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下雨了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07 03:11:30 字数:2261 阅读进度:20/59

沈浪并没有刻意遮掩和钱涛的对话。

话音未落,心思活络点的人皆是心里一震。

这么猛的吗?

要知道朱子豪家这种条件,想要暂时摆平对面,付出一些代价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像沈浪这样,让对方直接转学,几乎不可能。

例如钱涛,他对付朱子豪也最多是让其富商父亲摆明车马,对面如果识趣,让朱子豪道个歉算是顶天了,更多的可能则是井水不犯河水。

沈浪和钱涛的对话,让本就诡异的气氛更浓几分,连带着龙二前面悍然出手的震惊强度都减弱了许多。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沈崔振,沈浪这个便宜堂哥有些不开心的嘟囔道。

“浪子你不厚道。”

明明很轻松搞定的事情,却看你堂哥出丑。

这大概是沈崔振此时心里想法。

周围人不管是沈浪叔伯,还是高手龙二,甚至皮肤黝黑的潮州帮,都以一种极其莫名的神色看着沈浪。

沈浪自己却是有苦难言。

要不是大哥们这波配合打得好,再加上自己知道点先机

他真的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牛逼

接着沈浪意识到,似乎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

所以他忍住向自己便宜堂哥解释的冲动,不去看沈崔振这颗苦着脸的白皮卤蛋。

只是笑吟吟地向韩磊几人说道。

“韩磊大哥,今天多亏你们帮忙。”

“要不然”

一旁的沈崔振听到这里,面色又是黑了些许。

韩磊本人可不敢托大,他连忙摆摆手,毕竟凭心而论,他可没本事揍完人,还让一个有灰色背景的国际班学生转学。

瞧着着韩磊还有点愣神,沈浪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钱递给了韩磊。

“韩哥,这个兄弟们今天辛苦了!”

“使不得使不得。”

韩磊连忙推脱,开玩笑,他哪敢直接收沈浪的钱。

“沈小哥你这什么意思,是不是看不起你韩哥!”

韩磊故意板脸,佯装发怒说道。

一个人不要听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实际干了什么。

今天沈浪就干了两件事,件件硬气。

叫人打人,叫人转学滚蛋。

沈浪这么牛逼的做派,再结合那天跛脚阿九带回来的信息,沈浪的形象,在韩磊心里变得有些越发深不可测。

“噢。”

于是沈浪把钱又揣回兜里。

是了!

韩磊心想着果然就是那些领导的习惯做派,没错,沈浪他果然是有底气的。

已经伸出半只手的韩磊,非常机智地往后捋了捋头发。

沈浪心想你说你装啥呢,沈浪现在这么穷,他肯定会当真的。

以周末再联系为由打发走韩磊他们三人后,潮州帮老大瘦猴也走上前来打了声招呼。

听到瘦猴有意无意说到韩磊单独联系他的事,沈浪笑眯眯的回了句。

“好的,谢谢大哥,我知道了。”

见沈浪会意,潮州帮的也不啰嗦,直接转身走向马路对面拦车。

远远望着潮州帮众人背景,沈浪心想这瘦猴不光打架挺狠,心思还挺活络,不输韩磊。

一通忙碌过后,沈浪发现钱涛还站在他旁边。

“钱涛,说好的你爸呢?”

直到沈浪叉腰质问了钱涛一句,这小子恍然大悟,他忙向校门口走去,嘴里嘀嘀咕咕着不怪他,和钱涛爸爸爸约好在校门口碰头的。

终于等到外人都走光,沈浪这才一把勾住面色不佳的便宜堂哥,细心得解释了一下始末。

“所以说我们是有帮到忙对吗,浪子?”

沈浪认真地点点头。

“的确是这样,没有大家帮忙,我的计划也没有这么大杀伤力。”

他先是给了沈崔振一个大大的肯定。

“还有我和刚刚那些人有合作项目,这次下来对面也会老实很多。”

“大家都是自己人,本来浪子我不想多说,要帮小弟保密啊。”

沈浪不厌其烦地解释道。

沈崔振听到这里,立马把胸脯拍得震天响。

“浪子浪子你放心。“

“你崔振哥知道你和大伯一样,是有大本事的,堂哥不给你添乱。”

沈浪看了眼周围的叔伯,悄悄问沈崔振他能做主不。

得到肯定眼神后,沈浪朝四周拱了拱手。

“今天叔叔伯伯们帮了忙,大家都是长辈,浪子也不知道说什么适合,这个周末爷爷办酒,大家一定要来好吃好喝。”

招呼完叔伯们,沈浪顺口问了一句。

“对了崔振哥,你们这么多人怎么来的?”

听到沈浪问他,沈崔振一拍脑袋。

“啊呀,忘记了老三的车给扣了”

沈浪知道沈崔振说的老三是谁,沈崔振排名老二,老三是他的弟弟沈振国。

可沈振国的座驾不是一辆五菱宏光么?

要记得沈振国刚买车的时候,还特意带着全家老小在小区里兜风显摆过。

望着至少十人以上的沈家军,沈浪默默咽了口口水。

接着沈浪又听说,车子被扣在城郊,叔伯几个都是打车来的。

他不容分说塞给沈崔振两千,并明确表示今天的事情因自己而起,不出钱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沈崔振想了想没推辞,严重超载不说,后来又打了三辆车,的确少不了花销。

最后送走了叔叔伯伯们,折腾了一通的沈浪实在没精力回学校骑车,他数了数兜里仅剩的几张票子,一咬牙决定还是打车回家。

由于是辅道的缘故,过来的出租都是单向行驶。

而且似乎司机电台直接互相有联系,今天开往这里的蓝色出租车格外多。

不多时,沈浪便拦下了一辆,听说沈浪要去的地址之后,好奇的出租车师傅问沈浪有没有看到群殴的场面。

沈浪有点傻眼,问师傅你咋知道的。

“咋还能不知道滴,小弟你是不知道,今天三点开始,我那些朋友最少往这里送了大几十人了!”

沈浪刚想说点什么,出租车转过转角,黑压压的一片。

一拨人仍在对峙着,中间的钱涛和李子妏正在拉着人大声解释着什么。

他砸吧了下嘴。

随着轰隆一声雷响,积压许久的一场雨终究是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