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真假胖子

小说: 造畜之老猫借命 作者: 水泥板 更新时间:2015-04-21 01:04:31 字数:2931 阅读进度:8/61

胖子的话如同暴风雨一样在我内心海洋世界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让我无法理解胖子到底知道什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是我们自己不见了?胖子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见了,而不是车子不见了。其实车子就在那边,稳稳当当地停在哪里,一动也不动,是因为我们不见了,所以才看不到车子。

我想,如果现在有一些人来到我们面前,是不是就看不见我们,而是把我们身体体积所占据着的空间当成了空气。换句话说,在车子的世界里,我和胖子是隐形的,不存在的。

我对胖子说,你敢肯定你说的话吗?胖子说不敢肯定,只是推测,因为能看到你,看到你姜葱算,你也能看到我,看到我乔达牧,那么不是车子不见了,而是我和你姜葱算消失了。如果我们互相看不见对方,那就证明我、你还有车子中的两者都消失了。

在当时我还没有完全理解胖子的意思,但是能大概地猜出来胖子到底想要说什么。我问胖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躲在二次元空间里等着圣斗士星矢来给我指引回家的路吗?胖子说你也别急,这应该就是王权当年遭遇到的时间漏洞,我们被漏洞给漏掉了,就好像马桶冲掉了屎一样,我们就是屎,时间就是马桶,我们被冲掉了。

我说胖子你这个比喻真是他娘的贴切到了心窝里了,你怎么不说我是马桶你是屎呢!胖子嘿嘿地笑了笑,然后忽然严肃地问我,你刚才为什么发疯了追我?我说我还想问你呢,你发疯了地追我,我他妈的脑袋差点被你砸成了馅饼!

胖子说,真的?真是这样的?我说那他妈还有假,你像追贼似地把老子追得满戈壁滩跑,难道这一切伤心往事你都忘了?胖子说还真忘了,不记得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胖子之前和我说的话。他说王权当年消失的时候是在虾婆婆家消失的,后来他再次出现的地点是在虾婆婆家的外面,在乔胖子爷爷家门口,这中间差了将近五十米。如果我和胖子两人遭遇到了和王权当年一样的事情,那么我们下一个出现的点,会是哪里?

我把我的问题对胖子阐述了一遍,胖子说你放心吧,肯定不会到美帝国主义巢穴里,最多也就是到日本韩国,看个东京热啥的。我说胖子你能不能严肃半小时,就半小时行不行,你要是能严肃半小时,我给你跪下你叫我爷爷。

胖子说你姜葱算也不差啊,都知道拐着弯占便宜了,别说我叫你爷爷,你要是能把我们现在弄出这个时间漏洞,我叫你祖宗都行。我说行了,咱两别在这死磕了,咱们得想办法出去。

胖子说别想了,救我们的人来了。

我抬头看了看,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别说救我们的人了。胖子说你别急,你再仔细地看,在看到那些东西之前,我得告诉你,这些东西我只听老爷子提到过几次,没正儿八经地见识过,今天十分荣幸地能和老姜家的好儿子在这里共享省事,真是他妈的三生有幸。我说你他娘的到底让老子看什么玩意?胖子说,等着,马上就出来了。

果然,在过了胖子说的马上那段时间之后,有人出来了。那是一队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我还在纳闷现在大晚上的除了月光就是星星的光了,我和胖子难道长了火眼金睛了能看见半公里之外的人?

