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Chapter31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52 字数:3586 阅读进度:31/53

西里斯匆匆和莱姆斯打了个招呼,路过打闹的学生们,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按照西弗勒斯的习惯,课余的闲暇时间里,常去的地方只有图书馆、有求必应屋、禁林和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图书馆现在已经关门了,就算西弗勒斯想要去禁`书区偷偷查一些资料,也不可能现在就去,毕竟时间还早。同样的,如果西弗勒斯要去禁林采摘草药,也必定会选择宵禁后的一两个小时,否则被人发现的几率太高。

至于剩下两个地方……

西里斯头疼地揉揉眉心,先去有求必应屋吧。如果没人的话,就再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看看。

由于快要宵禁了,西里斯一路上遇到的学生很少,教授们也没到巡夜的时间,所以,西里斯一路没什么阻碍。他很快爬上八楼,站在了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前。

以前西里斯和西弗勒斯一起来有求必应屋,向来都是西弗勒斯开门,然后西里斯跟着进去。如果两人约好,而西弗勒斯先到,他就会给西里斯进有求必应屋的权限。

不过这次,两人先前并未约好,权限问题……

西里斯拧眉想了想,有求必应屋知道的人还真不多。只要证明屋里有人,那八成就能确定里面的人是西弗勒斯。

想通之后,西里斯排除杂念,在空白墙壁前来回走了三遍,高大的石门慢慢显现。

看来西弗勒斯并不在这儿!

西里斯瞥了有求必应屋一眼,也没兴趣进去。他一边转身下楼,一边从包里取出隐形衣,唰的一下抖开,披在身上,他的身影瞬间从走廊中消失。

由于西里斯走得急,一路从八楼下到地下室,倒是只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一路经过魔药课教室、斯拉格霍恩的办公室,西里斯终于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前停下。

西里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刚过十一点,正是宵禁开始的时候。

本想趁着快宵禁,有人进出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时,西里斯隐着身,自然能蒙混着跟进去。但现在这情况,恐怕是等不着人了。

看来,只能另寻他法。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和格兰芬多一样,也是念对了口令就能进去。但西里斯一时间又能从哪弄到斯莱特林的口令?

西里斯叹了口气,回忆了一下曾听雷古勒斯提到的斯莱特林的口令,的确有一定的学院特征,譬如纯血、贵族、荣耀、传承……

但即使有了大概的范围,这口令也不是短时间内轻易试探出来的。

不过,既然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西里斯也只好碰碰运气了。

西里斯将自己能想到的,可能是口令的词汇挨个儿试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西里斯的心也越来越沉……

突然,面前的空白石墙从中间裂开,一道隐藏的石门从里面打开。西里斯先是一惊,继而心头狂跳,总算没白耗这么长时间!

西里斯谨慎地往旁边挪了挪,小心地贴在墙上,准备等这人一出来,就趁空溜进去。

可没想到的是,出来两人一前一后,竟然正是他要找的西弗勒斯和卢修斯!

显然卢修斯是要离开霍格沃茨,而西弗勒斯是在送行。

两人离的很近,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声地交谈着,半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和睦的迹象。

西里斯握着隐形衣的手不由紧了紧,既然西弗勒斯安然无恙,那他也没必要再呆在这儿。可尽管理智这么告诉他,西里斯却发现他一点都不想这么悄没声地溜回去。

就算西里斯没准备要西弗勒斯的感激,但一想到他在这儿担心了半天,结果人家优哉游哉地跟别人言谈甚欢,西里斯就很有几分憋屈……

西里斯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放轻脚步,跟了上去。

“刚才是怎么回事?”西弗勒斯皱眉看着卢修斯,“就算以前纳西莎再怎么看艾伯茨不顺眼,你也从没那么当众给过他难堪。”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材罢了。”卢修斯冷笑。

“哦?”西弗勒斯略觉好奇,“他哪儿得罪你了?”

“你不知道?”卢修斯的目光有些嘲讽,“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黑魔王想得到巴伦家族的一本藏书,可老巴伦推三阻四,总找各种借口拖延。”

“黑魔王不会容忍吧?”西弗勒斯问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答案。

“是啊。”卢修斯回忆了一下,“黑魔王的耐心算不错的了。他一直等到老巴伦想不出新鲜借口的时候,才派人取走了那本书。”

“那老巴伦的死……”西弗勒斯不由问道。

“死咒。”卢修斯表情淡漠,“不过那天去的食死徒不少,巴伦庄园死的人也不少。究竟老巴伦死于谁手,去的那些人自己都没搞清楚。”

“艾伯茨竟然幸存下来了。”西弗勒斯感叹了一句。

“算他运气好。”卢修斯讽刺地一笑,“被罗道夫斯一眼相中,藏起来玩了几天。幸好黑魔王只对那本书感兴趣,对巴伦家族是否灭族并不关心,那家伙才得以幸存。”

“罗道夫斯?”西弗勒斯不由皱眉。

西弗勒斯记得上一世,罗道夫斯一向对贝拉特里克斯唯诺是从,怎么这一世的罗道夫斯竟然敢有背着贝拉特里克斯偷腥的时候?

