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hapter19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41 字数:3055 阅读进度:19/53

半小时前,西弗勒斯从杰克的魔药商店挑好要买的一些材料,他刚准备付账,体内的魔力突然有些不对劲。

西弗勒斯直觉不对,他很快付完账,幻影移形回到家中。

刚一脱去外套,西弗勒斯就发现胸膛上一向隐形的魔法阵突然显现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呈金色的魔法阵渐渐变灰暗,魔力也在微不可见的流失中。

这个原以为研究透彻的魔法阵看来尚存一些隐藏的保护机制,可这种机制在时隔多日后才启动,想必多半是魔法阵的原持有者西里斯出了问题……

联系刚才在酒吧时两人的对话,西弗勒斯不由恍然。

难怪他刚才一想到西里斯被家族除名的事,就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真是大意,他怎么就忘记了这回事!在族人被除名驱逐时,这种家族世代传承的魔法阵大多会同时崩溃瓦解。

西弗勒斯服下一瓶魔力稳定剂,虽不治本,但好歹平定下略显混乱的魔力。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西里斯,西弗勒斯可不想研究了这么久的东西一朝报废。据他眼下越来越快的魔力流失速度,西里斯的情况只会更糟。想必这会儿的西里斯八成已经没有余力施展幻影移形。

西弗勒斯穿好外套,去了格里莫广场。

尽管看不到格里莫广场12号的布莱克大宅,西弗勒斯也未在意。他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沿着马路开始寻找,找了十几分钟未见人影。以西里斯的现状,肯定不会走得太远。西弗勒斯果断回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一次很幸运,西弗勒斯从格里莫广场13号往前走了不到三分钟,就看到西里斯躺在马路边沿。

西弗勒斯居高临下地站在西里斯旁边,习惯性地嘲讽了几句,却没见任何反应。他不由皱眉,已经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了?

扶着西里斯坐起来,西弗勒斯粗略地检查了一下西里斯的身体。

没有外伤,但魔力只留下微薄的一点,幸好魔力外泄已经停止,不然这家伙今天说不定就要变成哑炮了。

西弗勒斯松了口气,看着怀里沉睡过去的西里斯。

路灯的晕黄光芒照在西里斯的脸上,这个一向玩世不恭的家伙,此刻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眉头紧锁,竟显出几分不常见的憔悴来。

西弗勒斯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抱紧怀中的西里斯,幻影移形回到刚买的新宅。

毕竟西里斯年轻身体好,再加上西弗勒斯及时喂给他的高效魔药,西里斯只昏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就醒了过来。

入目是一间装潢简单的卧室,屋中只有床、书桌和衣柜,墙上没有一张字画或海报。可以说,屋中没有一样昭显主人性格或职业的东西。

西里斯揉着眉心,起身下床。

虽然昨天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西里斯隐约记着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个熟人。可眼前这个卧室虽看不出主人的情况,但明显属于麻瓜家庭。

跟他相熟的人里,貌似没有……

吱呀一声,卧室门被从外推开。西里斯不由抬头,却看到一身黑色巫师袍的西弗勒斯走了进来。

西里斯的眼神有些复杂,刚才一醒过来,他就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一段记忆。那是一年级时,他在图书馆失手被擒,还被西弗勒斯探得了布莱克家族魔法阵的秘密。

既然西弗勒斯昨天能及时出现,那多半是他研究已有所得。

西里斯压下复杂的心绪,懒洋洋地靠回靠枕上,“我体内的魔力现在所剩无几,你偷去的魔法阵本源是我,怎么样?自讨苦吃了吧!”

西弗勒斯嘲讽一笑,“我顶多是恢复到原来水平,你的话,或许还能使一个荧光闪烁?”

