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07 字数:3311 阅读进度:46/53

詹姆从沉睡中醒来,看到陌生的环境,心中不由一紧。

不过,没等詹姆想出对策,拜尔德手上端着一盘水果,推门而入。拜尔德颇有点惊讶于詹姆的恢复力,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几瓶魔药,“你的身体还没好,来,先把魔药喝了。”

“这是你家?”詹姆环顾了一下屋子,顺手拿起水晶瓶,喝了魔药。

“不是。”拜尔德将水果盘放在桌上,在桌旁坐了下来,“我的房子保密性不强,以你目前的情况,住在那儿并不安全。”

“那这里是?”詹姆放下空了的水晶瓶。

“这儿是西弗勒斯家。”拜尔德打量着詹姆的表情,“西弗勒斯绝不会出卖咱们,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詹姆不置可否地一笑,起身下床,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并无大碍。他取下一旁衣架搭着的外套,穿在身上,“就算我无家可归,也不需要他来施舍收留。”

拜尔德吐掉葡萄皮,语气凉凉的,“詹姆,别忘了你可是被伏地魔通缉着。再说了,你身上有一纳特吗?连一块面包都买不了,你还准备住哪?垃圾箱旁,还是桥洞底下?”

詹姆扣着袖扣的手不由一顿,“这么说,古灵阁我也去不了?”

“你昏迷了一整天,我想伏地魔有足够的时间,安排人守住古灵阁。”拜尔德心不在焉地剥着葡萄,“毕竟你是仓促烧掉波特庄园,是个人都能猜到,你匆忙离开,身上八成不会带多少钱。”

“怎么?你也怪我……”詹姆想到大火中燃烧的古老庄园,神情有些恍惚。

“不。作为波特庄园的主人,你有权决定它的未来。”拜尔德淡漠地看了詹姆一眼,“更何况,我很高兴那群渣滓能当场为他俩偿命。”

“我想回一趟波特庄园。”詹姆看到拜尔德不赞同的神色,解释道,“我不能让爸妈跟一群肮脏卑鄙的食死徒,躺在同一片废墟里。”

“守在那儿的人,只怕不少。”拜尔德沉吟片刻,“我的实力,恐怕护不了你安全往返。”

詹姆慢慢坐了下来,他怔怔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象着波特庄园现在的情景,现在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了吧。

书房呢?如果他回去,还能否从一片废墟里,辨认出父母的残骸?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拜尔德也默不作声。他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地削着苹果,倒是看不出他在走神。

一片静寂中,房门被敲响的声音,显得格外空荡。

“请进。”拜尔德扬声道。

西里斯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詹姆安然无恙地坐在床边,西里斯不由放下心来,“什么时候醒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

詹姆微微一笑,“刚醒,不到半个小时吧。我身体无碍,你呢?”

“当然没什么事,西弗勒斯的魔药一向效果很好。”西里斯瞥了拜尔德一眼。

拜尔德会意地耸肩。他将一小堆果皮清理一空,端着剩下一半的果盘,起身离开,留给这对好兄弟一个说悄悄话的空间。

詹姆表情复杂地看着床头柜上空着的一溜水晶瓶,这些也是斯内普的作品?又欠了这家伙不少人情,要找个机会赶紧还了才行……

拜尔德带上门,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中,西弗勒斯左手按着翻开的书,右手在一个笔记本上做着笔记。看到拜尔德走到书桌前,西弗勒斯合上书和笔记,问道:“有事?”

拜尔德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徽章,递给西弗勒斯,“你昨天要的东西。”

“很快嘛。”西弗勒斯接过来,在指间转了转,“多少钱?”

“谈钱多伤感情。”拜尔德笑眯眯地在西弗勒斯对面坐下,“这个防御徽章能抵御三到五次的黑魔法伤害,但对手过强的话,这东西的作用也有限。”

“无妨。对战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秒钟的空隙,都可以成为扭转局势的关键。”西弗勒斯瞥了拜尔德一眼,“它的价值可不低。不要钱吗?说吧,要什么条件?”

