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12 字数:3324 阅读进度:51/53

西里斯用了从西弗勒斯那儿学来的小咒语,通过双面镜来定位西弗勒斯的位置。几分钟后,西里斯穿过一条破旧的小巷,来到尖叫棚屋外的一片空地上。

这里只有一个被木板封得严严实实的鬼屋,一向少有来。可现,这里却挤满了。

不,准确地说,那些东西不能称之为,而应叫做摄魂怪。

它们一个个披着黑色的斗篷,空中飘来飘去,干枯结痂的手从斗篷下伸出来,浑身像腐烂了一样,散发着一种让作呕的寒意。

所有的摄魂怪都慢慢向一个地方聚拢,重重叠叠的压了下去。

那中间的,是西弗勒斯吗?

西里斯强自按下内心的慌乱,驱散掉被摄魂怪影响而渐渐暗沉的情绪,努力回忆他和西弗勒斯第一次接吻时的甜蜜感觉,他冷静地伸出魔杖,“呼神护卫。”

一只银白色的大狗从杖端飞出,径直向摄魂怪飞了过去。

摄魂怪远远接触到守护神的光芒,就像避火一样,各自远远散开。一瞬间,一群披着黑色斗篷的摄魂怪像潮水一样,向外散去。

这时,一只光芒有些暗淡的银白色大狗从围困中心飞出,围得密密实实的摄魂怪顿时被撞了开来。两只守护神飞到一起,亲密地蹭蹭脖子,随后一起冲向摄魂怪,几个回旋后,摄魂怪都散得干干净净。

尖叫棚屋前,西弗勒斯脸色苍白地半跪地上,他的视线从两只亲亲密密的守护神,移到了疾步跑来的西里斯身上,微微笑了起来。

西里斯抱住西弗勒斯的身体,紧紧搂怀里,“对不起,都是连累了。”

“别傻了,怎么会怪。”西弗勒斯搂住西里斯的后颈,对方温暖的身体驱散了刚才几乎渗到骨头里的寒意,他满足地叹息一声,西里斯脸侧轻轻一吻。

独自支撑了这么久,看到西里斯平安无事后,西弗勒斯满意地晕倒西里斯的怀里。

西里斯顿时一慌,手忙脚乱地使出了几个仅会的检测咒语后,确定了西弗勒斯只是魔力透支,并未被摄魂怪影响过深,西里斯才松了口气,背起西弗勒斯,往城堡走去。

尽管有求必应屋有西弗勒斯之前配置好的各类魔药,但西里斯还是准备将西弗勒斯送去医疗翼,生怕自己蹩脚的检测魔咒出问题,耽误西弗勒斯的病情。

推开医疗翼的大门,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看那一个个痴狂欲癫的男女生,有的大念情诗,有的抱着枕头当吉他,一脸深情地唱情歌……或哭或笑,行止癫狂,显然都是中了迷情剂的样子。

庞弗雷夫皱着眉毛,看着昏迷的西弗勒斯,“又是中了迷情剂?都晕倒了?啧啧,这剂量下得可真够重的。”

“不,西弗勒斯并不是中了迷情剂。”西里斯避开飞过来的一只鞋,“他是魔力透支。”

“魔力透支?”庞弗雷夫眉头皱的更深了,“背他到里面来。”

西里斯背着西弗勒斯进入里间,庞弗雷夫顺手关上门,嘈杂的喧闹声顿时消失不见。一片安静中,西里斯小心把西弗勒斯安置床上,退到一边,等庞弗雷夫诊断。

一条条不同颜色的光芒,从庞弗雷夫的魔杖顶端依次出现又消失。检查过后,庞弗雷夫表情严肃地看着西里斯,“斯内普遇到了什么?”

“这……”西里斯迟疑了一下,不确定供出摄魂怪,是否会让雷古勒斯受到牵连。

“一般危险性的东西,还不足以让一个魔力接近成年的巫师,耗空自己的魔力。”庞弗雷夫沉吟了一会儿,“如果不说清楚,那很可能错漏一些病症,耽误他的治疗。”

“是摄魂怪。”西里斯很快做出选择,他相信雷古勒斯会将手脚收拾干净,“西弗勒斯霍格莫德遇到了大批的摄魂怪,不知道他独自支撑了多久。赶到后,们两合力,才将摄魂怪赶走。”

“摄魂怪霍格莫德?”庞弗雷夫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天可是情节,学生们可有百分之七八十都霍格莫德……”

西里斯也反应过来,那群摄魂怪只是被驱散,而非被弄死。

雷古勒斯尚没有那个权力私自将阿兹卡班的摄魂怪放出来,显然是有魔法部的高层士帮他的忙。如果放出摄魂怪的没有及时将这群摄魂怪收回阿兹卡班,那遭殃的只会是大批滞留霍格莫德的学生们。

