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时间漏洞

小说: 造畜之老猫借命 作者: 水泥板 更新时间:2015-04-21 01:04:30 字数:4445 阅读进度:6/61

我问胖子那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胖子说也就是个小姐,出来卖的,一晚上一千块,本来还想双飞来着,但是他觉得那事还是两个人干比较和谐,人多味道就变了。我问胖子,你对那女人到底说了什么。胖子说也没说什么啊,干事之前就闲聊来着。我说你中间就没说什么吗,胖子说说倒是说了,但没在意。

我心说处处都是危险,你他妈的就不知道注意一点。

事情发生到那一步,根本就在我的意料之外,后来我想,事情不就是处处都在意料之外吗,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能在意料之中,那就不叫事了。胖子的失误在后来给我们造成了许多麻烦,以至于我们几乎没能到达目的地。

现在在地下想来,胖子这狗日的有时候真的不靠谱。

那天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胖子把车开到了戈壁里。我们正式地进入了甘肃天水一直到新疆哈密那段无人区,那是有山有戈壁荒无人烟的地方,方圆上千里无人,除了风和石头,别的什么都没有。胖子对沙漠不熟悉,我对戈壁不熟悉,我们两个人现在是关公穿针,有劲使不上。

进入沙漠的时间到我现在在地下的时间,有十天的差距,所以那十天里,是我最难熬的。那天我在车上问胖子他心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胖子说那秘密是很空泛的,胖子再一次引用到了空泛这个词。

胖子说,当年虾婆婆那位邻居叫王权,这个秘密本来不是他们乔家的,而是王权的,因为王权是第一个到虾婆婆房子里面去的人。当年的那一天是王家最关键的一天,也许是老天的眷顾或者说是惩罚,王权在进入虾婆婆家之后就变得特别奇怪。

我问胖子,王权奇怪在什么地方。胖子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一个正常人在人群面前会变现出什么样的行为?我想了想,说如果那个人认识那群人的话,那么那个人肯定会走过去打招呼,或者走过去参加聊天。如果不认识的话,根据实际情况,要么是直接走过去,要么是点点头,问问路什么的。总之那个人不会冲上去杀人。

胖子笑了笑,说你说得对,但是有一条你忘说了。我问是那一条,胖子说正常人还会躲开,比如那个人见到了那群人之中他不愿意见到的人呢,他就会躲开。我说这是抬杠。胖子说那也算是一条。

我说胖子你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王权奇怪在什么地方。胖子说你先点支烟给我。我就点了支烟给他,胖子说,当天村子里的人发现虾婆婆死了之后,就集体围了过来看热闹哦,有的惋惜有的害怕有的则是纯粹地看热闹。奇怪的地方不在这群人,而在王权,因为我爷爷没在人群里看到王权,也没在他家找到他。

我问胖子,你爷爷当年多大岁数。胖子说这是民国十三年的事,一百多年的时间,你说我爷爷能有多大,我心想我不关心的是你爷爷有多大岁数,关心的是你爷爷当年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胆量去看热闹。

胖子说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爷爷当年和王权的关系最好,爷爷去找王权是劝他搬离那里,因为爷爷对虾婆婆的死非常有想法。

后来,胖子的爷爷并没有找到王权,这个人就这样消失了很久,只到虾婆婆的事情办完了之后,王权才出现,那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了。我问胖子,那王权出来之后发生了什么。胖子说真正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王权出现是在虾婆婆的入土半年之后,他出现的头一天就有人看到了他,问他去哪了,王权奇怪地说没去哪,一直都在这里看着呢。

我听到这里,问胖子王权再一次出现是在白天还是晚上。胖子想了想说他也不能肯定,听他爷爷当说,王权再一次出现是在半年之后的夜里,和当年王权发现虾婆婆去世的时间几乎相同。

问题出现了。王权的离开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村子里的人只是后来没找到王权,因此来判断王权失踪了,然后王权再一次出现是在夜里,那么以胖子的说法,第一个发现王权出现是胖子的爷爷,那么他爷爷当年是怎么和王权解释的?

