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寄魂木 第二更

小说: 最强散修 作者: 快到我碗里 更新时间:2015-12-10 05:47:22 字数:2631 阅读进度:80/125

萧岱从十丈的高空一下子摔了下来,虽然身上疼痛不堪,但他还是强忍着昏眩感爬了起来。问朱河道:“你刚才说什么?” 这时由于洪术的逃跑,缚龙索无人控制已经松了下来。朱河只是把身体一扭,已经将它收到手中。 “我是说,龙仙琪可能还有救的。” 朱河顺手就将缚龙索收到了袖中道。 萧岱快步走到龙仙琪身边,跪了下来将龙仙琪抱在怀中,眼见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硬了。沉痛地道:“请师父一定要救救她啊,只要师父肯救她,弟子做什么都愿意。” 感受到龙仙琪身体的异样,萧岱更是悲从中来。 萧岱的这声师父叫得情真意切,没有半分扭捏做作。比起幻云宗其他人,萧岱对朱河还是有好感的,因为在他身上没有感到半分的虚假。这也是他甘冒风险特意前来报信的原因。 朱河见状,则是摇了摇头,道:“做什么都不必了。你从幻云峰脱困以后原可以远走高飞,虽为幻云宗的弃徒,但大可以逍遥自在。而如今,为了报信给我,却导致了龙仙琪的死。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你们。” 说罢,他脸上露出一丝惭愧的表情。 虽然作为一个修真之人,朱河身上的那种男女之间的情爱他已经很少有涉及了。其实修真界里的大多数修士,只要是意志坚定的,无一不对“情”之一字避之不及。但今日所见,龙仙琪的事却深深触动了他。看着龙仙琪的惨状,他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师父先别说这个了,你刚才是不是说仙琪还能救,快点救她啊。” 萧岱抱着龙仙琪,手则抚着她的脸,柔情悲痛后悔的情绪在他脸上交织着。 朱河也缓步走了过来,半蹲下来叹了一口气,道:“我刚才的确那样说过。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个法子也只能保住她的元神不失,并不能让她起死回生。而且,这个法子也不一定成功,只有一半的机会。而且,就算真的成功了,如果以后你找不到另外一样物品,她终究也会元神俱灭的。其中之艰难你可要想清楚了。” 但萧岱听到龙仙琪还有复生的希望,那里还管艰不艰难?那怕只有万一的机会,萧岱也愿意去尝试。有希望都比什么希望也没有。 “师父,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也不会退缩的。你救她吧。” 萧岱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一帮。” 朱河道。 他对龙仙琪与萧岱一样,都只不过当她为一名普通的弟子。但人与人相处就是这般,如果没有长时间的相处过又或者共过什么患难是很难产生什么真挚的感情的。他与萧岱和龙仙琪之间不过挂了一个师徒的名分,按说萧岱已经成了幻云宗的弃徒,而龙仙琪则是他的帮凶,于幻云宗的门规来说,他都应拿下他们问罪。但龙仙琪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其实也与他有一点关系,要不是萧岱冒死报信,龙仙琪想必还活得好好的。 所以,出于这样一点愧疚,再加上他被龙仙琪那种舍己为人的行为所打动。他决定救她一救,哪怕为了帮她,自己元气大伤也不惜! 朱河说罢,只见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只有一指长的黑色木头,道:“这块木头叫寄魂木,她刚死,元神还没有完全消逝。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将她还残留在体内的元神抽出来,放在在寄魂木中。但抽出来的元神有可能并不完整。这就是说,就算龙仙琪真的能复活,她也不是完整的她了,极有可能变成白痴。” 萧岱一听,整个人愣住了。 朱河的意思他听得明明白白,但这样的结果他却难以接受。这样说来,就算龙仙琪真的救活了,那她还是原来的龙仙琪么? 不过,他还是一咬牙下了决定。无论如何,能救活总算比天人用隔的好。就算以后龙仙琪真的成了白痴,那他养她一辈子又如何? “还请师父救她。” 萧岱沉痛地道。 “好。那么你就为我护法。我这就施法。记住,我施法没有完成以前,我绝对不能受到打扰,要不然她立即就会魂飞魄散,连挽救的余地也没有了。” 朱河神色凝重地道。 “放心,只要我没有死,就没有人能打扰到您的。” 萧岱神色一正,轻轻放下龙仙琪,警惕地朝着四周看去。他将神识放到最大,方圆十里以内任何动静都在他掌握之中。 朱河见状,不再说话。只见他站在龙仙琪身前,伸出一只手指一点,龙仙琪的身体就缓缓地漂浮了起来。而他也放开拿在手中的寄魂木,那寄魂木就自动飞到龙仙琪的额心处贴定。 萧岱一见仪式已经开始了,更不敢大意,神识放到最大,那怕是一只飞鸟他也绝对不准它飞过来。 朱河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鲜血吐在那寄魂木上,然后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起先他念得很慢,萧岱还能听得清他说什么,但他说出的词句却是晦涩难懂。不久,朱河越念越快,半响之后萧岱已经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了。然后,他突然又吐出一口血喷在那寄魂木上。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龙仙琪的身体竟然微微地颤抖起来,然后就见到那寄魂木缓缓地离开龙仙琪的额心向上升起。 而这时,朱河还在急速地念着口诀,随着仪式的进行,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有汗水渗出,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看来有点吃力。 那寄魂木上升得极慢,似乎龙仙琪的额心有着莫大的吸力,它每移动一分,朱河的口诀就念得越急。 终于,朱河念着的口诀突然停了下来,又吐出第三口血,然后以不缓不疾语速说道:“离体之魂,寄汝之魄,收!”随后,手往着那寄魂木一指。 然后就看见龙仙琪的头诡异地往上一抻,紧接着就可以看见一团近似透明的灰色的影子朝着寄魂木飘去。 但这团影子却似被是什么东西撕扯着,不断地变化着形状,而且在向上升的过程中还有种不断下沉的感觉。 这个时候,朱河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他紧咬着牙,指着寄魂木的手指已经开始有点抽搐起来。 萧岱见状就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成与不成,就看这最后的一刻了。 但这个时候,他却是脸色大变。 原来神识中显示,远处竟有人闯进了十里的范围内,而且还竟是两人。这两人正驾驶着法器朝着这边快速靠近着。 “该死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来?” 萧岱咬牙说了一声。 不过,他可不敢让他们靠近这个地方。如今朱河的施法眼看就要完成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打扰,很有可能就前功尽废了。而这就意味着他将与龙仙琪永世相隔了。 这个结果他接受不了。 所以他一咬牙,看了施法中的朱河一眼来到刚才那堆从何威储物袋中扫出来的物品前,将属于何威的那条飞舟吸到手中,抹去他留在飞舟内的灵识。然后手一扫,地上的物品就全部进入了储物袋中,再将储物袋挂在腰间。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些动作以后,他二话不说踏上了飞舟上。由于只是抹去了何威的神识,飞舟还没有祭炼过,所以飞行起来的时候颤颤悠悠的。但萧岱的神色却是十分坚定,直直朝着来人飞去。 这一趟,无论如何也要拖到朱河将仪式完成为止。 萧岱暗想。关于女主,以后还会在后续的情节中出现的!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