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Chapter28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49 字数:3107 阅读进度:28/53

下课后,西里斯和詹姆等人告了别,就往八楼的校长室走去。

错开下课去大厅吃午餐的人群,一路往上。等到了六楼时,西里斯身边只剩下一个人。

“这么巧,你也去八楼?”西里斯似笑非笑地看着西弗勒斯。

虽然之前两人一直同路,但碍于西里斯和西弗勒斯在外人面前一向装得不熟,所以西里斯一直等到周围没人了,才跟西弗勒斯搭话。

“是啊,我一研究起来,一向是废寝忘食。”西弗勒斯假笑,“眼下不就是嘛。刚一下课就去有求必应屋,连午饭都省了。”

西里斯轻哼了一声。

明明是这家伙听到詹姆无意间喊出的那句“邓布利多教授要找他谈话”,才担心的跟过来吧。

真是口不对心的家伙!

不过西弗勒斯都诚心诚意的跟过来了,西里斯在口舌上让他一小步也未为不可。

西里斯耸了耸肩,“昨天的事情被邓布利多教授发现了。”

“应该不是赫伯特泄的密,以她昨夜的精神状态,恐怕无暇他顾。”西弗勒斯沉吟道。

“今天上午,斯莱特林五年级生上的是变形课。”西里斯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看这情形,估计是上课时无法练习咒语,被麦格教授发现了吧。”

“五年级?”西弗勒斯的目光中略带嘲讽。

“我只是顺手查了一下。”西里斯错开视线。

以前每个学年西里斯都会提前查好雷古勒斯的课程,也方便他偶尔关照自己的弟弟。不过,今年的话……西里斯自嘲一笑,这个习惯也该改掉了。

快到八楼的时候,西弗勒斯停下脚步,“一会儿你准备怎么说?”

“除了中间的那一小段,余下的部分都实话实说。”西里斯顿了一顿,轻声一笑,“我其实很好奇,在我没有用任何魔法手段,也无一人佐证的情况下,她哪来的把握指认出我来。”

“不要掉以轻心。”西弗勒斯沉默了一下,“我在有求必应屋,需要我作证的话,就来叫我。”

西里斯侧头看着西弗勒斯,微微一笑,“好啊。”

看着有求必应屋的大门慢慢消失,墙壁变回一片空白,西里斯掉转头,向校长室走去。

校长室前,是两头高大的石兽。西里斯念了口令,“冰糕糖。”

两头石兽向两边跳开,露出后面的螺旋型楼梯。西里斯踏上第一节台阶,楼梯开始旋转着向上升起。楼梯尽头是一扇闪闪发光的栋木门,门上有狮鹰首形状的铜门环。

西里斯扣了扣门环,停了几秒,门自动打开,邓布利多的声音传来,“请进。”

圆形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历届校长的画像,细长腿的办公桌上摆着各式精致的银器,旋转着喷射雾气。西里斯关上门,看到门后一根高高的镀金栖枝上,站着一只凤凰——福克斯。

福克斯的样子有些萎靡,不过还是向西里斯轻轻鸣叫了一声,才将头钻进翅膀下,补觉去了。

西里斯不由微笑,然后转身看向校长室的众人。

校长室人不少,除了此间主人邓布利多校长,和另一位事主安妮,两个学院的院长麦格教授和斯拉格霍恩教授也来了。

这几人出现在这儿,西里斯并不意外。

西里斯先向邓布利多和两位院长分别问好,继而婉言谢绝了邓布利多的茶和糖果,然后安静地站在那儿,等待下文。

“布莱克先生,请你来的原因,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邓布利多戴着半月形的眼镜,一双湛蓝色的双眼,此刻正温和地注视着西里斯。

“是的,邓布利多教授。”西里斯礼貌地点头。

“那么,赫伯特小姐出现在这儿的原因,想必你也能猜到?”邓布利多问道。

“请原谅,我实在有些难以理解。”西里斯歉意地一笑,“在我这个受害人都决定既往不咎的时候,作为背后主谋之一的赫伯特小姐,又能以什么立场,将这桩斗殴事件捅到教授您的面前。”

“哦?”邓布利多的目光稍稍锐利了一些,“我想,我们该听一听这位先生的故事。”

