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10 字数:3664 阅读进度:49/53

星期六,西里斯早早起床,麻利地洗漱完毕。他打开衣橱,左挑右挑,以往穿起来很合心意的衣服,怎么今天一穿,总觉得不够完美。

莱姆斯迷迷糊糊地从床帐里探出脑袋,揉揉眼睛,环视了屋子一圈。

这学期开始就一直起早贪黑的詹姆已经不见踪影,床帐高高挂起,床上收拾的整整齐齐,而床头柜上的书包则随着它的主人消失了。

彼得还在蒙头睡大觉,可能是睡姿不好,隐隐有呼噜声传来。

唯一反常的只有西里斯。

一向干净整洁的床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层衣服,西里斯光着上身,头戴一顶圆礼帽,□穿着休闲裤,脚踩拖鞋,两手各拿一件衬衣,对着穿衣镜比来比去,神神叨叨地不知在说什么。

“真是奇景。”莱姆斯咕哝了一句,“那些女生要看到了,估计会炸疯的。”

莱姆斯瞅了一眼天色,灰蒙蒙的,肯定五点都不到。莱姆斯缩回头,学着彼得把被子拉过头顶,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可惜嗡嗡声以一种恒定的频率,穿过厚厚的被子,径直钻到莱姆斯的耳朵里。

莱姆斯在床上滚来滚去,半个小时过去,那丁点睡意终于消磨殆尽……莱姆斯无奈地掀开被子,先爬去盥洗室洗漱一番,才抱臂站在穿衣镜前。

西里斯看到有人来,一脸苦恼地比划着手中的两件衣服,“这件蓝色带帽衫是休闲了,可式样好像有点老气;这件粉色的衬衫又似乎太轻佻了,不够庄重……”

莱姆斯摸着下巴,很看重这次约会嘛,难道西里斯真准备收心了?

好哥们终于遇上真爱,莱姆斯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参谋一番。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莱姆斯口干舌燥地趴在椅子上,无奈地宣布阵亡。而西里斯还在认真权衡着每件衣服的优缺点,那架势,恨不得做一份十几英寸的论文出来。

突然,一阵微弱的嗡鸣声传来,莱姆斯看了看左右,不确定是否是他听错了。

就在这时,一直潜心于挑选衣服的西里斯忽然停下说话声。莱姆斯见状,不由直起腰,“你也听到了?”

西里斯点头,放下手中的衣服,回到床前,从一堆衣服下探进手去,几秒钟后,摸出双面镜来。

看到西里斯光裸的胸膛,西弗勒斯不由挑眉,“八点在城堡门口见,你该不会忘了吧。”

“当然没有。”西里斯看了看堆了满床的衣服,这时才感到微微的窘迫来,他不动声色地站起来,立在窗前,使镜面正对着窗外的天空。

“好吧。”西弗勒斯不置可否,他看了看时间,“你还有二十分钟,别告诉我,你第一次约会就要迟到。”

“我才不会做这种不绅士的事情。”西里斯假笑道。

“但愿如此。”西弗勒斯干脆地合上双面镜。

西里斯将双面镜放在床头,目光再次移向床上的一堆衣服上时,若有所思道:“他穿的是黑色的正装,那我的话……”

几分钟过后,西里斯穿着一身骚包的白色西装,胸前别着一朵红玫瑰,衣装笔挺地离开了卧室。

自西里斯接起双面镜,就开始呆住的莱姆斯,终于动了动。

“我听错了吗?好像是个男生的声音。而且那男生的声音,好像是斯内普的?”莱姆斯梦游一般躺回床上,“我还在做梦吧,这梦有点猎奇啊,哦哈哈……”

莱姆斯翻了个身,将被子拉过来,蒙住头,决心将这荒谬的梦境忘个干净。

西里斯一路风驰电掣地往城堡门口赶去,终于在八点前,准时赶到西弗勒斯面前。

“还真是,一分不差。”西弗勒斯有些遗憾地看着绿光显示的时间,要真迟到才好,他可以弄一些赏心悦目的惩罚措施,可惜了……

“精准的时间观。”西里斯打了个响指。

“走吧。”西弗勒斯耸耸肩。

“稍等一下。”西里斯拉住西弗勒斯,像变魔术一样,刷的一下,变出一朵鲜艳欲滴的红玫瑰,绅士地鞠了一躬,将玫瑰花举到西弗勒斯眼前。

西弗勒斯眼角微抽,“你不会是……让我也戴着它吧。”

“成双成对嘛。”看到西弗勒斯一脸不敢苟同的表情,西里斯眼神有点小幽怨,“怎么,承认我是你的恋人,很让你为难吗?”

“当然没有。”西弗勒斯脱口而出。

“那就戴上。”西里斯将玫瑰花再次举上前,手很坚定,眼神挪揄。

西弗勒斯无奈地接过来,很快戴好玫瑰花。西里斯志得意满地笑了笑,两人光明正大地牵着手,一路往霍格莫德去了。

情人节,去霍格莫德的人绝不在少数。

一路上,被西弗勒斯和西里斯这对情侣惊倒的人越来越多。

巫师界的同性情侣这几年并不多,即便是有,也大多悄声过自己的小日子,像西弗勒斯和西里斯这种光明正大,一点都不避人耳目的,绝对少之又少。

更何况,这对情侣中的一人——西里斯,还是霍格沃茨的大众情人,多少女生排着队,等西里斯的垂青,谁曾想,西里斯谈了五年多的女朋友,竟然一朝换了性向!

