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投桃报李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23 字数:2278 阅读进度:12/59

看到韩磊举着酒杯怔怔出神。

沈浪也不急,一口一口呷着椰汁,心里感慨还不如咱国宴那款。

仿制球鞋的计划,在沈浪脑海里暂时只有一个雏形。

左边是潮州潮鞋的球鞋仿制技术,右边摆着东北大佬的东南亚秘密渠道,而中间,只缺一个能打破成见的桥梁!

沈浪这时突然想到一个细节,他直接开口问到。

“对了韩老大,潮州潮鞋卖你的鞋盒你留着么。”

回过神的韩磊狠狠盯住沈浪好一会儿,在确定沈浪不是故意找茬之后,韩磊使劲眯着眼想了想。

“当时就是看中鞋子,鞋盒没多注意。”

“和普通耐克鞋盒没什么两样,你这么一说我还疑惑过,我说咋的,鞋盒上的商标是耐克,鞋子上怎么就没有耐克啦。”

“那再好不过了!”

“嗯?”

韩磊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去讲那些公司品牌类的细节,沈浪只是笼统解释道。

”说明我们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

说完,沈浪还是按耐不住,不由自主地拍了下桌子。

他觉得自己太有才了!

沈浪正寻摸着除了语言优势,自己还能在哪卡一下潮州那边制造商的货。

毕竟如果鞋子好卖的话,即使自己找人做了隔离,潮州潮鞋那帮人天天浸淫此道,瞒不了多久。

没想到鞋盒和包装,竟然成了一个突破口。

瞧着沈浪这个小年轻浑身都是兴奋劲,韩磊突然表现得有些意兴阑珊。

九哥一直留意着自家老大,见老大兴致不足,他狡黠一笑然后说道:“沈浪小兄弟不是说了我们嘛,大哥你尽管放心。”

韩磊这才如梦初醒,他回头看了看九哥,得到肯定眼神,我们的韩大哥突然就精神了。

脸上满是期待和酒后的酡红,韩磊一把捉住沈浪的手。

沈浪只能笑着说;“大哥,这事还得看你们,主要大哥你们也有事业,不能让这点小事打扰我们韩大哥赚大钱不是。”

龙二云里雾里听了好久,终于逮住一句能插话的。

“啥狗屁事业,不就是”

话没说完,两双铜铃般的眼睛已经瞪着他。

龙二又焉了。

沈浪只知道韩磊大哥有点不爽,因为潮州潮鞋那帮人坑了钱,现在似乎还在准备帮他们解决营生问题。

但是韩磊有自己的苦衷。

传销也好,保健品欺诈也好,韩磊也知道这做的不是长久生意。

自己这边,虽然都是保健品为主,吃不死人,也以上门自愿为主,但是总有一天法网恢恢

于是酒过三巡,借着酒力问沈浪小兄弟。

“今天你这事儿做的敞亮老哥我和你喝一杯”

沈浪心想椰子汁有什么好碰的,韩磊大哥穷讲究。

沈浪心里不是很想帮韩磊,虽然前世报纸上说的是传销,但是沈浪已经猜到,大概率是保健品欺诈这类的,的确吃不死人,但是会让相当一部分老人家蒙受巨大损失。

沈浪也无心去做正义使者,他就想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坚守他的一点小小原则,以后强大了就扩大一点,一亩四分地也行。

看到沈浪犹豫不语,韩磊似乎猜中了一些他的想法。

“小兄弟,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们是骗人,但是我们有原则,我们不往死里骗我们也不骗穷人。

韩磊不愧是大哥,这第一句话就有些石破天惊。

你看他,韩磊指着龙二。

”郑州出来的,武术之乡,刚进传销的时候一个人干趴下八个。”

“他老娘病重,这小子急了,找到我们头头说什么都愿意干,只要八万块帮他老娘做手术,后来我看他可怜,当然也存了千金买骨的意思。”

“阿九,传销老大要弄我,他给我通风报信,我跑了,他被抓。”

韩磊又指了指九哥。

“我当这群人的老大我也愁啊,可兄弟们舍命跟我,我这个老大没本事我的卧龙在哪里”

“嗝”没声了。

沈浪一眼看去,两个小弟都红着眼睛。

沈浪没有丝毫感动的感觉。

他好想摇醒韩磊,大哥你快醒醒,你刚刚和我在出租车上说的都是假的,合着掏心窝子的话还有两种?

沈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时分,一顿酒一顿椰汁足足喝了三个多小时。

似乎冥冥中为了第二次碰头,话没说尽。

……

等到沈浪一走,韩磊精神抖擞,哪里还有一丝糊涂样。

远远看着大哥心情不错地调戏起漂亮女收银员,九哥难得沉默了。

九哥其实想说,沈浪好像看穿了大哥的做派,而且似乎沈浪本人极其熟悉这种做派。

九哥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和韩磊多说。

自己大哥还没做决定,他不能越庖代俎。

沈浪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他只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

让韩磊这个东北大佬主动相求,很多事就有寰转推脱的余地。

至于那套做派沈浪在老爸身上见过很多次。

所幸沈浪没有太在意这些旁枝末节,事情谈成了就行。

他自然可以另找人做,甚至抛掉韩磊这边也完全没问题,但是沈浪几乎没有犹豫,就让出这块利润。

原因很简单,因为有法律风险的钱,再多自己也不赚。

即使迫不得已介入,也要尽力将自己摘干净。

桃子沈浪已经丢给对面了,接下来就要看对方有没有默契。

毕竟,韩磊的营生好像挺赚钱的。

他在等。

……

如果说沈浪白天这边是jojo的奇妙冒险,沈爸这边就是孙悟空的五指山之旅。

沈浪看到满脸愁容的老爸坐在客厅,烟灰缸里起码摁灭了四五个烟头。

“今天他回来挺早啊。”

沈浪朝着老妈说道。

“可不是,一回来就抽烟,原来也不咋抽啊,老变锈,越老越变锈。”

沈妈抓住机会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

沈爸听到这里,缓缓转头,留给沈浪一个忧郁的眼神。

他上楼了。

楼下的沈浪沈妈面面相觑。

“妈,你是不是克扣他零用钱了”

沈浪有些打抱不平。

“没有吧,这个月还涨了五十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