一片喧嚣中,西弗勒斯收拾好书包,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去。

艾伯茨挤过人群,凑到西弗勒斯身边,“这几天怎么早出晚归的,我想找你都找不着。”

西弗勒斯挡开一个差点倒在他身上的女生,“找我有事?”

艾伯茨拉着西弗勒斯挤上一条人少点的走廊,“前几天马尔福先生回了一趟霍格沃茨,他托我带一份请帖给你。”

两人走出城堡,黑湖边只有寥寥几人在散步玩闹,大概由于离得远,只有零落的笑声传来。

“什么请帖?”西弗勒斯问道。

“马尔福先生和布莱克小姐的婚礼请帖。”艾伯茨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我给你放在你的床头柜上了。”

西弗勒斯慢慢回忆起来。有天晚上他回来得晚,躺在床上被床头某种馥郁的香气刺激的睡不着,他半睡半醒间翻了一下,发现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顺手清理一空了……

“我知道了。”西弗勒斯淡定道。

至于请帖,再向卢修斯要一张就好了。不过明明可以邮寄,卢修斯怎么还亲自送过来?

“你准备去吗?”艾伯茨停顿了一下,“据说,这场婚礼会有一位大人物到场。”

“为什么不去?”西弗勒斯意味深长地笑着,“作为一个斯莱特林,不对那位大人表现出适当的崇敬,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位一向崇尚纯血,你我这样的混血就算去了,估计也讨不了好。”艾伯茨自嘲一笑。

“那你不准备去?”西弗勒斯挑眉。

艾伯茨握紧拳头,“不,我当然会去。”

西弗勒斯微笑,“其实去了没不会发生什么,一个小人物哪儿会引起那位大人的注意。”

“我知道。”艾伯茨有点不甘心,但他很快平静下来,“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他们口中那位神秘强大的大人。”

黑魔王留给西弗勒斯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他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西弗勒斯的死亡。黑魔王最初召见他时的印象早已沉寂在记忆深处,只有后来残暴多疑的蛇脸模样依旧清晰……

考试过后,尚有一周的清闲时间。

这几天西弗勒斯频繁出入禁林,虽然他近几年并不缺钱,但既然能省下一大笔开支,来购进一些别的稀有的魔药材料,西弗勒斯也就只好辛苦一点。

天黑下来,西弗勒斯趁着月光清晰,很快进入禁林。

鹿食草刚采集到一半,禁林边缘突然传来一声狼啸。西弗勒斯的手不由停下,他抬头看向天空,一轮满月挂在树梢上。

西弗勒斯暗中咒骂,明明这辈子没被布莱克设计,怎么还是遇上了卢平变身!

再说卢平那家伙不是一直在尖叫棚屋变身吗?庞弗雷夫人是怎么看的,竟然让一个狼人跑出来!

西弗勒斯收拾好东西,准备立刻离开禁林。变身后的狼人对很多魔法免疫,这个时候贸然跟狼人对上,西弗勒斯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虽然狼人嗅觉灵敏,但也不代表狼人可以隔着这么浓密一个林子,闻到一个人类的气息。可是,禁林里的小路明明有上百条,西弗勒斯却迎头碰上了狼人!

真是倒霉!西弗勒斯心中暗骂。

狼人乍见到有人,也是一惊。可对鲜血渴望的本能让它很快反应过来,狼人嘶吼着往西弗勒斯身上跳去。

西弗勒斯一边使出各种咒语,阻碍着狼人的扑过来的动作,一边往城堡的方向移动。

突然一头牡鹿从暗处跳出,牡鹿与狼人体型相当,相互撕咬,不停翻滚。不一会儿,一条黑狗也窜了上去,两只体格强壮的动物很快压制住狼人的攻势。

狼人哀嚎了两声,打了个滚,往禁林深处跑去。

西弗勒斯抱臂而立,面色不善地看着有一头熊大小的黑狗变成人形,果然布莱克!真是该死,又被这几个家伙救了!

西里斯拂去头发上的粘着的落叶,对牡鹿道:“你去找他,我处理完就过去。”

一只灰扑扑的老鼠在西里斯的脚边吱吱叫了几声,西里斯点点头,“你也去吧,我这儿不会有事的。”

一会儿功夫,小小一片空地上就剩下西弗勒斯和西里斯两人。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西弗勒斯阴着脸,准备走人。

“等一下。”西里斯停顿片刻,试探的问了一句,“刚才的事情……”

“卢平是狼人,在变身之后偷偷离开尖叫棚屋,刚才差点杀了我。你、波特和佩迪鲁都是阿尼玛格斯……”西弗勒斯的脸更黑了,他咬着牙,“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西里斯没料到西弗勒斯知道的这么清楚,刚才想好的对策完全推翻,他不由皱眉,“你什么时候知道莱姆斯是狼人的?”

“很早。”西弗勒斯想到了西里斯去图书馆查书的那一夜,“比你知道的还要早。”

西里斯略松了口气,既然西弗勒斯一直对莱姆斯狼人的身份冷眼旁观,今晚的事情……

“想让我保持沉默?”西弗勒斯嘲讽地笑着,“就算我现在活着站在这里,也不能掩盖他差点杀了我的事实。”

“可是莱姆斯在变身后,根本不能维持身为人的理智。”西里斯解释,“实际上并不是莱姆斯想杀你,驱使他的只是狼人的本能。”

“所以我并不准备起诉他攻击我。”西弗勒斯摊手,“顶多散播一点流言。”

“那样的话,莱姆斯会被退学。”西里斯平静地看着西弗勒斯。

“明智的推论。”西弗勒斯想到上一世差点被卢平咬死的情形,心情不由更糟。

“抱歉,这次是我的疏忽,我没想到有人会在临放假时进入禁林。”西里斯望了一眼莱姆斯他们离去的方向,“我可以保证,以后两年间每次满月,我们都不会踏出尖叫棚屋一步。”

这个一向目高于顶的家伙竟然为了朋友道歉?但就算卢平一直呆在尖叫棚屋又能怎样?西弗勒斯挑眉,“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西里斯沉吟片刻,“你刚才被我们救了,不是很烦心吗?”

“那又怎样?”西弗勒斯警惕地看着他。

“很简单,你保持沉默,来换这份救命之恩一笔勾销,怎么样?”西里斯优雅地微笑。

西弗勒斯平静道:“成交。”

说完,西弗勒斯没心情再搭理西里斯,转头离开禁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