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09 字数:3398 阅读进度:48/53

圣诞假期很快过去,霍格沃茨特快带着学生们返回学校。

詹姆一路冷静地到了学校,当晚就去校长室,与邓布利多恳谈了一个多小时。离开校长室时,隐形衣已经不再在詹姆的书包里。

第二天早上,邓布利多带着詹姆回到高锥克山谷,并帮他收敛了父母的遗体。

其后的日子里,詹姆的生活表面上恢复如常,但与他相熟的人,都或多或少感觉到了詹姆的一些改变。

图书馆中,詹姆和西里斯相邻而坐,都在认真写着魔药课论文。

安静的环境中,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远到近,几秒钟后,在詹姆的桌前停下。一向安静内向的彼得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脸慌张地对詹姆说:“詹姆,大事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詹姆淡定地抬起头,顺手给彼得倒了杯水,“别急,慢慢说。”

“我在公共休息的公告栏上看到一个消息,咱们学院的魁地奇球队要竞选队长!”彼得哪有心情喝水,他推开水杯,着急地说道。

“这个啊。”詹姆也不勉强,将水杯放在一旁,“我早就知道了。”

彼得对詹姆的淡定很是不解,他瞪大了眼,“可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是你啊!你怎么能任凭他们跳过你,自行选命魁地奇球队的队长!”

詹姆重又翻开笔记,一脸云淡风轻,“那是因为我向麦格教授请辞了呀,他们自然要重选一个队长。”

“什么!”彼得满脸震惊,詹姆出人意表的举动,使得一向沉默寡言的彼得意外的激愤起来,“魁地奇代表着整个学院的荣耀,你怎么能这么随意地舍弃它!”

“魁地奇球队并不缺我一人。”詹姆对于彼得的激愤有些意外,不过他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冷静,“再说,就算我继续打球,也仅能为格兰芬多打一年半多。我毕业后,格兰芬多依旧需要引入新人。”

“可是……”彼得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跟詹姆这么大吵大闹,顿时讷讷地低下头。

跟彼得一道过来的莱姆斯在詹姆对面坐下,他的目光中隐含担忧,“可你以前那么爱打魁地奇,你舍得吗?”

“不舍得又能如何?”詹姆看向莱姆斯,讽刺地微笑着,“魁地奇能帮我什么?它是能帮我打败食死徒,还是能带回我的父母?”

“詹姆……”莱姆斯不由叹息。

“很简单的选择,不是吗?”詹姆平摊双手,“摈弃无用的消遣娱乐,去做一些关键时候能提高我胜算的事情。”

突然,平斯夫人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叉着腰,出现在几人面前。

“都给我滚出去!这里是图书馆,玩闹的人通通都给我滚!”平斯夫人不等他们辩解,狠狠挥动着鸡毛掸子,向他们怒吼道。

可怜西里斯一句话没说,但鉴于坏事四人一向是一起干,此时也平白遭受了池鱼之殃。

詹姆和西里斯在平斯夫人的猛烈攻势下,桌上的书本一窝脑儿抱在怀里,詹姆四人在漫天的鸡毛和越来越嘹亮的怒喝声中,慌忙逃出了图书馆。

四人气喘吁吁地在图书馆门外站定,紧张之余,不由相视而笑。

笑声刚出,图书馆的大门忽然打开,四人条件反射一般紧紧闭上嘴,却看到来人并非穷追猛打的平斯夫人,而是端着个墨水瓶的莉莉。

“喏,你的墨水瓶忘带了。”莉莉将墨水瓶递给詹姆。

“谢谢。”詹姆一反往日一在莉莉面前就表现欲十足的呆蠢样子,他平静地接过来,旋紧瓶塞,将墨水瓶放在书包里。

莉莉一直订着预言家日报的报纸,自然知道发生在波特家的事情,而詹姆最近的改变,想必除了西里斯、莱姆斯和彼得,感受最深的就是她了。

虽然不再受詹姆无间歇的骚扰,让莉莉很是过了一段平静安宁的日子。但亲眼看一个爽朗快乐少年,在经历剧变后,收敛了性情,一天天变得沉默起来……

莉莉无法不动容。

“你最近……”莉莉踌躇了片刻,虽然詹姆一直在追求她,但她和詹姆真实交流的时间却并不多,排除掉詹姆的插科打诨,莉莉跟詹姆并不熟悉。

就算是交浅言深吧,如果视而不见的话,她于心似乎颇有些不安,“弗立维教授会在下个月开办格斗俱乐部,麦格教授会在这周五宣布。如果你想提升实力的话,这算是个不错的途径。”

詹姆有些意外,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他微笑道:“我会去的,谢谢你,莉莉。”

莉莉心中松了口气,她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摆了摆手,“你忙去吧,我回去写作业了。”

