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11 字数:3039 阅读进度:50/53

西里斯从一片混沌中醒来,揉着酸麻的后颈,从冰凉的地面上坐了起来。

这是一间空旷的仓库,头顶一个劣质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芒,角落里散落着几个破旧的木箱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低矮的木门紧紧地闭合着。

西里斯推了推身侧犹昏迷的雷古勒斯,不一会儿,雷古勒斯也醒了过来。

雷古勒斯的形容有些狼狈,头发凌乱,脸侧蹭着些泥土,一向整洁的黑色巫师袍也被蹭成了灰色。

“怎么回事?”雷古勒斯皱着眉,眼神嫌恶地看着脏乱的仓库。

“显然,们被偷袭,并囚禁这儿了。”西里斯摸了摸兜,果然魔杖不见了。他再次将仓库检查了一遍,确定西弗勒斯没被抓,不由松了口气。

“难道是贝拉堂姐……”雷古勒斯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怎么会这么快。”

西里斯试着推了推门,没有分毫移动,这门远比普通木门牢固得多。无杖魔法的难度太高,西里斯只会几个简单的咒语,他盯着木门,低声道:“阿拉霍洞开。”

门依旧毫无反应,看来这门早被施了开门咒的反咒。

西里斯离开门,一边走动着,仔细观察着仓库墙壁,一边分心想着雷古勒斯的话。

贝拉特里克斯波特庄园的任务并未完成,以她对黑魔王的忠心和一贯张扬的表现欲,来到霍格莫德,首先要对付的必定是詹姆这个隐形衣的最后得主。毕竟詹姆当日将隐形衣交给邓布利多校长保管一事,还没来得及对外公开。

尽管那天西里斯小小阻挠了一下食死徒的追捕,但贝拉特里克斯想必能分得清主次,不至于舍本逐末,费劲抓他一个局外,反而将正主儿弃之不顾。

如果不是贝拉特里克斯的话,还会有谁这么大费周章的抓他和雷古勒斯呢?

“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西里斯问道。

“?”雷古勒斯诧异了一下,“斯莱特林内部最近没有异动,其他学院的话……没哪个会将规模铺陈的这么大,又是偷袭暗算,又是绑架囚禁的。”

“这样啊。”西里斯沉吟着。会不会是布莱克家族的对手呢?对方抓住他俩,来胁迫奥布莱恩做出退让妥协……

“呢?”雷古勒斯反问道。

“霍格沃茨里,一直毫不懈怠找麻烦的,还不清楚?”西里斯似笑非笑。

雷古勒斯垂下眸子,他默许安妮等找西里斯的麻烦,是希望西里斯能认识到,失去家族庇护后,他面临的处境会有多不堪。

不过,这种策略显然失败了。

被西里斯当面戳穿,雷古勒斯倒是一点都不别扭,他镇定道:“也被抓,显然主谋不是他们。”

“是吗?”西里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而且也不认为,他们有那个胆量和实力,绑架得了布莱克家族的继承。”雷古勒斯意有所指地看向西里斯,“而贝拉堂姐,却绝对有这个可能。”

西里斯定定看着雷古勒斯,目光有些复杂。

从一开始,就是雷古勒斯匆匆赶来,告诉他贝拉特里克斯要对他不利。而两被困仓库,雷古勒斯也是几次将嫌疑引向贝拉特里克斯。若非西里斯知晓那件事的内情,恐怕也要认为这次被置于这种险境,定是拜贝拉特里克斯所赐。

但西里斯知道,虽然贝拉特里克斯傲慢残忍,但她对黑魔王的痴迷却深得有些疯狂。一些个小恩怨算什么,完成黑魔王的任务,讨得黑魔王的欢心,才应排首位。

所以,西里斯并不认为贝拉特里克斯会大费周章抓他过来,但雷古勒斯却一直试图将他的目光引到贝拉特里克斯身上……

“从得到贝拉特里克斯准备来霍格莫德的消息,到猪头酒吧找到,一共花了多长时间?”西里斯恢复如常,镇定问道。

“不到十五分钟。”雷古勒斯很快给出答案,“当时家,陪一位小姐喝茶。”

“的婚约者?”西里斯挑眉。雷古勒斯低头沉默,显然是默认。西里斯也不置喙,又问雷古勒斯,“离开前,母亲用什么话题绊住贝拉特里克斯?”

