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花木行业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17 字数:2205 阅读进度:5/59

一边是沈爸有心探究。

没想到沈浪语出惊人后却表现得兴致缺缺,

一副我没说,你听错的表情。

一方面沈浪比较了解自己这个老爹。

一个从底层一路拼杀上来的千万富翁,如果你一味的兜送我是挑你发财这类的信息,即使是沈浪这个亲生的,之后也大概率会被揍一顿然后丢到马路牙子上。

看到沈浪用筷子来来回回翻了好几回面。

沈爸稍一愣就转过了弯,这小子现在变得挺社会啊,等会儿套出话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还是老话说得好,棍棒底下出孝子!

沈浪的确是在示意碗里没肉。

转过头的沈爸压着脾气给沈浪加了份牛肉和煎蛋。

又忍耐着等沈浪定定心心吃完。

这才准备继续刚才的话题。

沈浪觉得沈爸最近很贴心,他觉得有错就改就是好同志。

“儿子诶。”

“你刚刚说批发是什么意思,做的好好的零售和租摆,做啥批发嘛。”

沈爸这么说是有他的道理的,从事花木行业二十余年,沈爸首先就排除了批发这个选项。

无他,花木行业利润微薄,即使是理论上利润最高的租摆业务,平均下来每年的利润也不过三四成左右,零售次之大约二三成,而批发一般最多只能拿到十二到十五个点左右,并且批发是需要大量人工和运输成本的,很多时候从粤省花都批发过来卖给浙江佬,路上寒暑温差大或者水土不服,一开仓死了两成货还得赔钱。

“批发赚钱是不多,但是垄断批发赚钱啊。”

沈浪继续不经意提醒道。

沈浪没来由有些后怕,稍稍加快了些语速,

因为他看到沈爸额头上的青筋好像猛得勃动了一下。

沈爸脑子很灵光,很快就沿着沈浪的思路往下走。

首先儿子知道自己不做批发,而新吴市花木市场上最大的批发老板自己也认识,难道是批发大王朱永亮朱老板财务出了问题?没道理啊,人家也是大几百万的身家,又不赌不吸的,而且最近听说他女儿快要出嫁了。

如果沈浪现在知道沈爸心中所想,他一定会拍案叫绝。

知子莫若父,准,太准了!

说起朱老板,不得不提下这人的发家史。

朱永亮本人并不是做花木行业出身的,一开始起家做的过桥拆借,所谓的过桥生意就是通过关系从银行借贷相对低利息的贷款出来,然后用高一点的利息借贷给急需钱的开厂老板,至于为什么选择开厂老板,沈浪曾经猜想过,是因为重资产行业信贷比较有保证?

据沈爸说,此人还极有远见,选择借贷对象极其谨慎不说,赚了第一桶金后就陆陆续续有意识地减少了借贷比例,后来不知怎么又经人介绍,做起了花木批发生意,难道是朱老板本人比较迷信这种高标的产业也说不准。

总之花木行业算一个苦行业,进来的资金不多,经过几年经营后,身家大几百万的朱永亮已经隐隐成了新吴市花木批发的第一块牌子,手下也养了将近十多号人。

“咳咳,这事儿我也是听一个叫钱涛的同学说的。”

“你哪来的神通广大的同学噢,国际部的新同学么?”

沈爸一脸恍然大悟,他本身对于沈妈坚持让沈浪出国留学颇有微词,不过现在似乎值得重新审视。

沈浪很能理解这种心态,像很多出国留学的家庭,在过程还是会有反复,特别是沈浪家这种,家庭条件比较勉强的身上尤为明显。

自我攻略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还有钱涛,沈浪只能暂时在心里对他说声对不住了

“就钱涛他爸常去一个高尔夫球场。”

沈浪继续说道,“朱老板好像给高尔夫球场老板贷了二百多万。”

不对,沈爸眉头一皱打断道:“你同学他爸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沈浪接下来一句,直接打消了沈爸的大半顾虑。

“钱涛他爸好像也贷了点给那个老板三分息,这高尔夫球场的老板怪倒霉的,咱们新吴市好像还没有那个消费力。”

这样啊。

沈爸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他有个特殊习惯,每次深度思考的时候都会捻胡子。

沈浪的消息自然不是钱涛给他的。

上辈子沈浪就听说过这场风波,因为此事闹得很大,不多不少,高尔夫球场老板足足在外面借贷了一千万,而朱永亮似乎最后只是拿回了大部分本金,还是彻底撕破脸皮的后果。

再这之后,朱老板似乎对拆借过桥生意畏之如虎,把全部精力都放到了批发上,反而把生意搞得更加红火。

而沈爸,作为花木零售的头几块牌子,反腐后公费消费改革,事业败走新吴市后又陷入吴越市的恶性竞争泥潭,并且那时刚留学的沈浪,仍在持续消耗着家中的现金储备。

要不是早几年咬着牙买下的新吴市店铺租金做支撑,沈家早就在新吴市花木市场上消声灭迹了,这是沈浪得出的结论。

如果用现在的商业术语来说,这是一个存量市场。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想到这里,沈浪不禁一身冷汗。

他回想起自己的确是十分辛苦地拿到全额奖学金,也极大地减轻了家里的负担,但沈爸沈妈接连遭受生意挫折,沈浪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因为每次视频通话他们都是笑嘻嘻的,也从不在沈浪面前抱怨什么,视频里沈爸沈妈除了白头发好像多了点,其他看不出什么变化。

想起很多时候,整日忙着游走在打工学习争取奖学金之间的自己,对父母的关心实在少了点。

沈浪忽然下了个决定,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努力让沈爸做花木市场上最靓的仔,哪怕只是昙花一现!

“啊,我想到了!”一旁沈爸忽然叫到。

面馆里除了孜孜炒面的老板,其他顾客都清一色看向沈爸。

“什么什么!”

沈浪也一脸期待地看着眉飞色舞的沈爸。

“你妈还没吃饭,老板打包个牛肉刀削面,加肉加蛋!”

妈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