胖子说,当年他爷爷还年轻,王权也年轻,两个人岁数差不多,王权见到胖子爷爷的时候一点奇怪的地方都没有,但是胖子的爷爷看王权却非常吃惊。因为当年的王权完全不知道自己消失了半年,胖子引用王权当年和他爷爷说的话就是:我一直都在,怎么一眨眼虾婆婆就入土了?

我也觉得奇怪,人怎么会消失半年而自己却不知道?如果王权真的不知道自己消失了半年,那么他去哪了,这半年里他到底做了什么?还有,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王权说自己不知道自己消失了半年这件事,有可能是在撒谎。

胖子说,虾婆婆的房子被清空了之后,那些猫都不见了,虾婆婆的尸骨是政府的人帮着收敛的,可是政府中的某个人说,虾婆婆家里有一样东西不见了,并且是刚被人拿走的。胖子也不知道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靠后来猜测,有可能就是猫尊,但不是我这个被人偷走的猫尊,而是另外一个。

我问胖子为什么说虾婆婆家丢掉的东西就是猫尊,胖子说他爷爷后来自己潜入到了虾婆婆家,因为虾婆婆孤身一人几十年,死的时候肯定还有点大洋藏了起来,但是胖子的爷爷在虾婆婆家没找到大洋,倒是找到了一张民国时期的旧照片,照片上显示,虾婆婆坐在房子中央,双手呈现出抱和某个东西的样子,而在她身后的烂柜子上,摆着一个猫尊!

胖子的爷爷是根据那个照片判断丢掉的东西是什么的,胖子的爷爷在当时十分地肯定,虾婆婆家里的确是丢掉了这个东西。因为政府的人要把虾婆婆的东西全都充公,但是却没找到那个物件。

民国时期的人是什么秉性,有的公正,大部分人都腐败,所以那个政府人员找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找到,也就不再去问。

我问胖子,是不是你爷爷拿走的没说。胖子说有可能,但是他爷爷死的时候,没把这东西拿出来传下去,他老爹也没接手过猫尊。因此胖子判断,那东西有可能是被王权拿走了。而王权消失的这半年时间,极有可能是在藏这件猫尊或者是在出手。

我问胖子,你心里的秘密是不是这件猫尊。胖子说只是一半,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他爷爷看到的那件猫尊,在某个时间段会有变化,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猫尊有一面光滑的地方会出现非常奇怪的东西。

胖子的话说到了我的心里,但我没说我看到的,而是在等着胖子说。胖子把车停下来,我们到车边上撒尿。胖子抖着屁股说,那猫尊奇怪就奇怪在这地方,猫尊上面有一个光滑面,跟砂纸打过似地,非常光滑,到了某个时间点,上面就会出现奇怪的图案。

我问胖子是什么图案,胖子顿了顿说,是一张人脸。我又问那王权的秘密的消失是不是和猫尊有关。胖子说有可能,胖子还问我,时间这个东西,到底会不会停留,或者说提前运转。

我笑了笑,把我的那件猫尊上发生的事情对胖子说了,胖子听了没什么表情,而是对我说,我们这一次遇到了大麻烦,这两件猫尊肯定是一个系列,而且绝对不止是两件。如果猫尊是两件的话,那我们已经都知道了,就没必要去那个地方。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寻找那猫尊所在地,去看看留名在哪里到底遇到了什么。

胖子说,这有可能是时间漏洞,猫尊就是开启时间漏洞的钥匙,这就是他要说的最大的秘密,也是最空泛的秘密。

我也不说话了,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时间漏洞。我又想起了我被偷走的那个猫尊。我的猫尊现在不在车里,的确是不见了。狗日的胖子说了一句话,就导致我那件宝贝被人顺手带走了。我无法对胖子发火,只能寻思着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让我碰见那几个在服务区和我们对话的人。