“等一下。”庞弗雷夫来到壁炉前,扔出一把飞路粉,把头伸进壁炉。

几分钟后,庞弗雷夫收回脑袋,拍拍前襟上的炉灰,坐西弗勒斯床边,念着冗长繁复的治疗咒语,治疗起西弗勒斯来。

西里斯安静地坐一旁,猜测着庞弗雷夫刚才联系的是什么。

想必是邓布利多校长吧,大批摄魂怪出现霍格沃茨不远处的霍格莫德,威胁着霍格沃茨学生们的安全,首先被通知到的,必然是有实力驱赶它们,并有能力向魔法部施压,令其调查真相的当世第一强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了。

西里斯略作了一下推论,就将心思转回到西弗勒斯身上。

庞弗雷夫治疗完后,取了几瓶魔药,放西弗勒斯床头。随后她看向西里斯,“他的伤势并不严重,饱饱地睡一觉,醒来喝了魔药,就会一切恢复如常。”

西里斯松了口气,“那就好。”

碍于庞弗雷夫也场,西里斯只好忍下吻西弗勒斯,以表庆贺的举动。然而西里斯等了又等,庞弗雷夫抱臂而立,直勾勾瞪着西里斯。

“庞弗雷夫,外面的患者还等着您呢。”西里斯指那些中了迷情剂的可怜家伙。

然而庞弗雷夫并未如西里斯所愿,留下两独处,反而扬着下巴指了指门,“可以明天来看他,医疗翼不提供陪宿床位。”

西里斯转了转眼珠,一脸镇定地开始瞎掰,“梅林啊,刚被数十个摄魂怪围攻,还差点被摄魂怪吻到。的体力魔力和心情都受到极大的创伤,夫,需要您的治疗。”

庞弗雷夫显然不信,但还是仁慈地给西里斯做了个检查。

然而,让庞弗雷夫意外的是,西里斯的身体状况的确不佳。虽然西里斯刚才的措辞有些夸大,但以庞弗雷夫一贯的标准来看,西里斯的确需要治疗,并留宿观察。

被庞弗雷夫一股脑儿灌下好几瓶难闻得要死的魔药后,西里斯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西弗勒斯旁边的床位。

鉴于今天中了迷情剂学生实前仆后继,多的要死,庞弗雷夫也没空看着西里斯,只警告他别捣乱,就留下他和西弗勒斯,匆匆离开里间。

待里间只剩他二,西里斯坐到西弗勒斯床边,看着西弗勒斯比平时还要苍白几分的脸庞,心中有种钝钝的痛感。

万幸没事,西里斯再一次心里庆幸道。

西里斯慢慢抚摸着西弗勒斯微凉的脸颊,目光深陷的眼窝,微翘的睫毛和毫无血色的嘴唇上流连不去。

鬼使神差一般,西里斯低下头,吻上那两片薄而微凉的嘴唇。

起初只是浅尝辄止的轻轻触碰,柔软微凉的触感,让西里斯不觉间加深了这个吻。他温柔地添咬着西弗勒斯的嘴唇,舌尖轻柔地顶开一条缝,灵活地钻了进去。

西里斯的舌尖添扫着西弗勒斯一向敏感的上颚,随后勾住西弗勒斯柔软的舌头,温柔地缠卷一起,喉间发出满足的叹息。

良久,西里斯放开西弗勒斯的嘴唇,意犹未尽地轻啄了几下,才跑到隔壁的盥洗室去解决一些“情不自禁”的小问题。

当西弗勒斯醒过来时,周围漆黑一片。

西弗勒斯很快闻出了医疗翼独有的消毒剂的味道,他睁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眼前的黑暗,也很快认出床边趴着的,正是连梦里都记挂着的西里斯。

“时间显现。”西弗勒斯轻声道。

绿色的光线驱散了周围的黑暗,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西弗勒斯略坐起身,检查了一下床头的魔药,确定是出自庞弗雷夫之手,随后遵从医嘱,将魔药喝完。

嘴里一股苦的要命的魔药味儿,让西弗勒斯不觉皱了皱眉。

西弗勒斯下床倒了杯清水,盥洗室漱了口。看着镜子里略显奇怪的嘴唇,西弗勒斯抬手摸了摸,嘴唇红肿微麻,这种熟悉的感觉……

显然是某个不自觉的家伙,趁他昏迷,偷吃了。

西弗勒斯嘴角含着一抹笑意,回到里间,看着犹自沉睡的西里斯。

偷吃被抓包的西里斯犹自一无所觉地沉睡着,他微蹙着眉头,拳头虚握着放脸侧,显然这么高个儿窝床边,睡得很不舒服。

这副可怜的样子,倒是让西弗勒斯不忍心整治他了。

西弗勒斯无视掉旁边空着的床位,轻松抱起西里斯,将他小心放自己的床上。随后西弗勒斯掀开被子,抬腿上床,躺西里斯的身侧。

平展地躺松软的床上,西里斯紧皱的眉毛终于松了开来。

西弗勒斯轻轻吻着西里斯展开的眉心,将西里斯搂怀里,生死水的作用下,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西弗勒斯的嘴唇为什么在十几个小时后,依旧保持红肿?

因为西里斯偷吃了不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