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最新更新

小说: [HP]重回1965 作者: 千金裘 更新时间:2015-03-15 00:38:13 字数:3054 阅读进度:52/53

第二天一早,庞弗雷夫看到西弗勒斯和西里斯窝一张床上,倒是一点没露出惊讶的表情。她淡定地掀开被子,以冷水泼脸的方式,让两个睡到日上三竿的家伙迅速醒来。

“家养小精灵已经把们的洗漱用品都拿来了,都里面。”庞弗雷夫指着盥洗室。

“好早。”西里斯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只眼,“是病,有权赖床。”

“邓布利多约们十点去校长室谈话。”庞弗雷夫一脸淡定,“们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来完成洗漱、吃早饭、从医疗翼回城堡、爬上八楼、到达校长室的一系列过程。”

“哦,邓布利多校长可太不体贴了。”西里斯哀叫一声,爬起来,向盥洗室冲去。

“谢谢您的提醒。”西弗勒斯微笑着向庞弗雷夫道了谢,不紧不慢地也进了盥洗室。

经历了急行军式的洗漱、用餐和赶路后,西弗勒斯和西里斯都十点,准时地来到了八楼的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穿着一身深紫色有着星星月亮的巫师袍,十指交叉,坐办公桌后。

礼貌地推掉邓布利多校长极力推荐的糖果和甜点后,西弗勒斯和西里斯都得到了一杯据说味道正好的红茶。

西里斯小心地品尝了一口后,发现确实这红茶味道微甜,尚常承受的范围内,才悄悄松口气。西弗勒斯看到西里斯的示意,也端起茶杯,慢慢品尝着。

“昨天出现霍格莫德的摄魂怪都已被抓住,重新关回了阿兹卡班。”邓布利多直接说到正题,先解了西里斯的隐忧,“没被摄魂怪吻到,不过,很多都被摄魂怪吸走过多的快乐,想必近一段时间,霍格沃茨甚至霍格莫德的有关心理方面的患者会陡然增多。”

“只是抑郁一段时间,他们已经很幸运了。”西里斯松了一口气。

邓布利多赞同地点点头。

西弗勒斯没待邓布利多提问,主动说出对方想知道的东西,“和西里斯分开后,被一个很像西里斯的背影,引到了尖叫棚屋附近。然而,到那儿后,却把跟丢了。周围仔细查找了一圈,没找到线索,就被一群摄魂怪围了上来。”

“把别错认成?”西里斯的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

“当然没有,但除了跟过去,别无他法来找到的下落。”西弗勒斯无奈道。

“不是有双面镜吗?”西里斯从仓库出来后,就是凭着双面镜,找到西弗勒斯的位置。

“用过,毫无反应。”西弗勒斯想到那天的情景,不由深深皱眉,“对方想必早就知道都带着双面镜,才能事先准备好屏蔽用的工具。”

邓布利多只沉吟了一会儿,就转而看向西里斯,“呢?那天又遇到了什么?”

西里斯整理了一下头绪,“离开猪头酒吧后,就和雷古勒斯往学校赶去。走到半路想到忘给詹姆带零食,就跟雷古勒斯分开,去了蜂蜜公爵。路上经过通往尖叫棚屋的路口,一想快到月圆,就顺脚拐过去准备瞧瞧,没想到看到西弗勒斯被摄魂怪围核心……”

听完西里斯的说辞,屋子里一时陷入沉默中。

现实中哪有这么多巧事?西里斯这故事编得实是假的离谱。

一直保持沉默地西弗勒斯看了西里斯一眼,然后淡定地转回头去。

邓布利多锐利的目光从半月形的眼镜上方看了过来,语气却很温和,“一时兴起?这对陷入险境的斯内普先生来说,可真是幸运。”

西弗勒斯自然是无条件支持西里斯的话,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的确,也深以为然。”

尽管邓布利多看出他俩的隐瞒,却未深究什么。只叮嘱他俩注意安全,就放走了西弗勒斯和西里斯。

现是上课时间,两都有病假,堂而皇之地旷着课,走安静的走廊里。

两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又各自讲了一遍,西弗勒斯的话,与校长室时无甚不同,但西里斯的故事,却是彻彻底底的翻了个大个儿。

