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父与子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16 字数:2359 阅读进度:4/62

沈浪家所住的河东花园是个老小区。

隔着一条马路,对面是新吴市公安局总部。

沈妈觉得小区安全,所以沈浪家三次搬家都是在小区里倒腾。

上高中前,沈妈终于如愿以偿把公房换成了二层带院的联排别墅,09年的房价还算便宜,小区公房八千不到,别墅也就一万出头。

说是联排别墅,其实就是一排四层小楼,三四楼和底下两层分开,高层住户的楼梯则建在整栋楼背面。

沈浪家楼上户主是新吴市二院的医生,年过半百的夫妻俩喜静,沈浪对此印象有些模糊,毕竟平时不是一个楼梯进出,就记得他们家儿子结婚时逐门逐户发过喜糖。

沈浪挺喜欢新居的,主要原因是有个院子。

没院子之前,他的自行车在小区里被偷过整整三回,甚至有一次刚上楼上个厕所,下来时候新买的吉安特变速车就没影了。

话说说好的特安全呢!

至于有了院子之后嘛。

嗯,沈浪想起自己的自行车好像还在学校任凭风吹雨打吹

……

自己还是太小了些,躺在床上的沈浪有些懊恼。

低龄带来了大量弊端,沈浪是94年生人,满打满算今年才十五周岁,而无论是炒房炒股,除了原始资金的问题外,都需要身份证才能开通权限。

至于拉着父母炒股炒房沈浪想象了一下沈爸沈妈的混合双打。

他退却了。

刚刚上网一查,连银行卡办理年龄也需要达到十六周岁

于是沈浪开始有点佛,他开始漫无目的拿着他的红白色诺基亚5300在网上冲浪。

原本正对着天花板的沈浪,视线却渐渐却被书架顶部某个亮闪闪家伙吸引过去。

三层白漆书架上,一只纯金色陶瓷小猪储蓄罐正藏匿于此。

看到金猪,沈浪又涌起一阵回忆。

他很骄傲,因为自己是为数不多,早早就识破家长所谓存钱计划骗局的聪明小孩。

逻辑和理由都极其简单,放储蓄罐里还能听个声不是

沈浪之所以没选择留在学校,和富官厂农各种二代同学们搞好关系。

一个原因是腰闪了,很多时候,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更重要的原因则是,人脉这东西,往往是你本身具有一定价值才玩得转。

沈浪觉得当务之急是赶快提升实力,而实力则分软实力和硬实力。

通俗点讲也就是名望与金钱。

沈浪没有买过彩票,也没有报社这类的从业经验

不过沈浪可以算是个老股民,国内外基本的新闻网站,他早早养成了日行一刷的习惯,以至于大部分历史事件他都有印象,沈浪本人碰巧是属于读书完全凭借兴趣的类型。

他自知理科方面水平相对平庸,要不然也不会最后只读了个农业类的经济学博士。

不过只要沈浪感兴趣的东西,记起来基本不费力。

半残废文科准博士,沈浪是这样评价自己的。

时间,在沈浪的一阵胡思乱想中悄然度过。

伴随着饭后血糖的飙升,沈浪的眼皮子开始上下打架。

抱着怀里的小金猪,沈浪心想还是得搞钱啊,再者就是家里的床好舒服

……

沈浪是被一阵吵闹声弄醒的。

窗外,天色已近黄昏。

扶着腰下了二楼,沈妈蹬蹬瞪气鼓鼓地从沈浪身边掠过。

“不做饭了,气死老娘了,自己出去吃。”

惹不起的三连。

门口的沈爸动作瞬间呆滞,接着他面色惨淡的看了眼沈浪。

沈浪嘴角抽动,心想你坑自己就算了,怎么连儿子也一起坑,沈浪他可还在长身体呢!

听着沈妈砰的一声,父子两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难啊,怎么办,凉拌!

沈浪与沈爸的关系还不错,至少沈爸是这么认为的。

街对面公安局靠右五十米,一家正宗兰州拉面馆子。

虽然这家馆子的辣子不错,卫生工作也很到位,但是看到沈爸给点了碗加肉的毛细,却只给自己这碗加卤蛋,沈浪瞬间有拔腿回家砸开小金猪的冲动。

免费的午餐不好吃。

在一阵被世界抛弃的小情绪中,沈爸开始对着儿子吐槽吵架经过。

就在沈浪呼呼大睡午觉的时候,沈爸沈妈在客厅隆重会晤。

沈爸向沈氏个体集团cfo表达了搬迁花木基地的意向,依照沈爸的规划,今年会在新吴市郊区堰桥,也就是沈爸老家拿下一块当地的山上空地,由沈爸亲弟弟做牵头工作,和队里书记签订一个五到十年的土地租赁合同,沈爸包揽所有的开山铺路的建设费用,这件事沈爸前几天就和沈妈粗略沟通过。

没想到今天沈妈完全否定了想法,她觉得投入产出比太低,整个预算要接近十五万左右,完全可以在新吴市偏点的地方买个小套,当然,沈浪觉得白天自己那番话对老妈产生了影响。

听沈爸的话头,沈浪猜想沈爸大概已经在很多人面前拍了胸脯保证。

意识到计划受阻,心情不佳下终是忍不住和沈妈拌了几句。

沈浪家是沈妈的天下,沈爸和沈浪很多时候

总之,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沈浪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毕竟原始资金都是沈爸在奋斗,只是跟土地打交道的营生除了房地产外基本都很难讨到便宜,特别是在记忆里,沈爸最后和弟弟因为利益闹翻,最后甚至被人赶动身将花木基地搬去了隔壁的吴越市。

沈浪吃着面不说话,沈爸独自讲了一阵有点累,他正准备喝口面汤润润喉,冷不丁听沈浪说了句,

“要不试试转行批发吧。”

“咳咳咳。”

呛了一大口的沈爸匆忙接过沈浪递过的纸巾,有些狼狈问道。

“怎么怎么想到这个的?”

沈爸和沈浪从小相处就有点像兄弟关系,特别是上了初中之后,经常在外经商的沈爸对于儿子的愧疚更甚,进入叛逆期的沈浪话也不多,所以更多时候沈爸更愿意多听听沈浪说话,倒也不完全是存了三个臭皮匠的意思。

……

在拉面馆里循循善诱沈爸的沈浪不知道的是,新吴市一中校园里,沈浪的传说正以一种极其荒诞的方式开始流传。

具体流言有关于沈浪,特批的腰伤情圣,特评则来自于拉住钱涛询问沈浪近况的女校医沈馥,加工美化负责人钱涛,受害者之一李子妏。

有鉴于沈浪的泡妞功力如此牛逼,连校医都轻松拿下,满眼小星星的钱涛做出了一个相当冲动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