“你会舍得自己一番心血白费?”西里斯的目光落在西弗勒斯手上的魔药瓶。

“自然不舍得。”西弗勒斯嫌弃地看着西里斯,“所以我才会捡这么一个麻烦回来。”

“我这种积极主动的实验对象你上哪去找,你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西里斯煞有介事地摇着头。

“你不生气?还愿意合作?”西弗勒斯略有些吃惊。

“生气?”西里斯玩味地一笑,“你现在可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哪儿舍得跟你生气。”

“这样最好。”西弗勒斯递给西里斯两瓶魔药,“这是普通的缓和剂和魔力稳定剂,你的魔力已经在自行修复,在魔力平衡以前,我只作观察。”

西里斯接过魔药,手指在水晶瓶上轻轻抚摸,然后起开瓶塞,仰头一饮而尽。

“不怕我在魔药里动手脚?”西弗勒斯接过空瓶。

“我魔药方面虽然没你天分高,但还不至于闻不出几种常见的魔药有没有蹊跷。”西里斯微微一笑,“再说,针对魔法阵的一丁点改变都会影响最终结果,我想你还没那么愚蠢。”

“这么自信?”西弗勒斯挑眉,“一些罕见的魔药放在你眼前,你也未必认识。”

“这倒是。”西里斯笑着点头,“那你不怕影响魔法阵吗?”

“避开魔法阵,专找一些针对身体机能的魔药也并没有多难。”西弗勒斯道。

“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很危险?”西里斯故作为难的皱着眉,“既然如此,我之前也对魔法阵小有研究,只好我勉为其难自己上了。”

“得了吧。”西弗勒斯嗤笑一声,“你明知道你那魔法阵没有彻底瓦解,是我身上的这个同源魔法阵的效果。”

西里斯似笑非笑地看着西弗勒斯,“看来,为了我自身着想,说不得要使些手段绑你上船了。”

将空瓶收好,西弗勒斯嘲讽一笑,“我已经在船上了,只要你不把船弄翻就好。”

两人在新宅住下,西里斯的一应换洗衣物、洗漱用品都是西弗勒斯提供。虽西弗勒斯并未提钱,但这么白吃白住,还让他一应承担研究用的经费,西里斯也是浑身都不自在。

可是因西里斯走的仓促,身上只带了一点零钱。

将身上的兜翻了个遍,西里斯倒真翻出一样值钱的东西——金库钥匙。因暑假时西里斯一向喜欢外出,沃尔布加就让他随身带着金库钥匙,为他在外时取用方便。

看着这枚式样普通的金库钥匙,西里斯自嘲一笑。

这把钥匙所属的金库本隶属于布莱克家族,现在他被逐出家族,那个金库想必也已经易主了吧。

不管怎样,对角巷总要去一趟。

买东西倒在其次,现在对西里斯来说,最重要的是找一份工作糊口。

“准备出去?”西弗勒斯从厨房取了个苹果,正好看到一身外出行头的西里斯。

“嗯,去对角巷。”西里斯点头,“有东西要带吗?”

“绘制魔法阵的墨水上次用完了,调配魔水的材料……算了,我也去一趟吧。”西弗勒斯遗憾地放下苹果,回卧室换了衣服,匆匆向西里斯走来。

两人来到对角巷,西弗勒斯先去古灵阁取钱。

坐过妖精拉环开的风驰电掣的小推车,西弗勒斯随拉环去金库取钱,西里斯等在外面,无趣地数着甬道岩壁上的钟乳石。

待西弗勒斯和拉环回来,三人向小推车走去,准备返回地面。

西弗勒斯坐在西里斯身边,“已经都到这儿了,你不去看看?”

刚靠在车壁上准备闭目养神的西里斯不由一愣,“你怎么知道?”

西弗勒斯轻声一笑,并不作答。

西里斯倒是反应过来,他的衣服早在第一天醒时就被洗干净叠放在床头,虽是西弗勒斯雇人洗的衣服,但洗前将兜中物品取出是惯例,西弗勒斯知道那枚钥匙也不足为奇。

压下心中那点微弱的不适感,西里斯沉吟片刻,“去604号金库。”

拉环驱动小推车,又一阵过山车一般的行程后,三人再次下车。西里斯将金库钥匙递给拉环后,状似平静地站在一旁。

咔哒一声,门锁打开,一阵浓浓的青烟从门里冒出来。

西里斯慢慢走进去,里面的东西与他上一次来时别无二致。他站在金库里闭上眼,良久才自失一笑,取了点钱,离开金库。

出了古灵阁,西弗勒斯和西里斯分开行动。

西弗勒斯自然是去买一些材料,而西里斯在买了两套换洗衣服后,开始一家家上门打听店铺是否缺人,向自己人生中第一份工作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