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冲突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27 字数:2305 阅读进度:17/62

沈浪还在思考韩磊他们,什么时候和潮汕帮混到了一起。

教官却直接给这场即将到来的冲突,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由于明天是回报表演,想着让国际部学生好好休息,这位黑皮肤大白牙教官大手一挥,提前半小时就放了操。

这就有点尴尬。

沈浪瞄了一眼朱子豪,他恍惚愣神了会儿才意识到真的放操了,几乎是小跑着走出学校大操场的朱子豪回头看了眼沈浪。

那警告眼神的意思很明显,让沈浪别想着跑路。

沈浪低头笑了笑,也没多在意,自己在学校里多呆半个小时,这朱子豪还能来学校里找他麻烦不成。

八月的新吴已经快隐隐走出夏季的尾巴,地处西南,因为地理因素的关系,空气中泛着湿气,整个人呆在户外就像处于蒸笼之中。

回教室的路上,身边凑着同样是胖子的钱涛,沈浪忍不住抹了把汗。

有些嫌弃得推了把挨得太近的钱涛,沈浪抱怨说钱涛咱们俩都不苗条,要不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再说了,哥们喜欢女的,懂不!

钱涛却一点也不在意,他伸出肥肥的胳膊肘子勾了勾沈浪脖颈。

钱涛想了个下午,也算明白沈浪是个真心朋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帮自己,不过他想,意气相投这种事情还是会发生的,不是么。

而热得半死,却又抵不过钱涛体重的沈浪只能暂时安慰自己。

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很久。

……

学生听到放学回家之后的效率永远是最快,紧挨着食堂打饭和浴室抢位置。

沈浪还在座位磨磨蹭蹭收拾背包,教室里已经走空了大半。

书包是黑皮棕标的匡威,上次金猪就是塞在里面带出的家门。

沈浪心想这包真是和潮汕帮有缘,他向上抖了抖书包,刚要拉上拉链走人,一声轻轻的咳嗽在他左耳旁响起。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沈浪被了一跳,发现个高腿长的李子妏,正以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自己。

经过三天的暴晒,李子妏浑身上下已经是小麦色肤色,要不是天生皮肤质量不错,沈浪估计自己会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卖炭妞。

见沈浪傻不愣登地看着自己。

背着个白色皮书包的李子妏,从双手抱胸改为伸手虚点沈浪。

她手指粉粉嫩嫩的,竟然没怎么变色,还挺好看。

这是沈浪的第一想法。

“你要倒大霉了!”

长腿妹子除了身材吸睛,还懂先声夺人的道理。

沈浪却没有那个耐心解释,他心里对这个声讨钱涛的罪魁祸首也是有点恼怒。

沈浪此刻也想起,自己当时走进门听到的呼喊声来自李子妏。

李子妏十六岁属鸡,按照年龄和发育程度来说,的确是比沈浪成熟很多,此刻她也俨然一副大姐头派头。

不过之后发现沈浪完全不鸟自己,再厉害的城府也无处可使。

沈浪理也不理得往外走,李子妏的骄傲迫使她要继续施压,不能丢阵仗。

“哎哎唉,你等等…”

“不就是他要堵我这件小事么!”

走出教室的沈浪回了一句。

李子妏终于愣住,沈浪他原来知道啊。

沈浪开始有点矛盾。

他发现李子妏是那种面冷心热的女同学,自己可能迁怒了李子妏,不过重生过来的沈浪,还是对这种搞事情的姑娘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

希望她清醒一点,不要追上来,沈浪一边走暗自盼望着。

让沈浪意外的是,第一个碰上沈浪的不是别人,而是钱涛。

这家伙一放学就溜出去,现在怎么会折返回来?

校门口离马路大概有三十米的距离,沈浪看到钱涛拐过墙角,就要往学校来。

看见沈浪的钱涛,正要伸手打招呼。

他突然看到沈浪脸色大变。

接着钱涛感觉到身体一沉,自己被人一左一右勾住了肩膀。

……

看到钱涛被人勾着转过墙角,沈浪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人到位的好快!

老话说交人要交透,朱子豪则向沈浪展示了这句话的另一种做法。

得罪了人也要得罪到底。

沈浪有些心急火燎,钱涛不知什么原因跑回来,而自己援兵的踪影还未出现,沈浪开始有些担心钱涛吃亏。

李子妏此时终于从教学楼里出来,看到沈浪呆在校门口,李子妏不由得鼓了鼓有些婴儿肥的脸蛋。

这家伙真讨厌,李子妏还以为沈浪真的能解决麻烦,还不是等在校门口不敢出去,亏她还自主主张叫了人来

接着李子妏吃惊地看到沈浪向外开始跑。

沈浪的确看到了李子妏,但他没在意,因为钱涛已经开始挣扎起来。

“哎哎哎,你干嘛呢!”

沈**的很大声,希望吸引下学校保安的注意。

没想到机警的门卫大爷伸头看了看,看到对面人不少,竟然又缩了回去。

09年的黑she会似乎依然猖獗,沈浪管不了太多,他从路边捡了块石头以壮声色,然后径直朝拐角带着的那伙人走去。

沈浪的叫声一开始还是有效果的,至少拉扯钱涛的几个人缓了缓手,结果发现门卫大爷是个怂包,便要继续对钱涛动手。

钱涛起码要比沈浪重二十斤,如果沈浪是小胖子,那钱涛已经接近大胖子的范畴,不过祸兮福倚,这也让两个混混一开始没拉动他。

等到沈浪赶到跟前,钱涛身上t恤的领口已经被拉开。

很搞笑的是,周围还是有几个零星的家长,不过没敢发声制止,原因则是朱子豪叫来的人的确不少,足足有六个,而这六人直接霸占了人行道,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气势很足,体格颇为彪悍。

似乎看到正主来了,朱子豪挥了挥手,两个混混放开了钱涛,沈浪似乎还听到了两个混混的粗喘气。

“怎么说,你小子很嚣张啊!”

朱子豪已经彻底撕下了伪装,眉目之间的猖狂完全掩饰不住,他就想看沈浪接下来怎么挣扎。

沈浪看着环胸而立的朱子豪,忽得爆了句粗口。

接着朱子豪到沈浪向他招了招手。

朱子豪都惊了,下面难道不是撂下几句狠话,或者应该是求饶的情景吗?

然后他发现,有人从他们六人从中硬生生挤过。

而且好多人。

真的好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