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08 字数:3491 阅读进度:47/53

一个金发招待生走进隔间,向西弗勒斯鞠了一躬,“抱歉,打扰您一下,有位先生请您去312号包厢一趟。”

西弗勒斯放下酒杯,“哦?是谁?”

“这……”金发招待生有些为难,“那位先生并未透露姓名,不过,那位先生说,您和他之前约好了的。”

“不是约好在一楼吗?怎么临时……”西弗勒斯话语一顿,视线落在西里斯身上。

“看来这位神秘的先生或小姐,是想跟你单独会面了?”西里斯似笑非笑。

“其实这个人……”西弗勒斯迟疑了一下,就他而言,自然不想对西里斯有什么隐瞒,但那人显然不希望在他人面前暴露身份。

西里斯不想西弗勒斯为难,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向他举了举酒杯,“正好我也没兴趣跟不认识的人应酬,你早去早回。”

“是我考虑不周,我会尽量快点回来。你一个人……”西弗勒斯有点不放心,他皱了皱眉,取出拜尔德弄来的防御徽章,递给了西里斯,“这东西有点防御效果,你一会儿记得戴上。”

“什么时候准备的?”西里斯饶有兴致地转动着小巧的徽章。

“没几天。”西弗勒斯轻描淡写,站起身来,转向金发招待生,“带路。”

二人穿过舞池,上了楼梯。走廊灯光昏暗暧昧,金发招待生在一道门前停下,替西弗勒斯敲开门,躬身等西弗勒斯进了包厢,为二人关上房门。

一个铂金色长发的男人背对着门,立在沙发一侧。

“卢修斯,好久不见。”西弗勒斯脸上难得露出温和的笑意。卢修斯听到后,转身向西弗勒斯走来。两人简单寒暄后,分了主次坐下。

“你可真会挑时间。”卢修斯眼神中略带询问,“说吧,你可一向是无事不敲门的。”

“怎么?这几天很忙?”西弗勒斯敲了敲扶手,斟酌着问道。

“你从预言家日报上知道的?也对,你跟波特家的小子是死对头,关注也无可厚非。”卢修斯不由挑眉,“不过,你竟然向我打听……难道你改主意,准备加入了?”

西弗勒斯没澄清信息来源,只否认后半句,“不,我只是受人之托,帮着打听一点消息。”

卢修斯暧昧地冲他眨眨眼,“就是你今天带着的那个金发美人?”

“不是他。”西弗勒斯笑着摇头,想到楼下等着的西里斯,他的眼神有些温柔。既然西里斯并未上来,西弗勒斯也不准备解释他的身份,免得多生事端。

西弗勒斯解释道:“只是一个生意伙伴。”

刚才用那种暧昧的语调提到西弗勒斯的同伴,卢修斯只是开个男人间心照不宣的玩笑,没想到真从西弗勒斯脸上看到这种温柔的表情!

西弗勒斯这种一天只知道学习研究的无趣家伙,竟然也有一天会坠入爱河!

见此奇景,卢修斯对那位金发美人的身份真有了几分好奇。不过依着西弗勒斯这副护犊的样子,这位美人的身份,估计得在别处打听了。

卢修斯打趣了几句,无奈西弗勒斯那叫一个岿然不动,一点都没有初恋的羞涩忐忑,倒是让卢修斯颇有挫败感。

“波特庄园不都化为废墟了吗?你这几天还忙什么?”西弗勒斯将话题拉回来。

“一些后续事宜。”卢修斯品了会儿红酒,语调中有种微妙的嘲讽意味,“那天的行动我并未参加,但鉴于参与者非死即伤,我才被恩许参与进此事。”

“有死伤?”西弗勒斯表现出惊讶的神情。

“嗯。”卢修斯淡淡地看了西弗勒斯一眼,明白了他想知道的地方,“七死二伤。死了的倒不用说了,活下来的,只有莱斯特兰奇夫妇。”

“是他二人……”西弗勒斯想了想,“我刚在楼下还看到莱斯特兰奇先生,他正兴致不错地跟情人来泡吧,看来伤的不重。”

卢修斯讽刺地笑了笑,“他的确受伤颇轻,但伤重的贝拉特里克斯被那位大人接到身边亲自照顾。想必等她痊愈,罗道夫斯在家中的话语权剩不了多少了。”

西弗勒斯若有所思,怪不得罗道夫斯刚才当众折辱艾伯茨,想必罗道夫斯也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未来,才借机发泄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天,西弗勒斯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先行告辞。临走前,西弗勒斯留下去年配制的福灵剂,作为这个消息的报酬。

下楼后,西弗勒斯回到隔间,却看到里面空无一人!

