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两线布局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17 字数:2241 阅读进度:6/59

三十岁得子的沈爸做梦也没想到。

在自己四十五岁这年,被一个小年轻套路了。

而且这个小年轻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亲生儿子!

就拎着外卖盒往回走的功夫,沈爸已经逐渐回过味来。

沈浪这小崽子,是故意设了个局让他老爹钻啊。

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心甘情愿往里面跳,要知道过去这么些年和年轻人搭话,自己往往才是那个埋坑的人。

要不是儿子的五官长得太像自己,沈爸都有亲子鉴定的冲动。

自己十五岁在干嘛?在水稻田里钓黄鳝?

噢,那应该也算是埋坑。

沈浪没想太多。

他就觉得沈爸偶尔瞟过自己的目光,充满着审视和一丝丝迷茫?

这一晚,沈浪睡的很早也很香。

沈爸则不同,他和沈妈虽然因为一碗加蛋加肉的牛肉炒面很快和解,但是直到半夜,彼此都没听见对方熟悉的呼噜声,很明显,沈浪的到来,对他们的未来规划产生了巨大动摇。

……

第二天云露未歇,朝阳初起。

沈浪已经早早来到体育公园活动开来。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出门前检查了下腰伤,看来自己体质还算不错,昨天的腰伤经过一次换药后已经基本恢复,他今天也没想大动,按照原定计划慢走出点汗然后拉伸下就行。

2009年是充满奇迹的一年,尤其对沈浪一家来说。

首先是沈浪一家终于在去年还清市里店铺贷款,一年到头算了算,净赚六七十万,并在此后的数十年时间里都维持在这个水准。

再者就是沈浪,在他前十五个年头里,沈浪从没想过自己也有朝一日能出国读书。

他知道父母的日子好了起来,好到老爸买了辆霸道充门面,好到老妈也换房性质的开始囤积小户型学区房。

记得上初二的时候,政治课老师让他们畅想一下未来,他觉得自己以后会像他曾经在镇上毛纺织厂工作的母亲一样,做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主办会计,又或是像父亲一样,初中毕业后随便学门手艺,然后发现搞不到正式编制后一怒之下投身个体户创业的大潮。

沈浪的英文不错,但也是只是仅仅不错而已。

所以当暑假里某一天,沈母通知留学计划的时候。

沈浪同学慌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被装上了推进器,而作为船舱驾驶员的自己,绝对是归于无照驾驶那一类。

相隔一万公里,只能与耶稣老爷说。

接着他还听说学费涨了,从个位数一跃到了五位数。

这里沈浪得复述下国际部招生主任原话,半年三万,一年一交,概不拖欠。

沈浪有时候半夜里会偷偷怀疑人生,比如卖了自己好像也不值那么多。

不过也不完全是坏事。

沈浪的零用钱也同时涨了,从一个月两百涨到了一个月五百,足足翻了两倍半。

而今天沈浪的第二个计划,就全看这五百大洋。

是的,沈浪要看房。

由于沈妈屯过房子的缘故,沈浪知道新吴市的整体房价这些年一直没怎么涨。

09年新吴市市中心除了学区房以外的均价都在一万每平左右,便宜点的甚至只有七千每平出头,但是一年后,许多市中心的学区房价格开始井喷式上涨,沈妈入手均价六千的一套小户型学区房,在2010年初卖出的时候卖到了每平米12400的高价!

而此后由于国十条的限购政策出台,这类学区房的价格一直在一万四一万五左右徘徊,直到2017年开始才鲤鱼跃龙门的又翻了一倍,最高峰时甚至接近四万五一平。

所以即使算上沈妈入手的稍早,现在这个时候大概也就**千吧,时间刚刚好,买入之后仍有一波飙升空间。

沈浪也不是太想炒房,但是他自己也没法控制沈爸何时发力操作,沈浪理解在一个行业里转型是极其痛苦的,自己总不见得摁着沈爸的头让他转型吧。

想到自己高二就能长到182公分左右,说不定还真能摁着

嗯,想想就好。

就在沈浪一边神神叨叨一边在脑海里布局第二条线的时候。

距离他十米开外,一个蘑菇头女孩正在和一个高马尾女人说着悄悄话。

“陆老师,你看那人一条左腿已经压了好久了,您不是说三十秒就可以换腿么。”

被称做陆老师的高马尾女人身姿挺拔,眉宇间英气盎然,她瞧了眼蘑菇头女孩指的方向,仔细想了想才回答道,

“可能他一边的腰不好,我以前受伤的时候也会一边多拉会儿舒缓下。”

被称作陆老师此时想的和担心的可是另外一件事。

要不是这个蘑菇头小丫头老爸出钱出关系,自己一个刚才苏省省队退下来才不会心甘情愿早早起来陪练,而且今年任务很重,自己刚入职市一中就分管了国际部的体育课,不过听领导说会加钱。

如果沈浪知道这个陆老师是省队优秀运动员,一定会大吃一惊,他正琢磨着是不是找个规范点的体能教练,前世自己最怕的就是运动后拉筋,直到大学凑学分旁修了运动管理课程才明白,原来拉筋会长个子可惜为时已晚,沈浪觉得要是自己早早开始拉筋,自己远不止只长到182公分,毕竟沈妈都有168公分。

想到加钱,高马尾露出了一个明媚笑容。说小龚你要不要去纠正一下他,就用刚刚教你的拉伸知识,我看着这小男生白白胖胖挺可爱的,而且男孩子发育晚,说不定养个一两年就是个高个大帅哥噢。”

蘑菇头女孩听到这里突然涨红了脸。

“不好吧都不认识,我爸说不要乱搭讪男孩子。”

“陆老师要去你自己去吧,我爸说找不到男朋友要主动一点。”

似乎这句话触动了某根更脆弱的神经。

“那要不沈老师帮你问问?”

心想着以后有人陪你,老娘晚点来钱照拿不误。

接着她不管蘑菇头是否反对,转头就要开口喊人。

“咦!人呢?”

高马尾看向原本属于沈浪的位置,此处空无一物。

此刻已经快走到早餐铺子的沈浪并不知道这一切,

到底是他的桃花运还是桃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