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Chapter23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45 字数:2843 阅读进度:23/53

西里斯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但每晚十点准时出现在他桌子上的魔药,今天却破天荒没出现。

合上书,西里斯来到书房外,敲了敲门。

西弗勒斯略显沉闷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请进。”

书桌上的羊皮纸凌乱的堆放着,从西里斯的角度,大致能看到羊皮纸上是魔法阵的各种类型的修改草图,旁边标记着一些复杂的公式和冗长的备注。

西弗勒斯坐在书桌前,左手按着一本书,右手将羽毛笔蘸了蘸墨水,他的眉宇间隐约有些不耐,“什么事?”

“我的魔药。”西里斯提醒了一句,“今天不需要服用了吗?”

“不,你还需要服用。”西弗勒斯皱了皱眉,对于自己的失误显然有些不满,“你的魔药在工作间,你自己去取吧。一进门,左手第一排陈列架,第一行左数第三瓶。”

“剂量与上次一样?”西里斯问道。

“每一次服用的剂量都比上一次少三分之一盎司。你都服用了半个月了,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察觉到。”西弗勒斯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鄙视着西里斯。

“不是每一个人的手都像你一样,精密度堪比天平。”西里斯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那就请善用工具,谢谢。”西弗勒斯不客气地逐客。

西里斯倒没生气,他平静地走到门边,右手搭在门把手上,“你既然有过研究它的经验,就该知道短时间内想破解它,根本就是妄想。”

没有回应,西里斯轻声一笑,离开书房。

西弗勒斯良久地盯着书上的一行字,羽毛笔尖滴下一滴墨水,落在干净的羊皮纸上,侵染出一小团黑色的圆点。

几天过后,拜尔德送来一封信,称已为西里斯联系了一个客户。

这一次,西弗勒斯并未跟去。

毕竟这是西里斯的工作,既然拜尔德已经引他入了门,以后他能将这份工作做好做坏,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由于西里斯是新人,解咒时客户要求他不能将需要解咒的物品带回家。

后来几次解咒,西里斯都是在介绍人拜尔德家里进行的。幸好客户是隔几天才有一两个,要不然西里斯都要觉得自己总扰人清净,讨人嫌了。

在开学前几天,西弗勒斯去了一趟机场,接托比亚和艾琳回家。

艾琳在蜜月旅游后,心情好的很。而托比亚一回来就被公司事务缠身,虽有心跟久未见面的儿子聚一聚、谈谈心,但总也抽不出时间。

九月一日,西弗勒斯早早出了家门。

尽管西弗勒斯之前已经叮嘱过西里斯,要他按照单子整理好需要带到学校的东西。但一向亲力亲为的西弗勒斯,怎么也不放心将这些事全部托付于人,只好提早过来亲自监督。

西里斯一点都没意外在今早看到西弗勒斯,“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谢谢。”西弗勒斯去工作间、书房和卧室各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才回到餐厅,“行李在哪?我再检查一遍。”

“在我的卧室。”西里斯冲西弗勒斯点头微笑,“稍等一下,我这就带你过去。”

西里斯喝完燕麦粥,吃掉最后一口热狗,然后将餐具送到厨房,使用了家用清洁魔咒让它们自动洗干净,最后将它们按顺序好。

自从上一次西弗勒斯忘记按时给西里斯送魔药,西弗勒斯就再没进过西里斯的卧室,每次都是西里斯去工作间自己找魔药服用。

西里斯慢悠悠地在卧室晃了一圈,从书桌上拎了一个小包裹,冲西弗勒斯笑了笑。

小包裹被施了放大咒后,迅速变成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西里斯适时送上单子,西弗勒斯按照单据,开始一一对照核查。

“在霍格沃茨,你准备在哪制作我每天服用的魔药?”西里斯坐在一旁,看着认真核对的西弗勒斯,“总不能在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工作间吧,那里常有人去练习,并不方便。”