我和胖子又上了车,胖子刚要上档,突然地,我听到了背后传过来一阵阵呼噜呼噜的声音!这个声音如果我听到了,胖子一定会听到,但是我不确定现在胖子能不能听到。我看向胖子,胖子和我是一样的表情。

胖子问我,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我点点头。胖子又问我,那你之前听到了这个声音没有。我又点点头。胖子没再说话,而是趴在方向盘上不说话。我不知道胖子这时候的决定是什么,如果要跑,早点开车门,如果不跑,那我们就回头和后面的东西开始干。

后面的东西一直咕噜咕噜,可我们不敢回头去看。我觉得那声音是一只猫,但我无法肯定那到底是不是一只猫。如果是猫的话,我们的车里为什么会有一只猫?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看,两个人的眼神交互了之后同时打来了车门。我们以兔子受惊了一般的速度奔跑,感觉耳朵后面的风声呼啦呼啦地响,不知道跑了多久停下来之后,胖子像条死狗一样喘着粗气问我,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但是那天晚上在家的时候,看到过一个人影,也听到了同样的声音。胖子一边喘气一边对我说,那天晚上在我家让我看到的人影,其实是胖子搞出来的假象。

我听完胖子的话之后真想把胖子掐死,妈乐个逼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乔达牧这狗日的搞出来的!那天晚上的人影搞得我一整夜没睡,到他妈的天亮的时候才给胖子打电话。我问胖子,那天晚上的人影到底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如果是,那声音差不多也是你搞出来的,早点承认,免得我发飚。胖子晃了晃手,说那天晚上的人影的确是胖子搞出来的,那东西只要一个人形的风筝就能把事情办妥,但是我说的声音,的确不是胖子弄出来的。

我站直了身体,坐下来喘着气,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十分钟,胖子坐到我身边问我,如果声音是出现是真的,那么我们车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第一次听到声音是在家里,第二次是在你的车里,至于有没有第三次我就不知道了。胖子说那他妈的声音到底从哪来的?我说我真他妈的不知道,如果我当时回头看见了那东西,我一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如今我们两跑步的速度是丝毫不让谁,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胖子也不说话了,坐下来开始抽烟。胖子说,现在我们的东西都在车上,这里荒无人烟,连个鬼都没有,如果不回到车里,我们这样就是自寻死路。

我说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我们现在有几个胆子回车里,要不你先回去看看,如果那东西不在了,就给我打个车灯通知一下,如果那东西还在,那你就先顶住,我保证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胖子没好气地对我说,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都不能相信我的话。让胖子回去那是不可能,我们只好一起回去。车是不能丢,在这种荒无人烟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野地里,我们两个人水水没有,食物食物没有,除了死路就没有别的路可走。

当时的我们的确是打算一起回去的,但是我在回去的路上留了个心眼,我不打算去车里,而是在边上看着。胖子当时也没有回去的意思,而是碍着面子跟着我一起回去的,他以为我要回去看看,所以硬着头皮跟着我走。

后来想想,如果当时不回去,也许就没那么多事情了,说不定就没有我和胖子被困在这地下的好,总之一句话,不回去比回去的情况要好得多。

车里有我们的装备,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回去,而且油箱里的油是满的,后座地下还有两桶油,我们这辆车不说能开到阿姆斯特丹,但至少也能开到库尔勒。我和胖子做了回去的决定,我在前胖子在后,两个人像贼似地溜到了车旁边,因为车灯还亮着,所以我们两个人还能看到车。

到了车旁边之后,没听到任何声音。我很奇怪,是不是我出现幻听了?戈壁里的气候能给人造成幻听,但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车里的东西。当我和胖子借着月光走到车跟前的时候,忽然看到黑不溜秋的车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就一下,虽然黑,但是我却能看见车里的那个东西,真真切切地动了!

本站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经典小说网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看小说:【经典小说】,TXT小说下载请到小说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