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另外的我

小说: 造畜之老猫借命 作者: 水泥板 更新时间:2015-04-21 01:04:32 字数:4424 阅读进度:9/61

如果说那队人是假的,那么我就能相信眼前的胖子是真的。可是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的。举个例子,太阳离地球的距离是光在宇宙之中跑八分钟的距离,人的眼睛之所以能看见东西那那就是因为有光,当太阳从宇宙中爆炸开来的时候,人的眼睛要在八分钟之内还能看到太阳存在。

那么,那八分钟之内的太阳,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么它本来就是太阳,只是爆炸了而已,他还是存在的,因为有光在;如果说那是真的,那么它已经爆炸了,理论上来说就不存在,那就不是真的。矛盾是在悖论中存活下来的部分正确的理论,矛盾的集中点就是真与假,在选择真与假的时候,稍不小心就会犯下致命的错误。

那队人的存在就和眼前的胖子互相矛盾,现在我说的胖子就不带引号,就是眼前的胖子,假胖子说他是替换胖子而来的替身,真胖子早就走了另外一条路,那么胖子的话是真的,因此可以推断真胖子现在还活着。我问他,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那队人到底是不是存在的,而是一种幻想。

假胖子说,那队人肯定是假的,你也不要多想,我们继续出发,想这些没用的对我们的大脑来说是一种负担,我们目前需要想的是如何和你那位二货胖大爷联系上。我说行,但是你最好不要再给我弄出什么劳什子来,我也不是好惹的,他妈的刚才你追我的时候,老子就是冲着胖子这张脸才没动你。

假胖子说承蒙您抬举,出发吧,被磨叽了。我说你他妈的能把你脸上的那张皮死撕下来了吧,我看着不爽,我认识的胖子不会用你这样的表情和说话。假胖子说对不起,撕不了,这脸就这样,如果你不信的话,你自己来试试,你能撕下来我就服你,亲妈生的脸,原装的,从来没在上面动过刀子。

我说你到底是在和我开玩笑呢还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长得一模一样的脸,除非是我眼睛得白内障了,否则我不会相信。

假胖子说那是你见识少,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是你没见过的了,不要你没见过的东西你就开始否定。做人得有点准则,你这种毫无原则的人在社会上混得开那真是宇宙奇迹。

我说行了,你被废话了,赶紧开车吧。

之后假胖子就一直没说话。还是后来我才知道假胖子为什么不说话,因为当时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我的相想象,始料不及。

当时,假胖子一句话也不说,开着车在戈壁滩上急速行驶。戈壁滩上的路比我们想的还要牛逼,那种路走的多了,就不是路,而是一条平坦的大道。假胖子不说话的时候,我也没有说话,而是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抽烟。连续冒了三支烟之后,假胖子对我说,把安全带解开,别系着了,等一会没办法跑。

我问他,在这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能有什么危险,有危险也是你这狗日的给老子造成的。假胖子冲着我笑一笑,说那你就等着吧,把你那条带子系好了,遇到事情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假胖子说完了之后,我看他的表情我才意识到假胖子没对我撒谎,就在他说完话后的一分钟,出事了。

牧马人的疝气车灯照得非常远,几百米之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在车光之下的戈壁滩下,那些灰颜色的碎石头忽然动了起来,好像在下面有一台大功率的推土机在不停地工作一样。假盘子猛打方向,把车向另外一边开,一边开一边对我说,不想死得早就把安全带拿开,安全带在这时候只能让你早点死。

我真的把安全带拿开了,然后抓紧了车窗上面的把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路下面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好像是土要翻了过来,但又不像。我问假胖子,那戈壁滩下面到底是什么。假胖子没理我,紧张地开着车。

车在急速行驶,有很都次差点翻掉,但是假胖子似乎从来就不知道怕过,那吉普车当飞机开。地下的东西一直在翻,但是总是看不到真面目。那东西似乎是被车的声音惊到了,翻滚得特别厉害。胖子把牧马人的方向使劲地向那东西翻的相反方向打,直到绕过了翻滚最厉害的位置才放慢了速度。

这时候,假胖子才转过脸来对我说,现在你可以问问题了。

我硬是憋住了没问。假胖子说别憋了,憋出屎来了没地方拉,你问吧,我不笑话你。我转过头来问他,你和胖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假胖子说你这时候问这个做什么,我又不是拐卖良家妇女的人贩子,你问这个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

我说你别废话行不行,我问你问题你就回答。假胖子笑了笑,说我们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说话,等一会那东西的老大出来了,我们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我建议你还是挑要紧的问。我说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地下到底是什么,解释不到位,老子立马下车。

假胖子忽然急了,说你别下车,我答应了乔大胖子把你带到库尔勒孔雀河边上,你这时候下车,那等于是把我推到了无信义的边缘,你别害我,你老实一点。假胖子说完把车门锁给锁上了。

假胖子说,既然你想知道这下面是什么,那我们就只能等了,因为我没有办法给你解释这下面到底是什么。我之前也没见过,而是听从这里活车出去的人讲的,对了,胖子有没有对你说过在库尔勒进去了十二个人都死了的事情?我说胖子没给我讲,倒是另外一个人对我讲的。

假胖子说是不是叫刘明的人?如果是的话那就没错,我之所以知道,那就是他给我讲的。姜哥,目前来说你是这一行的新秀,以你的能耐,完全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过我不敢保证你就一定能活着出去。这地方很特殊,你也知道你刚才看到了那队人,实话对你说,那是真实的,我没有骗你,如果你认为那是假的,那你就下车自己试试。

我说你说话有逻辑问题,他妈的我都自我认为刚才看到的人是假的了,那你说又是真的,那他妈的到底是真是假?