对象是西弗勒斯,西里斯自然不会有一句隐瞒。

不过,鉴于雷古勒斯骂西弗勒斯的话太难听,西里斯将这一段匆匆掠过,只轻描淡写地交代了雷古勒斯对他的不满和猜疑。

听完西里斯的故事后,西弗勒斯目光微微有些复杂,如果雷古勒斯只是单纯嫉恨他这个外夺走了哥哥的注意力,那倒没什么。

但如果雷古勒斯大费周章地验证他俩间的联系,并试图借此离间他俩的感情的话……

西弗勒斯目光微冷,那么一大群摄魂怪,只怕验证一些未知的联系尚其次,雷古勒斯更想要的,是顺手弄死他,从此一劳永逸吧。

看来要找个机会,避开西里斯,跟雷古勒斯算一些账了。

两顺便去了一趟有求必应屋,西弗勒斯从魔药工作间,取出一瓶刚配制没多久的铅灰色的魔药,将它递给了西里斯。

“这是哪种魔药?”西里斯观察了半天,也没认出来。

“狼毒药剂。”西弗勒斯瞟了魔药一眼,“这个是改良过的,月圆时能使狼的神智保持清醒。当然,变身本身的痛苦并不会降低一分。”

对于西弗勒斯魔药上的天分,西里斯与他同学六年,明里暗里也观察了好久,自然清楚西弗勒斯的水平有多高。

但西里斯却从未想到,这种无数魔药大师都对此束手无策的狼毒药剂,竟然会被西弗勒斯一个尚未毕业的学生破解了这当中的难题。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魔药协会对狼毒药剂的难度注解,是最高难度的五颗星!

也就是说,西弗勒斯能成功研究出狼毒药剂的制作方法,一枚梅林等级三级勋章立马会被收囊中。

西里斯惊讶地瞅瞅魔药,再看看西弗勒斯。

不过,劫道四组中,西弗勒斯对其他三一向没什么好脸色,毕竟双方积怨太深,西弗勒斯也不要强压着他们握手言和。但西弗勒斯竟肯率先放下成见,为莱姆斯钻研改良狼毒药剂,这简直是……堪称奇迹。

西里斯的表情实是太过明显,西弗勒斯见状不由撇嘴。他只是顺手做了一些前一世研究出来的新式魔药,狼毒药剂只是其中一种。

鉴于周围的狼仅此一个,西弗勒斯为避免浪费,就顺手给了莱姆斯。

西弗勒斯瞥了西里斯一眼,似笑非笑道:“这是成功做出来的第一瓶狼毒药剂,隐患有什么,也不清楚。如果卢平真的服用了,那请他详细记录他身上的每一分变化,权作这份价值不菲的魔药的报酬。”

“第一次?”西里斯踌躇了一下,“得询问一下莱姆斯,不过,想就算危及生命,他也乐意尝试。毕竟,莱姆斯一向厌恶自己变身成狼后,那一身兽性的样子。”

西里斯与西弗勒斯告别后,揣着魔药,匆匆回到格兰芬多塔楼。西里斯找到莱姆斯后,将他单独拉了出来。

完完整整地复述完西弗勒斯对狼毒药剂的评价后,西里斯一眼不眨地等待着莱姆斯的决定。

“今晚正好月圆。”莱姆斯打量着瓶中毫不出奇的药剂,“想试一试,以斯内普的魔药水平,想必还不至于弄死。只要不缺胳膊断腿,以狼的恢复力,自然不会有性命之忧。”

“说了算。”不管莱姆斯做出来的决定为何,西里斯都会支持他的决定。

但碍于某些隐忧,西里斯没等天黑,就拉着詹姆和彼得一起去了打柳处。

彼得变身成一个灰溜溜的耗子,打柳飞速灵巧地穿梭着。不一会儿,彼得爬上打柳,打柳上一个结痂处轻轻一按,疯狂扭动着的打柳顿时安静下来。

走到长长的密道,西里斯和詹姆变身阿尼玛格斯后,推开门,坐角落里,守着正要变身的莱姆斯。

以往变身时,莱姆斯也会痛苦地哀嚎打滚。

但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

以往混沌的、充满兽性的嗜血光芒都从那双铅灰色的眸子里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莱姆斯熟悉的目光,隐忍的、痛苦的、挣扎的、自嫌恶的……

莱姆斯重重地喘息着,野性的嗜血本能,和身为的理智镇定,莱姆斯的脑海中剧烈地争辩着,寸土不让地争夺着领地。

这一次,西里斯和詹姆一点都未插手,因为他俩看得出来,莱姆斯对于凭借自身的毅力,克制住变身后狼的兽性,有多么执着。

经过一晚上的挣扎,疲惫的莱姆斯终于以清醒的目光迎向初升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