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 釜底

小说: 主宰漫威 作者: 度方 更新时间:2018-12-06 16:55:32 字数:2323 阅读进度:1328/1344

“你叫袁仇明?”

王中官神色奇异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好一会,忽然阴测测道“仇明,嘿,你当咱家不识字怎的?”

袁仇明露出一个淡淡的嘲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嬴翌。”

“嬴小哥怎么了?”王中官冷笑道“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妇人,也敢在咱家面前说嬴小哥的不是?莫非以为咱家东厂手段不够高明?”

“东厂的凶名人尽皆知。”袁仇明话是这么说,但神色却浑不在意,道“但东厂再怎么凶名赫赫,眼下恐怕也不管用。”她冷笑道“你辛辛苦苦运来的二百万两银子,如今已落到嬴翌的口袋里。那郑允芝苦心孤诣只为剿贼,但如今的境况,你未必看不出来。嬴翌野心勃勃,你们却都在他彀中,一旦他哪天不爽利,祭起屠刀,嘿嘿嘿那下场怎样?”

王中官神色一变,甩袖道“敢在咱家面前搬弄是非,糊弄咱家?胡苗,杀了她!”

站在一旁的胡苗犹豫了一下,拔出绣春刀,缓步上前。刀光映照,照出他的犹疑,也照出了袁仇明的冷笑。

绣春刀加身,袁仇明好像一点也不害怕,冷笑更甚,眼看刀刃就要砍到脖子上,王中官开口了“住手。”

胡苗忙撤了绣春刀,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那么,你来找咱家,想要做什么?”王中官神色阴沉。

袁仇明收了冷笑,一下子变得郑重其事“嬴翌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软禁郑允芝,蒙蔽你王中官,几千兵马掌握在手,百万银子藏于怀中。等到他把军队训练出来,你猜他会怎么做?岂非又是一个闯贼?”

“危言耸听。”王中官嘿然道“嬴小哥是什么人,咱家比你清楚。”

袁仇明浑不在意“他是否会是下一个闯贼暂且不论。但他侵吞军饷,软禁县官,蒙蔽你这中官,是不是大逆不道?!”

王中官顿时默然。

良久,迎着袁仇明锋芒毕露的眼睛,他缓缓道“那依你之见,咱家该怎么办?”

“正该釜底抽薪!”袁仇明毫不犹豫道“嬴翌在这里留了多少兵马?”

“一个百户。”一边的胡苗连忙道。

“那就好办了。”袁仇明道“中官手下有五十个好手,只要计议妥当,打他个措手不及,灭了他留在这里的兵马,再救出郑允芝。以郑允芝威望,振臂一呼,还有谁会听他嬴翌的?随后征募青壮,整编兵马,等嬴翌反应过来,还能有什么能为?他的兵马都是这谷中招募的,家人亲眷都在这里,只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必无人敢动。是时只嬴翌一头孤狼,还有什么好惧惮的?!”

胡苗不禁忙把目光投向王中官。

王中官此时脸色阴晴不定,却道“嬴翌有万夫不当之勇,你这釜底抽薪,恐怕不太好用。”

袁仇明嗤笑出声“你无非怕死而已。怕他万夫不敌,直接取你性命。”

王中官闻言恼羞成怒“是又如何?咱家就这一条命,不比你这疯女人,咱家就是怕死怎的?”

袁仇明道“保命何难?嬴翌那小王庄的幸存乡亲、那孙秀才、那连彪,不都是筹码?何况郑允芝对嬴翌有恩,你再寻郑允芝庇护,嬴翌恐怕也不敢动手。”

胡苗于是道“公公,我看这女人说的不错。此番奉圣命押运军饷,却万万不能落到嬴翌此人手中啊”他说着,还对王中官连连眨眼。

王中官微微一怔,目光闪烁了一下,道“你这女人先下去,本公公还要计议片刻。”

袁仇明的目的已经达到,她看得出来,这个阉人已经动心,不禁无声一笑,缓缓退了出去。

洞中,等袁仇明走后,胡苗迫不及待道“公公,那可是二百万两银子!”

王中官露出贪婪之色,但又有些纠结“可却是军饷啊!”

“军饷又怎么样?!”胡苗露出狠色“如今大明,倾覆在即。公公,你难道看不出来?!”

“住口!”王中官面露骇然之色“你怎敢口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

“公公!”胡苗咬牙道“这可是二百万两!只要取了这二百万两,你我二一添作五,然后隐姓埋名,找个安稳之处过完下半生,岂不比如今好了一万倍?!”

王中官沉默了。

良久,他轻声道“你说的对。”好似梦呓一样“二百万两啊!”

胡苗大喜,连连点头,眼睛看着王中官,隐隐闪过一丝厉芒。

便道“正好趁热打铁,公公,先去见郑允芝。若没有他,难以成事。”

王中官已下定决心,当下不再犹豫,起身就要往外走。

正此时,洞口门帘掀开,凌乱的脚步踏入洞中,王中官神色一变,连退几步,退到胡苗身后。胡苗也忙把绣春刀拔出来。便见连彪带着七八人大步走了进来。

同时,还有袁仇明与袁通,皆被捆缚如茧,被连彪一把推倒在王中官两人面前。

“大胆!”

王中官声色俱厉“连彪,你敢冒犯咱家?!”

连彪冷笑一声“你这阉人,果然歹毒!我家大人哪里对不住你,你竟敢如此恶毒算计?!若非秀才察觉,还真要着了你的道道!”

说着话,他持朴刀欺近“胡苗,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如若不然,乱刀砍死!”

胡苗面无人色,叫道“你敢动我?!我还有五十个”

“嘿嘿”连彪哈哈大笑“你道秀才没有防备?!你那五十个东厂番子,秀才早有监控。如今已是阶下之囚!”

胡苗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手中绣春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低下了头。

“绑了!”

连彪手一挥,兵卒如狼似虎扑上来,把胡苗和王中官按在地上,片刻捆成了一团。

“若非不知大人之意,这里就把你两个斩成肉泥!”

连彪闷哼一声,对兵卒道“留两人在这里看着,其他人跟我走。”

当下便带人出洞,渐渐远去。

洞中,王中官已是骇极败坏,也不管两个看守的兵卒,只对那袁仇明怒骂道“你竟敢害咱家,你不得好死,千刀万剐!”

袁仇明早无人色,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