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Chapter35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7:56 字数:2795 阅读进度:35/53

两人来到蜂蜜公爵时,店里正是人潮最拥挤的时候。

看着蜂蜜公爵里挤成一锅粥的学生们,西弗勒斯有些犯愁。就算他再有本事,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老老实实用身体在人群中拼杀出一条血路。

西里斯瞥见西弗勒斯的表情,一路的坏心情似乎也有了点好转的迹象。

“你要买什么东西?”西里斯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问他。

“飞贼糖和甘草棒。”西弗勒斯回忆了一下,才回答出来。

“你在这儿等着。我顺便帮你买吧,正好我也要带一些零食给詹姆。”西里斯懒洋洋地向西弗勒斯挥挥手。西弗勒斯只一个错眼不见,西里斯就消失在人海中。

西弗勒斯根本没来得及表达自己赞同或反驳的意见,只好闷声站在原地。

过了十来分钟,西里斯手里拎着两个包裹,奋力冲出人群。

蜂蜜公爵的购买竞争很是狂热,就连西里斯一向无往不利的帅气笑容,也没给他带来多少优势。

等到西里斯成功返回西弗勒斯身边时,西里斯的帽子歪了,巫师袍的袖子前襟后摆都被揪皱了,白衬衣领口的几道扣子都不知道崩掉到哪儿去了。

尽管西里斯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但这形象却透着一种落拓不羁的英俊。

西弗勒斯不动声色地将这景致尽收眼底。

“这包是你的。”西里斯递过一个相对小一点的包裹,开玩笑道,“需要检查一下吗?”

“谢谢。花了多少钱?”西弗勒斯无视掉西里斯的调侃。

西里斯不在意地挥挥手,带头往外走去,“得了吧,买一点零食能花多大点钱。”

“随你。”西弗勒斯也没坚持。

两人前后脚离开蜂蜜公爵,去了一个僻静少人的地方,各自给自己施了幻身咒。

西里斯活动了一下手指,整个身体都与背景的颜色渐渐变成一个样子,他不由笑了笑,“我还从来没在人群拥挤的地方,试过幻身咒的效果呢。”

“小心点,不要碰到别人。”西弗勒斯安顿了一句,带头往蜂蜜公爵返了回去。

两人贴着墙,一路小心地绕过人群,顺着向下的楼梯,往蜂蜜公爵的地窖走去。

地窖里堆满了木箱,西里斯念念有词地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踱来踱去。突然,西里斯在一个很大的木箱旁停下。他弯下腰,在地板上摸索了一阵,猛的一提,掀起了一块地板。

一条旧楼梯出现在地板下,向下蜿蜒到一片黑暗里。

“请吧。”西里斯清理掉手上的灰尘,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谢谢。”西弗勒斯挑眉一笑,和西里斯错身而过,进入密道。

西里斯站直身体,慢慢收回手。这条密道直通霍格沃茨城堡的四楼走廊,既然历任校长都放任了它的存在,那它的安全性也毋庸置疑。

而西里斯以安全为名的陪伴护送,也到此为止。

然而,看着西弗勒斯的身影被黑暗吞没,西里斯心中却莫名一紧。他握了握拳,跟在西弗勒斯身后,闪身进入密道,顺手将地板挪到原处。

地窖的光线被地板挡住,整条密道一下子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荧光闪烁。”西弗勒斯低低念出咒语。

微带清冷的光芒将黑暗驱散,尽管黑暗中乍然出现的光线让眼睛一时致盲,西里斯还是一眼不瞬地锁定着西弗勒斯的位置。

几秒钟后,西里斯的眼睛适应了荧光闪烁的光芒,正对上西弗勒斯略含深意的目光。

在这昏暗狭窄的地道里,两人相对而立,对方的呼吸声清晰可闻,每一个眼神表情都清晰地呈现在对方的眼里。

一片静默中,有种莫名的情愫在两人间流淌。

然而,西里斯却率先移开视线,他强作淡定,“你不是赶时间嘛,带路吧。”