“有求必应屋。”西弗勒斯头也没抬,就给出了答案。

“那是哪里?”西里斯回忆了一下,确定没听说过这地儿,不由挑眉笑了,“霍格沃茨竟然有我们没发现的地方,这可真是惊喜。”

“在八楼,离校长室不远。”西弗勒斯很快对完单子,“到时候带你过去。”

“好啊。”西里斯微笑应下。

两人出了门,将大门锁好,直接幻影移形去了火车站。

火车上人很少,西弗勒斯看了一下时间,才九点半,确实是来早了。

西弗勒斯找了一个隔间坐下,取书时才想起他和西里斯的东西都混在一起,到了学校住在各自学院,自然不方便。于是,他叫了西里斯过来,两人一起将行李分开。

分好行李后,西里斯拿着施了缩小咒的小包裹,准备再回去詹姆的包厢。

这时,隔间门被人礼貌地敲了两声,西里斯正好顺手开了门。

“哥哥,是你。”雷古勒斯目光沉静地看了看西里斯,扫了一眼包厢,发现一旁坐着的竟然是西弗勒斯,雷古勒斯的眼神不由变了变,“学长,您也在这里。”

“有事吗?”西弗勒斯淡漠道。

“没什么事。”雷古勒斯礼貌地微笑,“我刚才看到包厢外哥哥的身影一闪而过,因好久没见到哥哥,所以特地来打个招呼。”

西里斯的眼神一时有些复杂,良久,他轻声一笑,“雷尔,好久不见。”

雷古勒斯终究碍着西弗勒斯在场,没有提布莱克家族的事情,但眼前西弗勒斯和西里斯之间隐约的默契,让雷古勒斯不觉有些刺眼。

“一向看斯莱特林不顺眼的你,竟然跟一个斯莱特林学生这么友好地同处一室。”雷古勒斯嘲讽地笑着,“哥哥,不过一月未见,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

“你也一样。”西里斯轻轻摇头,“这么快就摘掉面具,未免太心急了。”

“这是在关心我?”雷古勒斯挑眉一笑,“你放心,我也仅在你面前如此。”

“如果小布莱克先生不至于太过健忘,就该记得这间包厢并非只有你们兄弟二人。”一旁的西弗勒斯不耐地放下书,“现在空包厢多得是,要谈私事请另找地方。”

“抱歉,打扰您了。”雷古勒斯一脸歉疚,一副真的不小心忘了西弗勒斯也在这儿的样子。

西里斯对于一肚子心眼算计的雷古勒斯一时有些厌倦,也就冷淡地无视了雷古勒斯想要私下谈谈的暗示。

包厢门再次关上,西里斯却再提不起去找好哥们聊天的兴致。

西里斯靠在车厢壁上,安静地闭上眼。被驱逐出布莱克家族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他的眼前闪过,良久,西里斯动了动,“那一晚,谢谢你。”

“我是另有图谋,救你只是顺带。”西弗勒斯一脸平静。

“我知道。”西里斯睁开眼,明媚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驱散了那晚独自倒在马路上时的痛苦、恐惧和绝望,“你不用多想,就算一个麻瓜在那时出现在我身边,我也会感激他的。”

西弗勒斯难得没有回嘴,他突然想到,上一世西里斯是否也昏倒在那条马路上。如果是的话,那么是否真如西里斯刚才所戏言,是一个麻瓜救了他呢?

想到这儿,西弗勒斯心中隐约生出一种烦躁感。

这时西里斯已经恢复了平素的冷静,“一会儿火车上的人该多起来了,我走之后,你就把门锁上吧。”

“不劳你费心。”西弗勒斯冷硬的拒绝。

西里斯略有些诧异看了西弗勒斯一眼,没看出来西弗勒斯的心情怎么突然变坏了。他耸了耸肩,带着包裹离开包厢。

车厢外,西里斯的身影渐渐远去。

西弗勒斯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锁上了包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