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私刑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25 字数:2351 阅读进度:15/62

之后沈浪好说歹说,终于以担保连坐的代价,让钱涛暂时脱离了漩涡。

沈浪还想叮嘱钱涛两句,没想到这小子一出办公室就换了副面孔。

他用手锤了拳沈浪胸口,笑眯眯说道。

“好兄弟,啥也不说。”

“下午的水我请!”

好嘛,一杯水一份情,一份情算了。

一路上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回教室,沈浪心里想的是怎么让钱涛低调点,这个友军实在火力有点猛,你看过群表白的爷们么,记忆所及,今生前世也就钱涛了。

至于钱涛本人则一点也不傻。

他明确感觉到沈浪在这场师生博弈之间,牢牢占据了主动。

他虽然不如沈浪成熟老练,但是从小跟着新吴南边这片有名的富商父亲行走江湖,自然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则得让着。

一言蔽之,他见过世面。

再加上沈浪不遗余力地帮忙脱身,主动揽责,这让钱涛对沈浪的好感度蹭蹭蹭往上涨。

沈浪这哥们,能泡妞,会泡妞,你看,这不才一会儿,连四十岁的班主任都收拾的服服帖帖。

如果沈浪知道钱涛此时心中所想,他肯定会重新考虑把钱涛作为第一个拉拢对象

暂时解决麻烦的沈浪心情很好,一路哼着小调,心想着还早,回去还能舒舒服服眯会儿。

结果转头进入教室,沈浪却看到让他有点上头的一幕。

隔着沈浪两个座的左边座位上,倒插着一只书包。

和椅子配套那张课桌已经被人兜底倒置,桌肚里的书本散落了一地,而最上面翻开的一本,印了半只深深的黑鞋印。

整个教室似乎都在静悄悄地等待着。

午休时刻,学生基本都在教室里,一个萝卜一个坑,除了沈浪的位置空着,另一个没人座位自然属于钱涛。

钱涛走在沈浪后头,一开始还纳闷沈浪咋不走了,等他看到自己座位,整个人也是一愣。

转过头的沈浪看到钱涛眼眶迅速开始泛红,不过他亦是很快低下头,握拳,又松开,反复几次。

就在沈浪稍稍犹豫的瞬间,钱涛忽地挤过沈浪,他快步走向座位,蹲下头开始捡东西。

“别动!”

钱涛听到身后有人压着声音吼了一句。

为什么别动,捡东西都不让我捡么?

眼泪在钱涛眼眶里打了几转,心里想起老爸说过的男子汉不能哭。

于是他选择恶狠狠地回头。

结果大出所料的是,回过头的钱涛,单单看到沈浪。

怎么是沈浪?他要和我撇清关系?也好

沈浪内心没那么多戏,他反手一扣,啪嗒一声锁住了后门。

沈浪没来由十分窝火,钱涛就算犯了什么错,上报班主任之后,自有定夺,不存在有权利自作主张,施以私刑。

一场**裸的冷暴力。

如果是高中生沈浪,或许会被这种“民意”压倒,

顶多就是帮钱涛一起收拾下残局。

可惜他不是。

作为一个二十七岁成年人。

沈浪知道,有些事看似能忍一时,实际上一步也不能退。

退了,就是步步挨打。

“谁tm都不许动!”

看到有几个机灵的意识到气氛不对劲,有些蠢蠢欲动往外跑的趋势,沈浪沉着声吼道。

“老钱,搬张椅子过来守在这,快点。”沈浪催促到。

要通往办公室,后门是必经之地。

等到钱涛傻愣愣地搬着椅子走到自己身边,沈浪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

“你在这里坐着,谁往外走,就招呼他。”

沈浪塞给钱涛一个不知哪顺来的金属保温水杯,小声叮嘱了一句。

也不管钱涛傻乎乎地抱着金属保温水杯看着他,沈浪脚步不停,他先从自己座位上摸了张椅子,然后慢悠悠往前门横拖过去。

一路上,没人敢拦看起来很疯狂的沈浪。

沈浪猜测没人知道,因为错过初中报名,沈浪初中三年,都是在一个公立学校的差班里度过,三年里,又要好好学习,又要平衡校园生活,养成了沈浪有些“社会”的性格。

只见沈浪忽然将椅子举过头顶,一撑腰,双足蹬地,接着狠狠地将椅子砸在墙上。

不出意外,咔得一声,椅子散架成好几块。

钱涛虽然不知道沈浪要干什么,但是他有点心疼沈浪的椅子,他喵的不会真动手吧。

沈浪帮自己出头,自己帮他赔椅子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好心疼,看起来不便宜啊。

钱涛暗暗想着。

……

似乎很满意国际部特供的金属椅子,一边感慨着一年六万的学费果然有花头,沈浪挑挑拣拣,从中拧下块最趁手的铁杆子。

既然你们不相信学校里的制度,那沈浪觉得用上些许“社会规矩”也未尝不可。

边用铁杆子摩擦着讲台,沈浪边继续说道。

“我沈浪也没别的意思,钱涛的事老师自然会处理他,至于你们”

“没那个资格,懂么?”

说到这里,沈浪语速陡然快了起来。

“我数到三,如果没人承认谁弄的恶作剧,那我就从座位的四周开始下手。”

沈浪说话声音也不响亮,表情也不见多狰狞愤怒,只是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在说着。

什么鸟圈子,如果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阴险小人,

那沈浪觉得,这个圈子,不要也罢!

虽然国际部的学生承受力可能要高一点,但是沈浪已经隐隐听到哭声。

这些人都是他的老同学,但沈浪没有丝毫心软的迹象。

“三,二”

一还没数出口,便已有人认怂。

好家伙,竟然有三四个同时伸手,沈浪数了数,二男两女。

两个女同学已经快哭出声来,男的也好不到那去,脸色铁青一片。

“你们给钱涛道个歉,然后把东西归位。”

沈浪挥了挥铁杆说道。

守在后门的钱涛同学已经感动得眼泪花花,

一瓶水而已,沈浪,哦不,沈哥,你太仗义了!

四个人动作很快,不到半分钟,所有东西都已经恢复了原位,他们四人轮流和钱涛道了个歉,在沈浪示意下,便自顾自回去趴着了。

就在沈浪准备收拾东西结束的时候,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好大的威风。”

“你放学有本事别跑。”

沈浪抬头,是朱子豪,想起他家好像有黑色背景。

沈浪笑着点了点头。

不跑就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