雷古勒斯楞了一下,但很快做出回答,“一些黑魔王的伟大功绩。也只有这个话题,能让贝拉堂姐有几分耐心。”

“黑魔王的颂词?”西里斯玩味一笑,“似乎忘记贝拉特里克斯的独占欲都多强了。”

闻言,雷古勒斯心中咯噔一下,正要想法儿圆回来,却听到西里斯接着说道:“记得,有一个新加入食死徒的女仅仅是以崇敬的语气,提起黑魔王实力强盛,堪称当世第一强大的黑巫师,就被贝拉特里克斯用钻心剜骨折磨成了一个疯子。”

“对了,这件事还是闲聊时,母亲告诉的。”西里斯笑容微冷,“想,以母亲的分寸,还不至于以触逆鳞的方式,来挽留急欲离开的客吧。”

“这个……”雷古勒斯面上镇定,额头却悄悄沁出细密的汗珠。

“而且,自昏迷中醒来,一次都没查看过魔杖是否丢失。”西里斯锐利的目光有若实质,“就这么确定对方会搜走的魔杖?还是一早就确保魔杖不会出现身上?”

雷古勒斯的嗓音有些艰涩,“哥,并不是……”

“不是幕后主使?还是并无伤之心?”西里斯的笑容有些疲惫,“雷尔,这次的目的又是什么?”

“想做什么?”雷古勒斯缓缓抬起头,刚才的局促不安慢慢消失不见,他的声音有如做梦一般轻飘,“是关心啊,的哥哥。”

“这种关心,承受不起。”西里斯苦笑。

“宁可流落外,受尽折难□,也不愿回归家族。好吧,这是的志向,无话可说。”雷古勒斯像没听到西里斯的话一样,眼神亮得发寒,“但是,斯内普一个肮脏的混血,他凭什么能让留身边!”

西里斯眼神严厉起来,“雷古勒斯,说过……”

雷古勒斯打断了西里斯的话,声音愈显疯狂,“从小到大都是离最近,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肮脏卑微的混血,凭着见不得光的手段爬上的床,这种一点廉耻心都没有的垃圾见得多了!他连最没有羞耻心的□都不如,还不知道被多少上过,亏还拿他当个宝……”

“闭嘴!”西里斯怒火中烧,拳头猛地砸向雷古勒斯的脸。

雷古勒斯一点防备都没有,登时被西里斯一拳揍翻地!

西里斯停原地,怒气却一点未消,“警告过,别用那种龌龊的想法,来揣测西弗勒斯,他压根都不是那种!”

雷古勒斯坐地上,捂着脸,大声笑道:“真为了一个外打!”

雷古勒斯略显萧索的笑声中,西里斯的怒气渐渐消失,他的目光冷静得有些漠然,“只会被偏见和嫉妒蒙蔽自己的双眼吗?雷古勒斯,可以更没出息一点。”

仓库中,陡然陷入一片死寂中。

良久,雷古勒斯扔出一根魔杖,声音冰冷,“已经是第二次了。事前全无消息,斯内普却能魔力遽变时,准时出现身边。不要把别都当瞎子,劝好自为之。”

对于雷古勒斯的指控,西里斯未作回应。他淡定地捡起自己的魔杖,转身走。

“四分五裂。”随着西里斯话音刚落,木门顿时裂成七长八短的木块,跌落地上。西里斯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向门外,突觉浑身的魔力爆炸了一样,体内疯了一样乱窜!

西里斯不由停下脚步,一手扶额,一手紧紧握住门框。几秒钟后,那种魔力混乱的感觉才略轻了一些。然而,西里斯的脸色更沉。

因为,这显然是由于西弗勒斯出事了!

雷古勒斯好整以暇地走到西里斯身边,轻笑一声,“现,是第三次了。”

西里斯顿时明白过来,今天这一番的绑架囚禁,目的根本不是他,而是西弗勒斯!更准确的说,分开他和西弗勒斯,并留他的身边观察,是为了验证他二一方陷入险境时,的确能通过某种方式得到提示。

然而,西里斯未及追究,只深深看了雷古勒斯一眼,疾步离开。

西里斯远去的背影笔挺坚定,一点都看不出另一魔力枯竭混乱给他的影响。

雷古勒斯慢悠悠将木门恢复如初,心中却遗憾地叹气,果然没把那家伙弄死吧,不然西里斯这边绝不可能这么轻松。这么难得的机会,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