自莉莉出现,就一直装背景的三人,终于咳嗽的咳嗽,伸胳膊的伸胳膊。西里斯笑着搂过詹姆的肩膀,意有所指道:“这可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莉莉能主动为我考虑,我肯定高兴无比。但现在的话……”詹姆摇了摇头,“我的仇人是视杀戮为常事的食死徒,莉莉……我情愿她平安过一辈子。”

“莉莉可不是胆小的女生,你可别小瞧她。”西里斯道。

“我不会干涉她的选择。”詹姆笑了笑,“走吧,回休息室,写完论文再陪我练练。”

西里斯自然不会拒绝,莱姆斯和彼得也不反对,四人一如往日勾肩搭背地走在霍格沃茨城堡的走廊里。

晚餐的时候,西里斯捏着酸胀的肩膀,在格兰芬多长桌前坐下。

斜对角的女生兴致勃勃地向好友传授巧克力的制作过程,隔着三个座位的小情侣正肉麻兮兮地喂对方甜点,身后赫奇帕奇的一对情侣正热情无比的接着吻……

西里斯迟疑地戳戳莱姆斯的胳膊,“这情形……大家是集体中了迷情剂了吗?”

“真是稀奇,你这大众情人竟然也有忘记情人节的时候!”莱姆斯不由失笑,“这周六是情人节,难得啊,你今年的情人节竟然还没约好人?”

“这样啊。”西里斯眼中亮了起来,“你放心,我的情人节绝对落不了单。”

用过餐后,西里斯顺手打包了一些吃的。在莱姆斯挪揄的目光中,西里斯表面淡定,实则步伐越来越快地往有求必应屋走去。

在八楼挂毯前,西里斯照例对着空白墙壁走了三圈,有求必应屋的门显现出来。

西里斯移步而入,果然在魔药工作间找到了废寝忘食的西弗勒斯。

尽管两人已经升级为恋人,但西里斯并不准备挑战“究竟是我重要,还是魔药重要”之类的究极问题,故而悄悄地拉开一个椅子,坐下来,静静看着认真工作的西弗勒斯。

一个小时过后,坩埚中的液体变为澄清的淡紫色,蒸汽也呈螺旋状上升。

西弗勒斯微微一笑,取来水晶瓶,将成功制好的魔药装瓶。精神不再集中在坩埚上的西弗勒斯,这时才注意到屋里多了个人。

“来多久了?”西弗勒斯倒没意外,微笑倾身,跟西里斯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西里斯待气息喘匀,才道:“没多久。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去外面吃吧。”

餍足的西弗勒斯愉快地应下,两人来到外面的小厅,分别坐下,西弗勒斯隔着纸,感觉了一下饭的温度,“照这温度来看,你来了至少有一个小时?”

“啊,我忘记施保温咒了。”西里斯有些懊恼。刚才他一路上光想着,怎么邀请西弗勒斯情人节去霍格莫德,结果把饭给忘了……

西弗勒斯微笑,“还是温的,没事。”

“要不还是我陪你去厨房吧,那儿起码是热的。”西里斯伸出手,准备拿走桌上的食物,却被西弗勒斯抢先拿走。

“我喜欢这个。”西弗勒斯一口咬下三明治,“它是你给我带给我的。”

“好吧,随遍你。”西里斯耸耸肩。他掉转头,装模作样地看着墙上的壁画,嘴角却不自觉带着上扬的弧度。

西弗勒斯慢条斯理地用过微温的晚餐,倒了杯热水,慢悠悠晃到西里斯身侧。

一直竖着耳朵,听西弗勒斯动静的西里斯,第一时间知道了西弗勒斯用餐完毕。西里斯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画里是两个私奔的男女吧,唔,后面这黑压压一片,肯定都是追赶他们的族人。啧啧,真是世所不容、却愈显伟大的爱情。”

西弗勒斯瞟了一眼壁画,确定这是一副打猎的场景。

私奔?西里斯是在暗示这个吗?不过,似乎西里斯和他还没惨到世所不容,以至于私奔这份上吧。西弗勒斯百思不得其解,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淡定地听西里斯继续往下讲。

西里斯从私奔的男女,说到公元三世纪被瓦伦丁神父祝福的那对男女,才终于引出因纪念被鞭打而死的瓦伦丁神父的节日——情人节。

这才恍悟过来的西弗勒斯不由微笑,他勾起西里斯的下巴,眼神戏谑,“我亲爱的格兰芬多王子,我是否有幸,能成为你共度情人节的备选之一呢?”

相比于西弗勒斯一如白纸的过往,西里斯对自己纵横花丛的过往,终于有了点不好意思。

不过西里斯很快调整过来,他无辜地眨了眨眼,“亲爱的,相信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唯一。”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嘤嘤,小黑屋在向我招手,求码字机附体,求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