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Chapter33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54 字数:3448 阅读进度:33/53

早上,西弗勒斯在大厅的斯莱特林长桌前用餐,一只长耳猫头鹰落在西弗勒斯的手边。

西弗勒斯放下预言家日报,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信件。

信是拜尔德寄来的。拜尔德约他去霍格莫德见面,一来是快到年底,洽谈一些明年合作的具体事项;二来是许久未见,想找西弗勒斯叙叙旧。

西弗勒斯推开餐盘和杯子,从包里取出一张短笺,给拜尔德回了信,言明他届时必去。

这只长耳猫头鹰乖巧地伸出一条腿,西弗勒斯将信纸绑上,喂了猫头鹰一点坚果和牛奶,然后目送它离开。

西弗勒斯继续用餐,正好看到艾伯茨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上次卢修斯来访,并未如安妮所愿,刁难或是打压西弗勒斯,反倒是出人意料地狠狠下了艾伯茨这个级长的面子。

现在艾伯茨在斯莱特林的处境有些尴尬,尽管人们表面上都还尊称他为级长,但私下里却越来越不把他当回事。

不过艾伯茨一直处之泰然,倒是让想看笑话的人失望了。

尽管艾伯茨对别人能保持镇定冷静的风度,但面对西弗勒斯时,艾伯茨却总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因为别人只知道艾伯茨得罪了马尔福,却不知究竟。

可西弗勒斯却一定知道真相!

其实,就算没有卢修斯的来访,西弗勒斯估计也能猜出他的情人对他并不好。但卢修斯一来,以两人的交情,卢修斯多半会告诉西弗勒斯,他刁难艾伯茨的原因。

而那天西弗勒斯在盥洗室看到的场景,以及艾伯茨三天两头夜不归宿的事实,也会作为卢修斯所言真相的佐证。

艾伯茨有些僵硬地对西弗勒斯打了个招呼,低下头,匆匆开始用餐。

西弗勒斯也能看得出来,自卢修斯来访后,艾伯茨的态度就有些改变。

其实,西弗勒斯对别人的感情生活并没兴趣了解,虽然艾伯茨跟着罗道夫斯的目的并不单纯,但这也意味着艾伯茨自己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的道路。

虽然这几年下来,西弗勒斯和艾伯茨也有了些交情,但西弗勒斯并不觉得自己有权利去干涉艾伯茨的选择。

再说,艾伯茨既然一直对他隐瞒,显然也并不想西弗勒斯置喙他的人生。

西弗勒斯心中一哂,其实这种表面上的和善关系,正是他一直以来刻意维持的。艾伯茨这么做,倒是正和了他的心意。

尽管艾伯茨恨不得躲得远远的,但级长的任务让他不得不留在原地,他主动开口,“斯拉格霍恩教授让我统计一下,下周万圣节有多少人想参加舞会。如果人数过半,斯拉格霍恩教授就会在公共休息室亲自主持一个舞会。”

“我没兴趣。”西弗勒斯淡淡地瞥了艾伯茨一眼。

“我猜就是。”艾伯茨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南瓜汁,掩饰了一下颇有些僵硬的笑容。

西弗勒斯用完餐,起身离开。

一旁的艾伯茨松下肩膀,心里说不上是轻松还是失望。

“我这周末去霍格莫德,你有什么需要带的东西吗?”西弗勒斯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静静看着艾伯茨。

“飞贼糖和甘草棒。”艾伯茨脱口而出,对上西弗勒斯戏谑的目光不由一窘,“我早就不喜欢吃它们了,那个,我只是收藏……”

“在蜂蜜公爵是吧?”西弗勒斯微带笑意,“我知道了。”

艾伯茨有些怔愣地望着西弗勒斯,喃喃道:“你不介意……”

西弗勒斯安静地反问,“你说呢?”

看着西弗勒斯渐渐远去的背影,艾伯茨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久违的开心笑容。

高级魔文课的标准很高,它要求OWLs的成绩必须是优秀。这也导致了本就人员稀少的魔文课,在升入六年级后,只剩下了十来个人。

格兰芬多学院只有西里斯、莱姆斯和莉莉,而斯莱特林更少,只有西弗勒斯一人达标。

不过,也因为此,魔文课是西弗勒斯和西里斯唯一的一门,可以光明正大坐在一起的课了。

西里斯懒洋洋地一手撑着下巴,听着教授精辟的授课。尽管西里斯表面上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但他的视线却总会在不知不觉间被身边的人牵动……

西弗勒斯右手握着羽毛笔,在羊皮纸上飞快地做着笔记。

他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食指外侧略有薄茧,应是常使用魔杖留下的痕迹。手指的第一关节处微微泛黄,应是常年接触魔药所致……

突然,西里斯猛的回过神来,他用力闭上眼,放在膝盖上的右手不由紧握成拳。

西里斯恨不得把自己脑子里名为理智的东西,揪出来狠狠地摇一摇。不过是一双男人的手,有什么好看的!