“你可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拜尔德摇摇头。

西弗勒斯像是想到什么,眼底的笑意一闪而逝。但他转瞬就肃了表情,敲了敲桌子,示意拜尔德别卖关子。

拜尔德慢慢敛去笑容,斟酌着说道:“我让店里的人打听消息,但昨天波特庄园的事,似乎被人封了口,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打听不出来。”

“一次失败的行动,不难预料消息没被食死徒外传。”西弗勒斯道。

“想必你也猜到了。”拜尔德苦笑了一下,“我这几年各地来回跑,倒是疏漏了关系网的经营。真正想打听点有用的东西时,手底下的人是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你具体想知道什么?”西弗勒斯问道。

“昨天有没有食死徒逃出来,如果有的话,具体都有谁。”拜尔德沉吟了一会儿,“你有凤凰社的门路没有,我想借一下他们的人手,去波特庄园看一看。”

西弗勒斯略做考虑,“前一个,我需要几天时间。后一个,我没有门路。”

拜尔德略有些失望,勉强笑了笑,“那我等你的消息了。”

“其实,等下周开学,波特可以直接去找邓布利多。”在拜尔德将出门前,西弗勒斯出声道,“如果你不急的话,你可以通过他,跟凤凰社接头。”

“谢谢你,西弗勒斯。”拜尔德微笑,而后关上门。

晚上九点,西里斯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向去厨房觅食的西弗勒斯打了个招呼。

西弗勒斯无奈地看着一尘不染的厨房和空荡荡的冰箱,西里斯心虚道:“好吧,是我吃掉了最后一个面包。怎么样?要不要我陪你出去采购一下?”

“不用了,正好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我顺路采购点东西就好。”西弗勒斯关上冰箱门,走出厨房。

“我陪你吧,我可以帮你拎东西。”西里斯亦步亦趋地跟在西弗勒斯身后。

“我要去对角巷。”西弗勒斯转头,打量了一下西里斯,“你现在出去,恐怕不方便。”

“我记得,你的工作间有复方汤剂吧。”西里斯眼中一亮。

“就这么想去?”西弗勒斯挑眉,看着西里斯一脸认真地点着头,他不由微笑,“好吧,复方汤剂在右手上数第一个隔间里,给你五分钟时间,速去速回。”

西里斯嗖的一下蹿了出去,西弗勒斯含笑在玄关处取下外套,慢悠悠穿在身上,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金发绿眼的英俊少年飞奔回来。

“我以为,你会选一个不起眼的形象。”西弗勒斯看着西里斯的新形象。

“哦?”西里斯不舒服地整整领子,“我随便挑了一个,怎么样?是不是很怪?”

“还好。”西弗勒斯打开门,示意他跟上,“走吧。”

两人幻影移形,来到对角巷。西弗勒斯带着西里斯,进了一间名叫黛尔的酒吧。

两人在一个隔间坐下,各自叫了酒。

西里斯似笑非笑地看着西弗勒斯,那眼神就像打量着公然劈腿的女朋友,“你约了人?还是在这里?”

“是的,而且来人你也认识。”西弗勒斯淡定道。

“是谁?”西里斯扫了一圈人群,眼神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是他?”

西弗勒斯随着西里斯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身精致打扮的艾伯茨,被一个黑色短发的高个男人搂着灌酒。西弗勒斯眼神微沉,对西里斯道:“不是他。”

“这个男人是谁?”西里斯倒是有点好奇,看那背影似乎有点眼熟。

“你没认出来?”西弗勒斯的笑容有点嘲讽,“说起来,你还该叫他一声姐夫呢。你昨天估计也在波特庄园见过他吧,虽然隔着一层面具。”

“罗道夫斯?”西里斯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竟然没死!看来昨天逃出来的人不在少数。”

一个漂亮的红发招待生端着盘子,给两人上了酒,“请两位慢用。”

西弗勒斯待人离开,才接过话题,“这么恨不得他死?”

“还好,只是人逃走了,多少会有一些麻烦。”西里斯喝着酒,渐渐冷静下来。

西弗勒斯正要收回目光,却发现艾伯茨和罗道夫斯间似乎有些不对劲。

罗道夫斯拿着酒杯一个劲地往艾伯茨嘴边凑,艾伯茨脸上带着乖巧的笑容,依偎在罗道夫斯怀里,但手却在推拒罗道夫斯的酒杯。

几番推攘后,罗道夫斯突然站了起来,指着艾伯茨的鼻子,勃然大怒地骂着什么。

酒吧的声音太吵,西弗勒斯只隐约听到几个侮辱性的词汇,就看到罗道夫斯将酒倒在艾伯茨头上,然后哈哈大笑着扔掉酒杯,离开了酒吧。

艾伯茨安静地坐了一会儿,表情漠然地清理掉一身酒渍,在桌上留下钱,起身离开。

西里斯的语气有些迟疑,“他刚才好像看了你一眼。”

“嗯,你没看错。”西弗勒斯喝了一口酒,回想着艾伯茨刚才冷漠的眼神,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慢慢脱离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