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那年十五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26 字数:2076 阅读进度:16/59

按照常理来说,十五岁的孩子懂什么。

至少沈浪十五岁那年,他从来没懂那些早熟些的姑娘心里想啥。

但是有些人的十五岁,好像又什么都能懂。

作为教唆暴力的元凶,朱子豪很快看穿了沈浪的虚实。

很简单的,你看谁哪个混混威胁人隔着五六米距离

所以等到沈浪开始收拾散架的椅子,朱子豪觉得自己也没必要低调。

听到有人威胁他,沈浪抬头看了眼,朱子豪似乎笃定沈浪不敢动手,翘着个二郎腿很嚣张。

沈浪知道,朱子豪家起家很野。

其父朱高业从小混混做起,高利贷看场子开赌场什么都做过,混了二十多年也算名利双收,可惜连续换了七任“夫人”才只有朱子豪这么一个儿子,后来更是连很多混场子都带着他,可见有多宝贝这个独子。

时值2009年,新吴市开始流行一种信钱宝的p2p产品,手上也算有点钱的朱高业托了点关系总算搭上了这条线,他也知道这玩意不靠谱,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告诉朱高业,这雷迟早得爆,但是只要抽身得早,那就不成问题。

至于和自己一起投钱的那些老大,哼哼,朱高业觉得之后好好照顾他们的产业才是王道。

从小耳闻目染的朱子豪原本反应会更快一些,他只是没想到刚阴完人,场子就被人挑了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朱父余威犹在,道上的朋友又都卖个面子,所以头一次碰壁的朱子豪,没来由觉得很丢人。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个笼络人心的绝佳机会。

如果他能直接摁死沈浪的话!

果然沈浪没有敢直接动他,这让刚刚已经叫人的朱子豪更加满意。

为保险起见,朱子豪悄悄发去短信,嘱咐老爸手下龙哥多带点人。

现在想想,可能太谨慎了一些。

沈浪不知道朱子豪的打算。

沈浪知道朱家有道上的背景,可是他不在乎。

他想着无论如何过个几年,自己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窘迫。

如果能靠人格魅力或者才华呼朋引伴的话,沈浪更倾向于这种手段。

沈氏在新吴市是大族,亲戚里不说谁有钱有势,但若只是比人多,那是万万输不得。

沈浪光爷爷就有三个,除了自己的爷爷也就是大爷爷膝下只有两子,另外两个爷爷都有至少三个小孩,而且概率之神偏袒得有点厉害,基本都是男丁

沈浪依稀记得小时候田地里有什么纠纷,自己这边几乎就没吃过亏。

况且,自己还有援兵。

沈浪想了想,没有直接动手教训朱子豪,毕竟在学校,还是低调点好,再说刚刚折腾了一通没注意,午休好像快要结束了。

……

下午的时候,沈浪被排除在方阵之外。

开玩笑,练了两天的方阵,再加个菜鸟进去,给兄弟们看笑话?

所以沈浪被教官直接拎到了一旁,好多同学看着被拎脖子的沈浪,想笑又不敢笑,朱子豪更是笑得有些肆无忌惮。

沈浪没时间和他们计较,当务之急是怎么压住场子。

一开始沈浪还是有点慌,但是后来转念一想,

我靠,二十七岁还能让十五岁给欺负了?

至于那个皮肤黝黑又光露了口白牙的教官,沈浪也不和他为难,他让沈浪想起了一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

再说沈浪本人乐得呆在树荫下,喝着钱涛请客的脉动,沈浪想着刚刚钱涛叮嘱的话。

“浪哥朱子豪他家我知道,道上混的,你小心点,不行我打电话给我爸,他也认识道上的大佬!”

道上混的么。

沈浪摸了摸没毛的下巴,这点他随身爸。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比人多,沈浪怎么会输。

拿起手机,沈浪开始编辑起短信,不一会儿,一条经过粗略加工的短信发了出去。

“崔振哥哥,我在学校被人恐吓了,他说下午放学堵我。”

新吴市堰桥,一户一楼棋牌室。

一个高壮光头男人正愁眉不展打着今天第十三圈麻将。

今天手气格外不好,而这个时候,又好死不死来了条短信。

耐着性子瞥了眼内容,光头男猛地一推身前的烂牌。

“不打了不打了。”

在一群牌友吃惊目光中,光头男朝着屋外的一群青壮年吼道。

“浪子给欺负了!”

下一刻,好几个脑袋探了进来。

“二伯,快去弄辆面包车,噢不,两辆。”

“哎,老三,说你呢。”

“别看了,陈嫂的胸口风光再好还能有浪子重要!”

不一会儿,一条来自沈崔振的消息。

“一中门口?几点?”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沈崔振表示堂弟你不用担心,我们懂,不让大爷爷大奶奶担心。

很好,不让亲人担心是吧。

沈浪想了想,他又发了一条。

……

潮州潮鞋店。

韩磊好说歹说,潮州帮的瘦猴老板也不答应。

他说钱还你可以,但是只认那天砸金猪的小兄弟。

手机震了震,所以韩磊看了眼手机,又抬头看了看瘦猴老板。

又过了会儿,韩磊回了条。

“知道了,瘦猴和黑虎也想来,行不?”

沈浪心想黑虎是谁。

接着又发来一条,黑虎是那个骂你的潮州仔。

沈浪一脸黑线,他没来由想到,如果沈爸决定转型,自己说不定还要阴一把朱永亮那个批发大王。

说起来,自己好像和朱家有仇啊

难道自己的祖上被大明朝老朱家坑过?

沈浪心有惴惴,不过很快他释然了。

关掉手机。

沈浪不由哼着。

斗殴的忧愁他总是围绕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