西里斯深吸了一口气,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在脑后。看来他的确需要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拯救一下他了。

“这周末我有点事,实验推迟到周一可以吗?”西里斯一脸镇定地问道。

“可以。”西弗勒斯认真做着笔记,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声。

“你周末也另有安排?”西里斯想了想,这貌似是唯一可能的真相。

“是的。”西弗勒斯简短地回道。

西弗勒斯的回答如西里斯所愿,但西里斯反而不怎么高兴。

不过,上课的时候,西弗勒斯的回答一向精简。就算西里斯问了,三两句也解释不清,西里斯也就按捺下来,准备下课再问。

好容易挨到下课铃响,没等西里斯开口细问,莱姆斯就抱着笔记过来,向西里斯请教刚才教授讲到的一个知识点。

西里斯翻阅了一下莱姆斯的笔记,翻开课本坐下来,耐心地给莱姆斯讲解了起来。

等到西里斯讲完,搁下笔,环视了一圈,发现教室里只剩下他和莱姆斯两人。西里斯也只好忍下疑问,反正下周做实验时依旧会遇到,到时候问西弗勒斯就是了。

周末这天,外面飘着大雪。

本来有保温防雪咒,西弗勒斯并不准备戴东西。可西弗勒斯穿着一身一如既往的黑色巫师袍,准备离开卧室时,被艾伯茨义不容辞地拦了下来。

“就算咒语很有效,但戴上厚厚的围巾帽子,才能从心理上驱散掉寒冷的感觉嘛。”艾伯茨瞥见西弗勒斯的脸色,“别跟我说你没有。去年圣诞节,我就送了你一套这样的礼物。”

“好像,被我父亲捡去戴了?”西弗勒斯不确定道。

“好吧,叔叔拿去用,总比让它们在箱子里接灰尘的好。”艾伯茨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八成不会用……幸好我这儿有备用的。”

西弗勒斯黑着脸,看着艾伯茨拿出来一套嫩黄色的帽子围巾,“我不要……”

艾伯茨哀怨地叹了口气,“唉,我果然是该被嫌弃的那个,就算是精心挑选的东西,也不被人看好……”

西弗勒斯狠狠瞪了艾伯茨一眼,不怎么情愿地伸出手,“拿过来。”

东西一到手,西弗勒斯迅速拿出魔杖,施了一个简单的变色咒,帽子围巾瞬间变成了西弗勒斯看惯的黑色。

“西弗勒斯,你也太没情调了。”艾伯茨不满地嘟囔着。

“艾伯茨·巴伦先生,您还有什么指教?”西弗勒斯面无表情地瞪着艾伯茨。

“没有了。”一对上西弗勒斯阴森的目光,艾伯茨乖乖地摇头,“路上慢走,小心雪滑。”

离开了霍格沃茨城堡,西弗勒斯顺着小道,一路往霍格莫德走去。尽管是大雪天,去霍格莫德的人却一点都没少。

不过风刮得紧,一路上学生们闭着嘴,匆匆赶路。

由于抄了小道,西弗勒斯很快到了霍格莫德。虽然有别的东西要买,但西弗勒斯还是先去了三把扫帚酒吧,准备来点黄油啤酒,好歹先暖暖胃。

尽管是雪天,但三把扫帚的生意倒是比平时还要红火一点。

“来一杯黄油啤酒。”西弗勒斯向罗斯默塔夫人点了酒,找了个空位坐下。

“好的,稍等。”罗斯默塔夫人殷勤地向西弗勒斯微笑着,从吧台后倒了一杯黄油啤酒,给西弗勒斯端了上来。

“谢谢。”西弗勒斯淡定地道了谢。

西弗勒斯大半杯酒下去的时候,拜尔德终于风尘仆仆地进了三把扫帚的酒吧。

“罗斯默塔夫人,再来两杯黄油啤酒!”拜尔德向吧台后的老板娘打了个响指,在西弗勒斯的对面坐下。

“有事耽搁了?”西弗勒斯问道。拜尔德一向守时,迟到对他来说还真是首次。

“店里新进来一批流液草,竟然是过了满月才采摘的次品。”拜尔德脱下外套,在西弗勒斯对面坐下,“处理的很巧妙。如果不是店员练习魔药制作时用到它,发现不对劲,这次的损失一定会更大。”

“你得罪人了?”西弗勒斯不由皱眉。

“有几个竞争对手,但大家一直遵守行规。”拜尔德慢慢转着酒杯,“其实这次的陷害,就算成了事,也并不能动摇店里的根本。”

西弗勒斯顺着他的思路,想了想,“你怀疑,这只是一个粗浅的试探?”

拜尔德沉思了一会儿,“没有更多的线索,现在做结论太过武断。不过,我直觉这次的事不会简单。”

两人同时沉默下来。但没过几分钟,拜尔德就放了开来,“好了,不用理它。真要针对我的话,对方迟早有一天会露出真面目,我只小心戒备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