“这是自然。”麦格教授一脸严肃,但还是鼓励地看了西里斯一眼。

斯拉格霍恩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和蔼可亲地点头,“当然,双方都该有表述的机会。”

西里斯将穆尔塞伯带了一群人向他挑衅围堵的过程,大略地讲了一下。

“后来我无意中发现,赫伯特小姐似乎比带头打架的穆尔塞伯更具影响力。”西里斯看向一直低头沉默的安妮,“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试探了一下。没想到果真如我所料,在我抓住赫伯特小姐的时候,他们都听话地停了下来。”

“我当时受伤不轻,没敢大意。一直等到穆尔塞伯他们按照赫伯特小姐的命令撤退后,我才松了一口气。”西里斯轻轻笑了一声。

“伤好没?”麦格教授担心地看着他,“我记得,昨天没有格兰芬多的学生去医疗翼。”

“已经好了。”西里斯感激地向麦格教授笑了笑,“有一个精通治疗的同学帮的忙。”

“接下来呢?”邓布利多又问。显然,后面的才是这次谈话的重点。

“当然,我也没小瞧她的实力。我将她的魔杖放在五楼同一位置的走廊,也是为了拖延赫伯特小姐一点时间,好尽快从中脱身。”西里斯面不改色地瞎编。

邓布利多双手十指交叉,湛蓝色的眼睛像带着穿透性的力量一样,锐利地看向西里斯。

西里斯沉静地回视着,一脸坦然。

“赫伯特小姐和布莱克先生的叙述,只有最后这一部分不同。”邓布利多沉吟了一会儿,“布莱克先生,刚才赫伯特小姐指认你在打架事件后,将她的魔杖折断……”

“折断魔杖……”西里斯目光转向安妮,脸上恰到好处地展现出困惑和惊讶,“你魔杖断了?”

“是啊!”安妮咬牙切齿地瞪着西里斯,“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西里斯挑眉,继而微带嘲讽地看向安妮,“恶意损毁他人魔杖,视情节轻重,处以一个月到三年不等的囚禁,或一千金加隆以上的罚金。”

“你也知道!”安妮恨恨地盯着西里斯。

“这种条例,本就是人尽皆知。”西里斯无奈地摊了摊手,“赫伯特小姐,就算你恨我入骨,非要给我安这么大一个罪名,也请拿出点真凭实据来。”

“我本身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安妮斩钉截铁地说着。

“用这种不入流的方法陷害我,还真是……”西里斯摇头一笑,“侮辱我的智商。”

麦格教授皱起眉毛,警告似的看着西里斯,“布莱克先生,就算你是无辜的,也不能肆意中伤别人。”

西里斯无甚诚意地点着头,“好吧,我道歉。”

斯拉格霍恩教授则和蔼地问安妮,“赫伯特小姐,我想,作为原告并不能兼任证人一职。或者,你有其他证据?”

一时间,整间校长室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安妮身上。

安妮垂下眼,掩去眼中恶毒的光芒,她的声音堪称平静,“我有人证。他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斯莱特林六年级生。”

“你说的证人,是斯内普?”西里斯的表情有点微妙。

“我本来不想打扰斯内普学长。”安妮唇边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但看现在的情形,只好麻烦他了。”

“布莱克先生?”邓布利多征询地看向西里斯。

“我没意见。”西里斯慢慢笑了,“由我找来他,可以吗?因为他也是我的证人。”

邓布利多锐利的视线在安妮和西里斯间扫过,安妮并未急着跳脚,西里斯则是一脸镇定地回视着他。邓布利多于是温和地笑着,“好吧,由你来。”

西里斯轻巧地取出魔杖。

安妮条件发射一般退后几步,等她回过神来,不由又羞又怒。西里斯嘲讽地瞟了她一眼,然后集中注意力,挥动魔杖,“呼神护卫。”

一头强壮的银白色的守护神大狗,从西里斯的杖端跑出。西里斯笑着朝守护神做了个手势,银色的守护神欢快地绕着西里斯转了一圈,向上跃起,穿墙而出。

“很完美的守护神咒。”邓布利多赞许地看着西里斯。

“谢谢。”西里斯矜持地微笑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邓布利多和两位院长低声商量着一些校务。而西里斯则沉默地站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西弗勒斯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