西弗勒斯按下心中的慌乱,叫来侍应生,仔细询问。确定西里斯是自愿离开,而不是被人胁迫,西弗勒斯才算放下一半的心。

据招待生形容,叫走西里斯的人,是一个黑发少年,而且看起来出身不低。

最关键的一点是,那少年与西里斯相熟,两人言谈甚欢。

听到这儿,西弗勒斯不由皱眉。

西里斯眼下用的这个形象,属于一个麻瓜少年。西弗勒斯事先调查过,这个麻瓜少年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街区,那里没有一个巫师。

一个亲朋邻友都跟魔法界不沾边的麻瓜,在对角巷怎么会有熟人?

排除原主的熟人,那个黑发少年能与伪装过后的西里斯举止亲近、言语融洽,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西里斯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跟一个陌生人打得火热;二是黑发少年识破了复方汤剂的伪装,认出了西里斯的真实身份。

两种可能对于西弗勒斯来说,都不怎么乐观。

不过,就西弗勒斯对西里斯的了解而言,尽管西里斯有那个魅力,让一个刚认识的人在很短时间内,就卸下心防。但目前形势紧张,西里斯不是个罔顾大局的人。故而第一种的可能性少之又少。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能看破复方汤剂的伪装,那必定是十分熟悉西里斯言行举止的人。

依着招待生的形容,黑色短发,身高与西里斯低上寸许,形容举止尽显家世不凡……

西里斯的熟人里,有以上综合因素的人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

其一是詹姆·波特,不过这家伙现在一身麻烦,不能公然出现在对角巷。而且波特刚痊愈不久,有拜尔德在旁看着,自然不可能偷溜出来。

其二是雷古勒斯·布莱克,若真是他,西里斯毫无防备地跟他走,倒也有可能。

贝拉特里克斯和罗道夫斯既已生还,那西里斯在事发当天出现在波特庄园,自然也不再是秘密。虽然雷古勒斯此前对西里斯的态度一直在安全线内,但经此事后,雷古勒斯的态度恐怕很难维持原状。

西弗勒斯付给招待生小费,待隔间只剩他一人,取出双面镜,低声呼唤西里斯的名字。

只等了五六秒,镜子上就出现西里斯的脸庞。

西弗勒斯仔细打量着西里斯,确定他安然无恙,才算放下心来。西里斯看到西弗勒斯身后的背景,知道他已经打听完消息,返回他俩先前订的位置。

“我刚碰到一个熟人,出来聊了几句。”西里斯微微一笑,“稍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好的。”西弗勒斯缓和了表情,“快点回来,我等着你。”

西里斯点头应下,待双面镜上的影像消失,将它装回兜里。一旁站着的雷古勒斯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你现在跟他在一起?”

“是的。”西里斯微笑,不管是表层的,还是深层的含义,答案都是肯定。

“不过是一个成绩优秀的混血,既无家世,又无地位,他能给你提供什么庇护?”雷古勒斯拖着贵族式的长腔,假笑了一下,“对了,他还是一个斯莱特林。”

“你对斯莱特林的了解想必深刻,斯莱特林的人从来都不缺乏野心,实力、名誉、声望、地位……你的西弗勒斯属于哪一种?”雷古勒斯讽刺地笑了笑,“不管他是哪种,效力于黑魔王座前,都是一条捷径。”

“你说,他会不会将你献出,以此作为进身之阶?”雷古勒斯的嗓音低如耳语。

“他不会。”西里斯的目光平静,“如果你刚才的话,是出于对亲人的关心,那我深表感谢。但如果你只是看不惯他,想挑拨我俩的关系,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雷古勒斯往后靠在椅背上,不置可否。

临出门前,西里斯的声音微冷,“别在我面前诋毁他,雷古勒斯,如果有下一次,我不保证我的魔杖不指向我的兄弟。”

雷古勒斯垂下眼眸,静静地喝完酒,留下钱,离开黛尔酒吧。

布莱克大宅一如往日的奢华富丽,然而空荡静谧的大厅,没有一丝温情。雷古勒斯走进了餐厅,看到阿拉明塔姨妈在餐桌旁用餐。

阿拉明塔·梅利弗伦是一个激进的反麻瓜主义者,她供职于魔法部法律事务司,这段时间积极提议捕杀麻瓜合法化,不过看她的表情,显然立法进行得不太顺利。

雷古勒斯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牢骚和诅咒,其中包含了麻瓜属于劣等人种,本就该被巫师支配生死;部长思维僵化、毫无魄力,被辛迪艾尔几句话就挑拨的立场全无……

在一番恰到好处的附和恭维后,阿拉明塔怒气渐消,看向他的目光也越来越欣赏。

看气氛正好,雷古勒斯玩笑一般说,一个肮脏的混血最近总是不自量力地向他挑战,虽然屡次击败,并不费力,但这蟑螂一样的生命力,不免让他有些烦难。

阿拉明塔虽然没询问那名混血的姓名,但却表示,可以提供某些一劳永逸的帮助。

雷古勒斯微笑着应下,“谢谢您,阿拉明塔姨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