我想要问胖子,但是胖子刚摸完JB的手忽然捂住了我的嘴。我看见了胖子的眼神,无比地惊恐,完全没有刚才的洒脱。现在的胖子就好像受惊了的小孩,吓地浑身发抖,但他娘的还知道让老子闭嘴。

我们之所以能看到那队人,那是因为那队人身上发出很惨白的光,虽然不那么强烈,但是在黑夜里有那么点光,就能够让那队人完全暴露。那队人不知道从什么屎壳螂的洞里钻了出来,然后慢慢地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不敢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队人。那队人很奇怪,奇怪的地方不是他们身上发着白光,而是他们走路的姿势。他们走路的姿势不会那样,它们的膝盖是弯的,无论是处在走路状态下的什么人,走路都不会把膝盖弯到那种姿势。就好像一个人站在比自己身高低一个脑袋的位置时保持着的姿势。

他们的膝盖是弯的,走路的姿势就非常诡异。一队人仿佛跳着一种诡异的舞蹈,一跳一蹦地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看向胖子,看到胖子还在看着他们。胖子的表情比我要淡定许多,也可能说是没有什么表情。胖子仿佛僵硬了一样,一动不动,趴在哪像具尸体。当时的情况很特殊,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胖子当时的状态,因为我无法理解胖子的行为。

我和胖子在一起干活七年多,以我对胖子的了解,当时的胖子绝对不是我认识的胖子。胖子是什么人?胖子是那种只要他认定的东西必然要拿到手的人,他不到黄河不死心,因此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会觉得奇怪,更不会害怕。我现在在想,当时的胖子到底是害怕还是如何,都不应该是那样的表情。

我捅了一下胖子,他没什么反应。我有点担心胖子是不是死了,如果死了那只有我一个人想办法了。那队人快要走到我们身边了,胖子忽然轻声地对我说,老姜啊,咱们该跑了!后来我们跑掉了之后我问过胖子当时他到底在想什么,胖子说也没想什么,他只是在找人。

胖子后来平静地对我说过这事,当时那队人从戈壁滩的某一个角落里钻出来之后,胖子就一直在那队人里面找人,我一直都想知道胖子到底在找谁,但是胖子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也许是因为胖子对我不够信任,又因为是胖子怕我担心,胖子从来没有提到过他到底在那队人里面找谁。

回到当时,胖子对我说咱们该跑了,然后他就要站起来跑。但是我很快把胖子按倒在了地上。胖子不解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跑,现在不跑可就来不及了。我忽然地把我的皮带抽了出来套在了胖子的脖子上,然后问他,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胖子很奇怪地看着我说,你干什么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我说我和胖子是好朋友,但和你不是,你他妈的混到我身边来到底是什么目的?我眼前的胖子说姜葱算,你真是瞎了眼了,那么明显的特征你都看不出来,你还出来混!我说那不是我的事情,我只是负责把真胖子找出来。

胖子笑了笑,说姜葱算你别闹了,赶紧让我起来,那队人马上就过来了。我说对,那队人马上是过来了,但是是来找你的,不是来找我的,说吧,你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把真胖子给换掉的?

那人就坐了起来,也不管那队诡异的人了,而是点着了一支眼,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像是打火机一样的东西按了按,然后我眼前就出现了一副非常高级的画。那是和投影设备差不多的东西,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姜葱算,你果然聪明,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乔达牧的话,但是现在我相信了,你绝对是胖子看中的人才。我问他,你到底是谁,你不说,老子就把你脑袋拧下来挂在裤腰带上。

那人说,行吧,都被你发现了,我就不藏着了,你还记得在服务区的时候吗,那时候你和白头发的那人去谈事情的时候,真胖子就被换了。

我听那人说完,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我和白头发的那人在服务区另外一边说话的时候,另外的三个人就对胖子动手了,但是胖子是那种绝对不会吃亏的人,他放倒了一个人之后,迅速钻到了服务区的厕所里,而在当时,那个人就在厕所里,然后和胖子互相换了个身份,真胖子不见了,假胖子从厕所里出来,干晕了另外的两个人和服务区的服务员及工作人员,然后我就回来了。

那人说,现在你知道了,我对胖子非常了解不亚于你,你可以选择信任我,也可以选择不信任我,我只有一句话要说,那就是这一次行动,我必须跟着你们。

本站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经典小说网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看小说:【经典小说】,TXT小说下载请到小说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