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不死心的雄霸

小说: 最强穿梭万界系统 作者: 纯金子弹头 更新时间:2021-01-14 00:50:51 字数:2134 阅读进度:327/350

一晃数月。

江湖归于平静。

但林凡却知道,在这平静的表面下,却涌动着一股常人所不知的暗流。

天门!帝释天!

一个神秘强大的组织,正酝酿着一场惊天屠龙密谋。

无双城城主府内。

一个劲装打扮的少女,匆匆赶来。

随后,她找到明月,附耳轻声说了些什么。

听到少女的话,明月脸色微变。

打发走少女后,她看向林凡,缓缓道明原委。

原来。

自从林凡铲除无神绝宫,使武林恢复平静后,江湖上的暗流,却是汹涌不息。

先是有关上古黄帝龙脉,就在凌云窟的消息传出。

紧接着,就是野心不死的雄霸,张贴告示宣告天下,欲取武林至尊而代之。

林凡摇了摇头。

他早就料到,雄霸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归隐山林,现在,果真如他所料。

身旁,明月微微皱眉,朝着不远处的幽若努了努嘴。

随后,小声开口道:“幽若妹妹怎么办,需要告诉她吗?”

林凡摇了摇头,淡淡道:“算了,暂时先不要说,不过,就算是为了幽若,我可以保住雄霸一条命的,只是这一次雄霸作死,让我很是不爽,罢了,雄霸这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既然不安分,那就让他彻底做一个废人吧!”

这天下,从来不缺野心勃勃之人。

杀一是凶手,杀万即为雄。

成王败寇,从来没有什么好说的。

雄霸唯一的问题,只不过是他的实力,无法匹配他的野心。

尤其是在无名还活着,江湖中,还存在天门这等庞然大物的情况下。

如果没有无名,也没有帝释天所统领的隐秘组织天门。

或许,雄霸还真有称霸天下的那一天。

但,这世界没有如果。

败了就是败了,以雄霸现如今的心态,永远无法真正赢下这盘棋局。

林凡嘱咐了明月两句,随后消失在原地。

没过多久,浑身冒着火光的火麒麟,就从院内猛然窜了出来。

火麒麟低下那硕大的头颅,在林凡身上磨蹭着,以示亲昵。

林凡则是轻笑了一声,继而翻身上了麒麟背。

“月儿,好好照顾幽若和梦儿,等我回来。”

已做妇人打扮的明月,这一年间,经过林凡的浇灌,早已褪去了青涩。

这段时间,她不仅统领着江湖中显赫的无双城。

更是在林凡的支持下,亲自训练出一支名为影卫的情报组织。

方才来城主府报信的,就是明月麾下的影卫成员。

林凡深深看了院内正切磋武艺的幽若和第二梦,摸了摸火麒麟的大脑袋,果断道:“出发!”

几天后。

乐山大佛,凌云窟洞口。

此时的凌云窟外,早已成了一片血流成河的战场。

武林至尊为首的正道武林人士,和以雄霸为首的天下会残余势力,火拼在一起。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白发雄霸不仅恢复了实力,而且,竟然比以前黑发时更厉害三分。

没多久,雄霸就杀得武林至尊一方节节败退。

没办法,在风云世界中,所谓的武林至尊,并不是真的武林至尊,而更像是一个权倾天下的皇帝。

至于武林至尊的修为实力,实在是不值一提。

“雄霸,你可知你这是谋逆,是要诛九族的!”

武林至尊身着龙袍,但这时在雄霸以及秦霜的猛攻下,早已经狼狈不堪。

身上龙袍,更是破碎成一条条的碎布条。

雄霸闻言,仰天长笑。

“哈哈哈,成王败寇,老夫隐忍多时,为的就是这一天。”

其实,雄霸当初的确自废了武功!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三绝老人除了三门绝学,以及三分归元气外,还另有一门隐秘神功。

这门神功,能让雄霸置之死地而后生,破而后立,成就更为强大的三分归元气!

“给我去死吧,武林至尊!呵呵!”

一声冷笑,雄霸使出三分归元气,想要彻底斩杀武林至尊,坐上那个梦寐以求的位置。

但就在这时,从乐山大佛上方,跳下来两人。

这两人,一个持剑,一个持刀,正是许久不见的风云二人。

要说风云,真不愧是风云世界的天命主角,拥有整个世界的气运加身。

即便聂风被林凡抢先拿走了雪饮刀,步惊云也被林凡抢走了绝世好剑。

可两人,硬是凭借着强大的气运,获得了其他的神兵利器。

在无神绝宫的牢房,三人被关,风云更是受无名点拨,实力大进。

风云二人把武林至尊护在身后,随后,就和雄霸战在了一起。

三人一战,直打得山河变色。

整个凌云窟,都震颤不止。

但最终,还是雄霸稍胜一筹,压制住了风云二人。

眼看事不可为,风云只能带着武林至尊,仓皇逃出了凌云窟。

而这时,雄霸冷笑一声,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带着绝心,秦霜二人,返身进了凌云窟深处。

弯弯曲曲的洞穴,难不住雄霸等人,不多时,他们便来到最深处的上古黄帝的墓穴之处。

看着黄帝宝座上,那一节散发着盈盈光芒的龙脉骨节。

雄霸忍不住仰天长啸:

“老夫纵横武林数十年,令天下英雄拜服,如今,连黄帝龙脉也归老夫所有,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阻我?!”

可是。

就在雄霸这句话刚说完。

龙脉骨节之后,却忽而传出一个清冷的声音。

“老雄,多日不见,你这性子,倒是一点没改啊。”

听到这声音,雄霸面色一变,惊疑不定的大喊:“谁,谁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