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Chapter17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39 字数:2865 阅读进度:17/53

今年的暑假,由于托比亚和艾琳去度二次蜜月,尚未回来,家中只有西弗勒斯一人。

西弗勒斯联络了几家中介,准备买一所住宅。他再过两年就要成年,届时自然不好再和父母住在一起。幸好这几年西弗勒斯在研究之余,常做些魔药换钱,故而手中尚有些结余,否则他想买房要等到参加工作以后了。

他并不准备去巫师的聚集地,一来他不喜欢应酬,二来托比亚是普通人,他不想父亲来看望他时发生不好的事情。

麻瓜的买房手续并不复杂,西弗勒斯选定地方后,很快办好各项手续。一应证件都是借用托比亚的,当然,买房的事托比亚并不知道。

西弗勒斯挑的是一处两层结构的半独立式住宅,虽然周围的住户都是麻瓜,但在施加了保密咒、保护咒、麻瓜驱逐咒等后,自然不会有人来打扰。

在购置了一些必要的家具后,西弗勒斯就将新家扔在脑后了。

毕竟是两年后才去住,西弗勒斯一早买上房子,只是为有备无患。要是让托比亚知道他有搬出去的打算,一定会不开心。现在西弗勒斯尚未成年,搬走的事有时间再说吧。

忙完买房的事,卢修斯的婚礼也近在眼前。

马尔福庄园的景致一如前世所见的奢华典雅,而卢修斯娴熟地与众宾客寒暄,衣着华贵,笑容优雅。

卢修斯一眼看到刚到场的西弗勒斯,跟周围的宾客点头致歉后,向西弗勒斯迎了过去。

“来得很早嘛,我还以为你一定会掐着点儿来观礼,然后一个人偷偷溜掉呢。”卢修斯笑着跟西弗勒斯拥抱了一下。

“新婚快乐。”西弗勒斯不太自然地回抱了一下,“准时到场可不是小人物的权利。”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卢修斯引着西弗勒斯往里走。

“人尽皆知。”西弗勒斯看了一眼平静中难掩兴奋和期待的人群。

“你考虑的结果如何?”卢修斯顺手取了一杯红酒,“今天那位大人会在宴会上接见几个家族的继承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搭上这一趟顺风车。”

“你一向知道我的志向。”西弗勒斯向卢修斯举杯,“敬伟大的自由。”

卢修斯也不勉强,微笑着跟西弗勒斯碰杯,“敬伟大的自由。”

“你先去招待其他客人吧。”西弗勒斯指了指一旁休息的小厅,“我自己坐一会儿就好。”

因着两人一向相熟,卢修斯也没跟西弗勒斯客气,他招来一个家养小精灵,指给西弗勒斯供他驱遣,就去招待其他宾客了。

没过多久,穿着一身华美婚纱的纳西莎从楼梯缓步而下。

卢修斯站在楼梯底端,他深情地看着纳西莎缓缓而来,目光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在唇边一吻。

为一对新人主持婚礼的一般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者,而马尔福邀请的正是几乎让巫师界整个上流社会都为之臣服的那位大人——伏地魔。

如西弗勒斯话中所指,伏地魔才是最有资格压轴到场的嘉宾。

伏地魔穿着一身式样简单的黑色巫师袍,行止间却有着华美的暗纹下闪现。伏地魔相貌英俊,气度优雅,却只用一个眼神就轻易威慑全场。

婚礼即使是伏地魔主持,也未见新奇。

仪式很快完成,在伏地魔的见证下,卢修斯和纳西莎成为一对新婚夫妇。

纳西莎向伏地魔行过礼后,往楼上的更衣室的走去,脱下一身沉重累赘的婚纱,换上参加晚宴时的礼服。

然而当纳西莎再度入场,布莱克家族的气氛却有些僵持。

布莱克家族作为这次婚礼的主办方之一,自然早就内定了一个向黑魔王献上自己继承人为其臣仆的名额,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询问过当事人的想法。

西里斯此前并未被告知,作为布莱克家族继承人的他会在堂姐的婚礼上被伏地魔打上黑魔标记。

但当西里斯看到伏地魔依次召见几个纯血贵族的继承人时,他很快明白过来。西里斯微笑地看向雷古勒斯,“雷尔,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考虑好了吗?”