这么说的话,艾伯茨的所谓情人,就是罗道夫斯了?

也难怪,那天在医疗翼提起他的情人时,艾伯茨会是那样一副自我厌恶的表情。

“罗道夫斯娶的是纳西莎的第二个姐姐——贝拉特里克斯,跟我……”卢修斯的脸上微微露出厌恶的神情,“勉强算是亲戚。”

“你讨厌他?”西弗勒斯道。

“这种好色鲁莽又愚蠢的家伙,要不是还有个家底殷实的家族做后盾,恐怕就真的只能做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了。”卢修斯一脸不屑的嗤笑。

“那你还为了他来警告艾伯茨?”西弗勒斯挑眉问道。

“小巴伦的心不小。”卢修斯沉思了一会儿,“现在他可能藏的深了一些,我可是记得去参加老巴伦葬礼时,他的眼里满是愤怒、不甘、屈辱和仇恨。”

“就算艾伯茨要复仇,这事儿也找不到你身上去。”西弗勒斯安慰了他一句。

卢修斯沉默了一阵,良久才道:“我就怕这把火,最后被一不小心烧到我的身上来。”

西弗勒斯拍了拍卢修斯的肩膀,“你刚才不已经警告过他了嘛。如果他识时务,尽早退步抽身,那自然无事。如果他真要惹事,那就下点狠手,给他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卢修斯点头,“目前我的策略正是如此。”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到了霍格沃茨的城堡大门前。

看着紧紧锁着的大门,两人都有些无语。卢修斯是毕业太久,早忘了宵禁时的大门绝对不会开。而西弗勒斯就算夜游,也是直接去禁林,他也很久没注意过城堡大门紧闭的样子了。

两人正商量着,要么让卢修斯从密道走,然后直接从霍格莫德幻影移形,回马尔福庄园。

这时,巡夜的麦格教授出现了。

麦格显然知道卢修斯拜访霍格沃茨一事,也知道事成后,卢修斯去斯莱特林探访故地,因此倒没意外在这儿遇到了他。

卢修斯和麦格寒暄了几句,麦格就打开城堡大门,送走了卢修斯。

“斯内普先生,需要我送你回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吗?”麦格穿着墨绿色的巫师袍,抿着紧紧的发髻,一脸不苟言笑的表情。

“不用了,谢谢。”西弗勒斯礼貌地鞠了一躬。

等到麦格教授离开,西弗勒斯掉头,往地下室方向走去。

西弗勒斯的运气实在不大好,他刚过了门厅,就听到洛丽丝夫人清晰的猫叫声在走廊中回荡。

尽管西弗勒斯是陪送霍格沃茨的十二董事之一卢修斯,才在这个点儿还在外面游荡。但一想到要跟费尔奇费半天劲就解释这么一点事,西弗勒斯就想着索性躲开,不跟他碰面就是了。

西弗勒斯快步往地下室走去,可后面的猫叫声和费尔奇的咒骂声越来越清晰。

就在西弗勒斯迟疑着,要不要索性停下来解释时,空气中突然钻出来一只手,一把揪住西弗勒斯的胳膊,将他拉了过去。

西弗勒斯条件发射般想要抽手,但下一秒他就想到,这八成是波特的隐形衣。

而能对他出手相助的,劫道四人组中,一向就只有西里斯一人。

果然,西弗勒斯定睛一看,隐形衣下的可不就是西里斯·布莱克嘛。

西里斯拉着西弗勒斯的手臂,退后几步,轻轻踢开一间空教室的门,两人一道躲了进去。

费尔奇很快赶了过来,他在走廊没发现人影,就挨个儿推开走廊两侧的空教室,检查是否有人躲在里面。

在费尔奇推开两人所在的空教室时,西里斯按着西弗勒斯的身体紧贴着墙壁,并且下意识地压低了呼吸声。洛丽丝夫人目光狐疑地冲西里斯所在的方向喵喵叫了两声,不过在费尔奇眼中,那里除了一团空气,什么都没有。

费尔奇很快关上门,检查下一间教室。

直到听着费尔奇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西里斯才放松下来。

西里斯回过神来,才发现他的手臂正紧勒着西弗勒斯的腰,并将西弗勒斯牢牢按在墙壁上。西弗勒斯温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耳边,隔着薄薄一层衣物的胸膛散发着微醺的热意……

西里斯猛地一惊,一把掀开隐形衣,忽地一下退开好几步,“我刚才……”

西弗勒斯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被西里斯揉皱的衣服,似笑非笑地瞥了西里斯一眼,“不管怎样,刚才的事情多谢了。”

没等到西里斯的回答,西弗勒斯也不介意,他轻笑一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