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福祸相倚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17 18:55:11 字数:2410 阅读进度:31/59

重活一世,躲在网吧刷金绝对不是沈浪初衷,而沈崔振的到来,极大地解放了沈浪的人身自由。

和瘦猴老板敲定几个基础款,基本定价都在三百元一双,还不包括后期的分红,这是沈浪深思熟虑的结果,毕竟上游和下游总得绑住一边。

还是那句话,想赚钱先做人。

沈浪承诺下个礼拜带定金过来先订货,眼瞅着时间也不早了,他不多磨叽,和瘦猴打了个招呼,沈浪大步流星走出车库,毕竟即使要打车回家也需要走出步行街。

已经迈出去好远的沈浪突然心有灵犀一般。

他猛地转头,发现昏暗灯光下,瘦小的鞋店老板仍在远远看着自己,老板拉得长长的影子映入生产车间,像一场不散的电影,而瘦猴老板本人就是那条剪不断打不烂的倔强胶片。

沈浪看不上眼的小作坊,可能也凝结了几代人的心血,他胡乱猜想着。

直接沈浪到自家楼下,他仍没走出刚刚的情绪,忽然想起今天还没接触韩磊,想着这油滑的东北老板,沈浪觉得多晾他一天也无不可。

天上的星星看着月亮,沈浪到家的时候发现客厅灯竟然还开着。

开门进去,沈爸沈妈排排坐在客厅,见沈浪进来,沈爸脸色不虞,有些劈头盖脸问道:“这么晚回来?”

见沈浪有些愣在门口的趋势,沈妈忙打招呼说小浪已经提前打过电话回来,说好和同学在外面吃。

沈爸似乎情绪不佳,他哼了一声,自顾自往楼上去了。

沈浪脱了鞋静悄悄地走上廊道,他自知理亏,坐在沙发上也不敢多说。

直到沈妈听到楼上关门声,这才解释了两句。

“你爷爷身体不好,酒席取消不说,还得搭上定金。”

沈浪又是一愣,他记忆所及,自家老太爷身体恶化也是一三年以后的事情,距离现在起码还有三四年。

沈浪不知道的是,由于沈浪提出的转型想法,沈爸提前和老太爷做了沟通,听说出息儿子要和亲戚借钱,老太爷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肯定赌钱欠债,自己的儿子有多少本事自己也有点数,转型打价格战吞并别人市场那肯定不是他自己的主意。

想到自己两个儿子里好不容易出了个有本事的种,如今却又惹上这种糟心事,老太爷急火攻心,不等沈爸详细解释,一下子就病倒了。

然后就是沈爸借着沈浪晚回家,抓着他就是一顿怼。

沈浪那个冤啊,爷爷最疼自己,老爹你为啥不派他去做思想工作。

老人重面子,可是更疼孙子啊

最近糟糕的事情时有发生,不过好像天无绝人之路,每次都能让沈浪走到出路上。

第二天一早,vpn的信号非常不稳定,耐心等待了会儿,沈浪还是切换了路线。

也就是他间隙刷个牙的时间,脸书自动登录了上去。

听到消息提示音的时候,沈浪刚刚把一把挤满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

顾不得踉踉跄跄,沈浪叼着牙刷飞快走到电脑面前。

“你和弗兰克-李已经成为好友。”

靠,这孙子,等了快一个礼拜,终于加上了。

沈浪还没发信息,对面直接发来一条。

“hi,beauty,what'sup!”

翻译过来是,美女,有何贵干。

后面的扯皮沈浪就不翻译了,反正大概意思就是有个中国美女学生通过朋友知道了这家伙在米国旧金山一家叫“footlocker”的鞋店做店员。

听完沈浪的请求,对面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问道。

“我能从你这得到什么?”

你的好友沈浪想给你吃个p。

沈浪当然不能这说,他说我能出钱买aj球鞋的包装,如果你能搞到大量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没想到弗兰克李沉默了会儿,他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沈浪追问为什么。

对面直接很愤怒地回答他。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做假货!拜托兄弟!我如果帮你,我会直接丢掉这份工作不说,甚至还会被耐克公司追究法律责任,这里是米国,不是法外之地!见鬼,你是怎么拿到我社交账号的,我才刚刚搬到旧金山没几个月,我之前可是地地道道的德州牛仔,不要想你能欺骗德州牛仔,一点也不要”

果然行业内的人随随便便就戳穿了沈浪的虚假说辞。

沈浪只能缓缓打下一句。

“一点也没有寰转的余地么?”

对面咆哮完也理智起来,弗兰克李缓缓答道。

“还是那句话,我能得到什么?”

想到这小子后来还是被开除,沈浪给自己鼓了鼓劲,继续劝说到。

“你有想过如果你每个店都拿一点,其实对于正常用量来说,并不会很明显”

“况且我可以支付你价格五美元一个鞋盒的捐赠费用”

说到五美元这个价格的时候,沈浪明显感觉对面打字速度慢了一些,当然也有可能因为是网卡。

“不行不行,我冒的危险太大。”

沈浪一看有戏,立马继续鼓动。

“咳咳,乍一听来说,你的风险很大,但是如果你把大部分底层员工都纳入到这个体系中,你知道中国有句俗语叫法不责众么”

“我们做的以后可能是几万双的生意,每个月初,你都会收到上万美元的捐赠,见鬼,你的工资都远远不及吧!我可听说旧金山的消费相当高。”

“兄弟,你能听完我这些废话,说明你迟早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这是沈浪最得意的一句。

大洋彼岸的弗兰克李此时像是见鬼了一样,他最近的确有搞灰色收入的想法,可对面这个家伙怎么知道难道,难道他是一个黑客。

身高一米七二左右弗兰克-李一下子从电脑椅子前站了起来,刚刚下班的他越想越不对劲,对面如果有能力黑到他的信息,那又怎么会去赚这些蝇头小利。

接着弗兰克-李又想到围棋,最近他迷上了线上围棋,而很多高手最喜欢下无理手,到最后却变成了屠杀自己的关键手。

他又想到最近自己追求的米国姑娘,刚以两人不适合为由拒绝了自己,而他如果能搞到一辆野马跑车的话,爱慕的米国姑娘至少会先考虑和自己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吧!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帮子,回复沈浪道。

“让我先试试,当然价格还要再谈!”

留下这句,弗兰克-李的头像变成了不在线状态。

而沈浪这边,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呛了一大口牙膏沫子。

此时客厅里沈妈很好奇地问了句。

“你今天不上课嘛?”

沈浪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快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