雷古勒斯有些愕然,但他很快明白过来,“是的,我想继承布莱克家族,而布莱克家族的荣光也必将由我来推向巅峰。”

“我避之不及,你求之不得。”西里斯嘲讽一笑,“算了,今天机会难得,你跟我过来。”

雷古勒斯微怔着被西里斯拉走,虽然他一心想要上位,却总想着要有好一场硬仗要打,没想到西里斯真能主动退位让贤……

沃尔布加·布莱克是一个严谨的贵妇人,她的发髻抿得紧紧的,光洁的额头上有几道深深的抬头纹,脸颊瘦削,不苟言笑。

当西里斯和雷古勒斯一道而来时,沃尔布加皱眉看着西里斯松开的领口,“刚出门时不还好好着吗?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又这么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刚有些气闷。”西里斯顺手扣上衬衣领口处的扣子,“母亲,我有话跟您和父亲说。”

沃尔布加狐疑地打量了西里斯一眼,才叫来奥赖恩·布莱克,花园的喷泉前并没有人,一家四口往喷泉处走去。

“那位大人一会儿召见的时候,让雷尔去吧。”西里斯淡漠道。

“你在胡说什么!”沃尔布加皱眉斥道。

“我并没有胡说。”西里斯漠然看向父母,“我身在格兰芬多,就算被标记为食死徒,也不会被那位大人重用。既如此,何不让出身斯莱特林的雷尔去?”

“那位大人看中的是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与你出身哪个学院无关。”奥赖恩沉声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西里斯声音平静,“让雷尔做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我甘愿让位。”

“你疯掉了吗?在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沃尔布加恨不得一棍子敲醒西里斯。

“母亲,您从哪儿看出我是在开玩笑?”西里斯认真地看着沃尔布加,“这个家族里每个人都知道,我的心思从来都不在家族事业上,既然雷尔有振兴家族的雄心,那索性让他做这个继承人,不正好两全其美?”

啪的一声,沃尔布加狠狠甩了西里斯一巴掌。

沃尔布加气得嘴唇都在颤抖,“我和你父亲精心培养了你十几年,你一句两全其美就推得一干二净!西里斯,你摸摸胸口问问,你对得起谁!”

奥赖恩也皱着眉,“家族由谁继承,不是你一两句话就定的。西里斯,不要任性。”

西里斯无视掉脸上火辣辣的痛感,面无表情地深深鞠了一躬,“父亲,母亲,对不起。”

不待他们作何反应,西里斯幻影移形,直接离开了马尔福庄园。

沃尔布加和奥赖恩目瞪口呆地看着西里斯消失的地方,就算西里斯以前再不听话,也从来没有当面违逆的时候……

一直看戏的雷古勒斯清咳了一声,“父亲,现在怎么办?”

沃尔布加先回过神,她冷笑地看着雷古勒斯,“刚赶走你的亲哥哥,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上位了吗?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雷古勒斯顿时脸色变了,“母亲,我没有……”

奥赖恩冷淡地打断雷古勒斯的话,“准备一下,一会儿那位大人召见时不要失礼。”

沃尔布加皱眉反对,“奥赖恩,西里斯只是一时任性,你不能这么草率地更换掉继承人。”

“西里斯不是一时任性,他时机掐的很准。”奥赖恩远远看着大厅中召见着各家族继承人的伏地魔,“我不想尝试失信于那位大人的后果。”

“该死!”沃尔布加阴沉着脸,“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奥赖恩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勉强。

沃尔布加离开后,奥赖恩带着雷古勒斯向大厅走去,已经快到伏地魔召见布莱克家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