西弗勒斯轻声一笑,“好啊。”

两人安静地沿着旧楼梯拾级而下,大约走了十分钟,楼梯到了底。密道继续向前延伸,只是脚下由石砌的楼梯,变成了土质的地面。

密道弯弯曲曲的,地面也凹凸不平。西里斯小心地注意着脚下,以防被绊倒,一时间倒是忘了刚才暧昧的气氛。

将近一个小时后,两人在一道破旧的门前停下。

“左右分离。”随着西弗勒斯念咒的声音落下,门从中间打开。

两人先后出了密道,西弗勒斯回过身,看向西里斯的双眼,“已经到了,谢谢。”

西里斯别开脸,“不客气。”

随后,西里斯看了一眼驼背女巫的雕像。一想到他还要独自在这条黑漆漆的密道里走上一个来小时,去陪玛丽逛街约会,西里斯突然没了兴致。

拐角处突然传来脚步声,西里斯让开入口,分成两半的驼背女巫雕像自动向中间合拢。

几乎是同时,雷古勒斯出现在走廊的拐角。

雷古勒斯也有点惊讶,他略加快了脚步,走到西里斯面前,“西里斯,这几天……”

后半句话,被呆住的主人不小心忘掉了。

因为,随着雷古勒斯在西里斯身侧站定,刚才一直被西里斯挡住身影的西弗勒斯,也出现在雷古勒斯的视线里。

雷古勒斯的目光有些复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西里斯和西弗勒斯在一起了。

不过,西里斯一向不喜欢别人置喙他的选择,雷古勒斯默默地收回不善的视线,他礼貌地向西弗勒斯微笑,“学长好。”

西弗勒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雷古勒斯转向西里斯,接着刚才的话头,“这几天我一直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阿尔法特叔叔回国了。”

“阿尔法特叔叔?”西里斯眼中显出惊喜的神采。

“不过,鉴于阿尔法特叔叔已经被祖父……”雷古勒斯不由一顿,看向同样被布莱克家族驱逐的西里斯。

“没事的。”西里斯微微一笑,面色如常。

雷古勒斯悄悄松了口气,才接着说道:“尽管父亲再三邀请,但阿尔法特叔叔还是没住进布莱克主宅。”

“他现在住在哪儿?” 一想到久未见面的阿尔法特叔叔,西里斯的心情也明快了几分。

“对角巷的一家旅店,名叫爱丁旅馆。”雷古勒斯很快给出答案,瞥了一眼西里斯的脸色,“因着父亲自己先破了例,母亲也顺势……”

“不用说了。”西里斯截住他的话,“抱歉,我这个假期另有安排。”

“可是母亲……”雷古勒斯有些为难。

“你放心吧,其实她也未必真指望你能把我叫回去。”西里斯淡淡地笑了笑,“只是试探一下,看我有没有放弃罢了。”

“那你的意思呢?”雷古勒斯问道。

“不是很明显吗?”西里斯摊手一笑。

雷古勒斯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强微笑,“好吧,我会向母亲转告你的答案。”

西里斯点头,“谢谢。”

雷古勒斯看出西里斯不欲再说什么,也就识趣向他们告别。

待雷古勒斯的身影消失在前面的拐角,西里斯也心情很好地插着兜,准备回公共休息室,给阿尔法特叔叔写封信问候一下。

“不去霍格莫德了?”西弗勒斯抱臂而立,“不是有人在三把扫帚等着你吗?”

西里斯脚下一顿,他沉默地看着西弗勒斯,“多谢你的提醒。”

随后,西里斯取出魔杖,在女巫雕像的驼背上轻轻一点,“左右分离。”

密道的入口再次出现,西里斯向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随后闪身进了密道。驼背女巫的雕像重新合拢,西弗勒斯安静地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