这简直是霍格沃茨最大的新闻。

西里斯和西弗勒斯走在霍格莫德的街道上,道路两旁的学生们都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扫一眼两人交握的手,然后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再扫一眼,或偷笑、或眼神诡异……

被当做动物园里的稀罕动物一样围观,让西弗勒斯略觉烦躁。

西里斯很快会意,“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顿时,西弗勒斯感觉松了一口气,“好啊,你挑地方吧。”

西里斯比较了一下,帕笛芙夫人茶馆里的装饰太过女性化,西弗勒斯八成不会喜欢。三把扫帚一向生意很好,今天是情人节,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去那儿的一定不少。西弗勒斯是想躲清静,去那儿肯定继续被围观……

这么一比较,就只剩下猪头酒吧了。

虽然脏乱了一点,但那儿的怪人多得是,一向都是各弄各的,不用担心被当做怪人围观,倒是可以在那儿避避风头。

“那就去猪头酒吧,怎么样?”西里斯提议道。

“可以。”西弗勒斯点头赞同,率先往猪头酒吧的方向走去。

从中央大街出来,两人拐上一条小路,路口有一个小酒吧。一块历经风吹日晒的木头招牌挂在锈迹斑斑的铁架子上,上面画着一个猪头。

这里的一楼经营的是酒吧,二楼是旅馆。

西里斯对二楼倒是闻名已久,他偷偷瞄了西弗勒斯一眼,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二楼的场景。

酒吧里是一间又小又旧的屋子,光线不足,屋子里暗的要命,倒是方便人们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西里斯屏住气,再小小呼吸一下,那股浓重的羊膻味却驱之不去。

西里斯心中摇头,如果二楼也是这样,那今晚的计划可以移到别的地方了。

两人先后进了猪头酒吧,石头铺就的地面上仿佛堆积着几个世纪的污垢,西里斯无视掉那些东西,向老板要了两杯火焰威士忌,找了一个稍微干净一点的桌子,坐了下来。

西弗勒斯看了看四周,颇有些兴致盎然,“这真是别开生面的约会地点。”

一头乱蓬蓬的白发的老板,顶着一脸吃人的表情,端着两杯火焰威士忌,咣的一声,将杯子放在桌上,“请享用。”

西里斯看着周围像案发现场一样的环境,和四处散坐着的形色诡异的客人,不由一叹,“好吧,的确很稀奇。”

尽管猪头酒吧的环境让人不敢恭维,但酒却是一等一的好。

西里斯举起酒杯,“来吧,敬这别开生面的约会地点。”

西弗勒斯不由微笑,“敬这别开生面的约会地点,我想,我一定会永远铭记它的。”

两人相视而笑,举杯共饮。

在猪头酒吧消磨了一段时间,习惯了那种怪味,西里斯对这个消闲僻静的地方,倒是有了几分好感。

西里斯偷瞄了一眼通向二楼的楼梯,心中蠢蠢欲动地盘算着,要不要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直接来个本垒打。

正在西里斯游移不定的时候,有人忽的一下闯进猪头酒吧,四处打量之后,径直向西里斯和西弗勒斯的桌子走了过来。

“西里斯,终于找到你了。”雷古勒斯一向整洁的外表,此时有些狼狈。

“出了什么事?”西里斯被打断思绪有些不快,但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冷静优雅的样子。

雷古勒斯皱眉看着周围行色诡异的客人,凑到西里斯耳边低声道:“贝拉特里克斯堂姐刚刚养好伤,不知道是谁透露消息,说你出现在霍格莫德,她决定亲自来抓你。”

“贝拉特里克斯?”西里斯不由深深皱起眉来,“真是晦气。”

“快点走吧。”雷古勒斯的脸色有些着急,“母亲正在拖着贝拉堂姐,不过以贝拉一贯的作风,肯定不会被糊弄太久。”

西里斯尚在为难,一旁的西弗勒斯率先做出决定。

“走吧,约会的话,下一次补回来就行。”西弗勒斯冷静道。

“也好。”西里斯也很快下了决断。

两人拿好外套,各自穿上,西弗勒斯去吧台前结账,转身后,却看到西里斯和雷古勒斯已经不见了。

难道西里斯是在酒吧外面等着?

尽管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西弗勒斯强自镇定,快步走出酒吧。

白布上的猪头在风中飘来飘去,上面的血迹真实得像是刚染上一样。铁支架上的木牌被风吹得一晃一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破旧的小酒吧门前,一个人也没有。

西弗勒斯抿了抿唇,取出自波特庄园的事发生后,就一直随身携带的双面镜。他抚过双面镜底的花纹,嗓音微哑,“西里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双面镜毫无反应。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

叹气,过了十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