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进退两难

小说: 追魂一笑 作者: 何望晴 更新时间:2017-12-07 05:44:49 字数:2564 阅读进度:346/346

目光阴狠地盯了陆远风良久,公玉飒颜却忽然转过头去,对那个刚才与沈云鹏一起扮作轿夫,而此刻正默立一旁的人道:“怎么负责突袭药堂的那组人还未出来?你速去查看一下那边的情况!”

那人忙肃然应了一声,便飞身向那间药堂赶了过去。

公玉飒颜望着那人所展示出的,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的轻功身法,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古怪的笑意。

随即,他又将目光转回到了陆远风的身上,语气间竟带了些许钦佩之意地道:“这一次,我居然也被你们骗过了!原以为那间药堂只是你们故意布下的诱饵,想将我的手下都吸引过去,以便让你有刺杀我的机会。

未料到你们竟真的在里面布置了高手,将我派去的人都杀光了。这一招虚则实之,确是被你们用得不错!”

谁知在听了他的这番话之后,陆远风只是抿着唇,一脸漠然地看着他。

公玉飒颜不禁暗自失望地一皱眉头,只觉面前的这个少年实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难对付得多!

其实,他方才所说的那几句貌似恭维之语,里面本是暗含着试探之意。而他之所以在此刻便急着要对陆远风出言试探,却完全是为眼前的形势所迫。

就在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离开之前,公玉飒颜还曾经通过嫁衣功,明确地感应到那些进入药堂的暗卫们的准确位置。

可就在沈云鹏离开之后,不过短短的须臾之间,他竟已完全失去了对那些手下的感应!

而且此刻,就连最后那名被他派去查看情况的暗卫,他也已感应不到了。

据公玉飒颜所知,像这种突然失去感应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者是,那些人已经出了他所能感应得到的范围二者就是,那些人已经死了。

而就目前的情形而言,当然只有最后的那一种可能性。

公玉飒颜在悚然而惊的同时,心中也在不停地思索着

在那间药堂之中,到底埋伏了多少对方的高手?居然能在片刻之间,便悄无声息地杀掉了十多名身手不弱的暗卫!

如果对方真有如此的实力,为何又会让陆远风来孤身犯险,最终还被自己生擒活捉呢?

这其中,究竟存在着怎样的阴谋?

正是由于一时捉摸不透目前这种极为诡异的局面,公玉飒颜才想到要从陆远风的嘴里套出些消息,至少是可以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些端倪。

不料这倔强的少年竟是口风极紧,根本就不接他的话,而且那张本就如岩石般冷峻的脸上,也是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

这却是让公玉飒颜感到无从使力,而同时,也更是让他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他现在马上带着陆远风离开,明显就是置那些身陷药堂中的属下于不顾。此举难免会让其他那些在场的属下们,对他这位总司大人生出质疑和不满。

可是若不如此,在无法确定对方实力深浅的情况下,他又不敢再让自己的属下冒险进入药堂之中。

因为他非常怀疑,这很可能是对方的一个诡计,其目的就是想诱使他将埋伏在暗处的所有人手都暴露出来,以便让其诛杀殆尽。

在左右为难中又转了一番心思之后,公玉飒颜还是决定,要在陆远风的身上多下些功夫,找到一个突破口。

于是,他故意摆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并用一种颇为轻松的语气道:“我虽是中了你们的圈套,但你此刻也中了我的埋伏。

只不知你的那些同伙在发觉到这种情形之后,是会选择悄然溜走,还是会忍不住冲出来救你?而无论他们做出何种选择,最终都免不了要落入我的算计之中!”

“你公玉飒颜的算计,确是无人可比!不过轻松的一句话,便把自己的手下派去药堂中送死。只因那人听到了一句不该听的话,知道你可耻的过去,竟为此白白丢了一条性命。怕是到死,他都是一个糊涂鬼,想不通你这位总司大人的狠毒用心!”

陆远风再次开口说话,不由令公玉飒颜心中一喜。可这少年接下来所说出的这番话,却又令他这位总司大人恼火不已。

公玉飒颜实是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并无多少心计的陆远风,竟然也懂得打玄机。他不但故意曲解了自己的话,而且还顾左右而言他,借机将自己给冷嘲热讽了一番!

看来,这少年的年纪虽然不大,心志却是极坚,根本不受自己的威胁和诱骗。要想从他的口中问出些什么重要的东西来,怕是须得多费上一番功夫了!

然而公玉飒颜心里又很清楚,此刻的形势,表面看上去十分平静,实则已是波涛暗涌。他若不能尽快做出决断,一旦让对方抓住先机,发动突袭,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他所做出的这个决断,自然还是要着落在陆远风的身上。

以公玉飒颜对隐族人的了解,他们决不会出卖自己的同伙,更不会对同伙见死不救。

如此一来,已经落入他手中的陆远风,应该会成为一个很好的诱饵。可以利用这少年,将藏身于药堂中的他的那些同伙给引出来。

只要那些人一现身,正埋伏在四周的那些暗卫们便会万箭齐发,顷刻之间,就可将他们全部射杀于街头。

可事情的难办之处就在于,如何能让陆远风真正发挥出诱饵的作用?

如果是以他的性命相挟,恐怕起不到多大的效果。

因为在暗夜之中,双方皆不敢暴露出自己的位置,仅通过言语来实施威胁与警告,实是很难取信于对方。若是一个不慎,恐怕还会给对方制造救人的机会。

而且最棘手的一点是,他这位总司大人确实不敢真的要了陆远风的命。

否则,即便皇帝陛下不怪罪,他也无法向那个蛮横无理的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交待,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那位老谋深算的阴太后。

既然无法以陆远风的性命相挟,那便只能让他自己痛苦哀嚎,让他的同伙在于心不忍之下,不得不出手相救。

可这陆远风又实在是一个极为坚忍的少年,普通的刑讯方法恐怕都难以令他开口。看起来,须得采用一种非常的手段。

想到这里,公玉飒颜缓缓地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精巧的小**,又慢慢地从里面倒出了一个药丸状的东西。

他将那个东西放在指尖上轻轻转动着,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意。

“陆远风,你原是萧玉的手下,想必对无尽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吧?”

陆远风的心猛地一跳,却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公玉飒颜,道:“看来你那干爹倒不是白认的,竟能从郑庸那狗太监的手里得到这种阴毒的玩意!”

再次听到这少年用认太监做干爹这件事来嘲讽自己,公玉飒颜的心中虽然恼恨之极,表面上却只是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他抬头仰望着高悬天空的那轮弯月,悠然道:“再过片刻,便是子时了。到时我却是要看一看,你这嘴硬的小子在服下这颗无尽丹之后,会如何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此神奇的宝贝,让本公子也见识一下可好?”

一个极为清越的声音突然自公玉飒颜的背后响起,登时把他吓得汗毛直立,身体僵在那里,竟是半点也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