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摸底考试

小说: 重回之2009 作者: 大支佬 更新时间:2020-09-17 18:55:12 字数:2231 阅读进度:32/59

即使花重金让的士师傅紧赶慢赶,沈浪仍是迟了两分钟。

丢下二十元现金,他迅速往国际部的红楼冲去。

进教室的时候吴班瞥了自己一眼,没多说,沈浪赶忙硬着头皮找座位坐下,不是他怂,而是很多时候,混不吝学生的威慑力用多了也会减弱,自己还要在学校混三年,没必要得罪老师尤其是班主任。

另外,国际部的中国教师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首先他们英文水平的确普遍还可以,但是在教课和猜题这两件事上,很难比肩母语是英文的外教,针对于高二结束时的全球统考,中教只能打辅助。

是的,市一中是市内最好的高中,而这些专业上相当优秀的老师,却只能给外教打下手,特别因为新吴市一中国际部只是第二届,外教老师的水平相对来说,有些一言难尽

很多时候就是如此,有实力办不上事,没实力的到处指挥交通。

当沈浪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吴亚楠班主任,同时是国际高一2班的物理中教,却悄悄露出了獠牙。

这是几位中教商量之后的结果,一份囊括了初中教课以及高一课程的超纲摸底测试,诸位中教老师已经做好了准备,甚至有些期待这些学生吃瘪的模样。

沈浪拿到卷子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题明显超纲啊

虽然物理卷只有三个大题,卷子里题目也排列得非常有逻辑性,问题是每道大题最后一两问没接触过的话初中学生很难创造出答案。

全班三十多号人,一时间陷入了突击考试的诡异沉默之中。

片刻后,几个沈浪印象里的尖子生开始动手答题。

沈浪有点疑惑。

初中物理带点高一物理,很难吗

……

早自习被班主任摸底测验并不是一个美好回忆。

沈浪赶得急没来得及吃早餐,所以他叫上钱涛一起去小卖部。

最近钱涛迷上了看小说,有部前两年挺火的“盘龙”,钱涛都足足给自己推荐了两次,沈浪每次的回答都是,下次一定

路上钱涛抱怨今天测试完全不会做,这些变态中教老师完全是杀杀学生的威风,方便管理,讲完钱涛一拍脑袋,觉得自己真他娘的聪明。

他问沈浪自己说得有没有道理。

沈浪只能打了个哈哈:“就那么回事吧。”

钱涛撇了撇嘴,沈浪啥都好,就是特别爱装,不会就不会呗,没啥大不了的,他就不信沈浪答出来,你没看李子妏她们一个个看到卷子也是抓耳挠腮。

沈浪不怪钱涛这么想,入学的时候墙上贴了入学名单,虽然没写中考分数,但沈浪有着清楚记忆,男女完全打散,这份名单是按分数排的。

而沈浪排在了倒数第五,全班三十二人,噢,现在三十一个。

倒数第五被倒数第三嘲讽,这原本是属于学渣的内部矛盾。

说实话,因为爷爷病倒的缘故,沈浪被沈爸无缘无故训了一通,这让他的心情不是很美丽。

即使今天早上球鞋计划有了转机,那也只是意外之喜。

老爹的转型其实是更好的选择,首先老爸是个合格的私营企业家,自己只需要忽悠他下定决心,然后搞定资金问题,其他方方面面只需要敲敲边角,完全不需要自己出力。

沈浪内心深处也有一些不安全感在萦绕,他不知道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还是一种对于未知危险的预兆,总感觉不是很踏实,如果老爹这边尽快转型成功,那不比目前看起来虚无缥缈的球鞋计划,或者有时限寿命的外挂计划好得多!

所以从现实来说,钱涛算是老天爷派来给沈浪的开心果。

想到今天三门课都是中教,而这小子估计还要被连续暴击两次,恻隐之心作祟,沈浪请钱涛喝了水。

钱涛很开心啊,他觉得沈浪终于认清了自己和他都是一条战壕的战友、作为战友,大家要互相关爱,不要互相伤害。

回到教室,钱涛还是乐呵呵的,但当化学和数学两门的中教都宣布摸底测试的时候。

他笑不出来了,抬头看向沈浪,沈浪努力给他挤出个笑容。

沈浪的笑容在钱涛看来带着满满苦涩,那是一种苦中作乐的向上精神!

哎,还好还好,还有沈浪陪着自己垫底。

中午时分,一上午被连续打击的钱涛耸拉着脑袋,跟着沈浪出门取餐。

弥勒佛老板骑着电摩呼啸而来,车子后座改成了可拆卸的长条货框,每层还用硬板纸隔开空间。

饭店老板风风火火地来,看到钱涛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

于是他打趣问沈浪:“钱小子什么情况?”

鉴于钱涛最近常常请马舟舟去他那开荤,又同为胖子,两人很快混的很熟。

自然而然老板很容易拿钱涛开刷。

“摸底考试今天,好像没考好”沈浪小小声讲到。

听到摸底考试,钱涛脸色一变,手上提着两份外卖,他忽的转头往教室就走,嘴里还碎碎念着战壕,战友,背叛这类的字眼

我靠,这小子是故意的,沈浪看着货框里剩余的十份外卖傻了眼。

沈浪付钱的时候,弥勒佛老板很仗义的想只收十一份钱,沈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并调侃老板到。

“打折就算了,您每次给我们加份吧,孩子们还在长身体,女孩不够吃也不好意思说”

弥勒佛笑容僵了僵,片刻后他拍了拍沈浪肩膀,夸还是沈浪想得周到。

沈浪明白店主的意思,十二份外卖赚的不算多,利润刚刚够请个小时工洗碗,这和沈浪当初忽悠他的前景相距甚远。

说实话沈浪自己也不记得当时具体忽悠啥了,他就看到店里没请多余工人,除了个帮厨,每次锅碗瓢盆还得老板娘下班后自己洗,顺口说了句搞个外卖请个洗碗工吧。

老板听进了耳朵,而沈浪白嫖到第一天的运转资金之后,对发展外卖人数已经没有太大的动力。

就在沈浪纠结要不要问老板把货框拆下来的时候,他左肩又被人拍了下。

满头大汗的沈浪很纳闷,怎么大家都喜欢拍肩膀。

转头一看。

我靠,还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