假胖子看了看手上的表,说我们还有两分钟时间交谈。

我问假胖子,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假胖子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那东西发泄一通之后睡着了,我们才能慢慢地把车推过去。

我听到了这狗日的用了一个词:推。我问他,你是打算把车推过去是不是?假胖子说对,就是推,但不是我们来推,而是有东西去推,你放心大胆地坐在车里面不要说话也不要动,我说可以说话了你才能发言,否则的话我们两人都得死。

我现在不得不听假胖子的,现在的情况对我和他来说都不好。地下的东西随时都有可能暴走,可悲的是我们对那东西毫不了解。假胖子说时间差不多了,把安全带解开了没,解开了之后,我要把车门打开,但不是完全打开,我们要给自己留一个逃生的机会。

我说在车里不是很安全吗?

假胖子很不解地看着我说,你觉得你顶着二十斤的猪肉去看望老虎,你自己会安全吗?我问他,那我们谁是猪肉谁是人。假胖子说我们都是猪肉,而车是顶着猪肉的那个人。我们都不说话了,目前的状况正如假胖子说的,现在我们都是猪肉,正在送往老虎嘴边的路上。

车熄火了,但是车灯还开着,假胖子的意思是,让我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将来好把他带出去。我说那你自己不走,假胖子说还不一定呢,他不是职业探墓的。

我说那行,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带带你吧。假胖子会心一笑,忽然的,在车下面发出来一阵金属划金属的声音,非常的刺耳。我和假胖子的神经一下子给提到了嗓子眼,瞬间,我抓住了旁边的抓手,而假胖子却让我松开,不想死的就松开。

我真把手松开了,紧接着,又是一阵金属划金属的声音。这种刺耳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动物所能做得出来的,除非是浑身长特别的硬刺才会有。声音过后,车动了一下,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

车在动,我和假胖子在车里给被推着动,人在车里没有系安全带,就像是在水里煮的汤圆一样,不停地摇晃。戈壁滩下面的东西在不停地运动,像波浪一样一层一层。我和假胖子吓得动都不敢动,假胖子死死地抓住方向盘,把头埋在方向盘下面。

我反过身来把车座抱住,让自己的身体不掉下去。这个时候的我们好像被虐待的小动物一样,完全没有自主控制权。假胖子的动作非常可笑,但却很实用,在如此颠簸的状态下他居然稳如泰山。

戈壁滩下面的东西忽然不动了,像他娘的没来过一样,这时候假胖子把方向盘松开了,他妈的一脸的汗。我问他,老子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话了?假胖子说可以了,你说吧,你尽管说。我说你他妈的跟我说的东西就是地下的玩意?

假胖子说可能是吧,他也是听到过,但没遇见过,这是头一回。我说那你赶紧地发动车,我们闪人。假胖子点点头,正要发动车,突然地一声巨响,我们车头整个被掀了起来,牧马人在半空中转了三百六十度再落地,重重地摔在地上。

周围的灰尘把眼前的东西遮挡住了大部分,但我还是能看见那东西的一角。

后来我想,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能够说得出话来的。我对假胖子说,你他妈的还等什么,正当我们是猪肉吗,赶紧发动车,如果车不求行了,我们真得下去靠11路了!假胖子脑子的确转得快,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打火。

但是,我们的车不行了。牧马人虽然结实,但被刚才那东西的重重一击,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点问题,打不着火。我对假胖子说,你他妈的真是窝囊,出的馊主意,让老子现在走不动了。胖子怎么选得你这样的玩意!

假胖子委屈地说你也别说我了,我能帮的已经帮到你了,现在我也无能为力。这种东西谁也没见过,见过的人都死了,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啊。

我说那你他妈的让开,让老子带你出去。假胖子答应了,正好过来,忽然车头又是一动,虽然没有把车掀起来,但整个车被顶得斜成了四十五度,我们在车里直接被扬到了后座位上。假胖子那一身肥肉像个肉球一样砸到了后座位上,发出哐当一声。

我稳住身体,后背也摔到了座位上,疼得要命,差点背过气去。车又稳定了下来,还是没有翻。我迅速爬到前面去,摸了摸钥匙还在钥匙孔里面,准备打火,但他妈的忽然看到一张脸,像个吸盘一样贴在驾驶室的玻璃上,把老子尿差点吓了出来。

我猛地翻身翻到了副驾驶上,那东西就盯着我看,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看我。我动都不敢动,生怕惹了这东西。但是假胖子狗日的在后座上翻过身来,哎哟叫了一声说他妈的差点死了,那东西似乎看到了车里面有东西在动,突然的把脸又贴到了后座的玻璃上。

假胖子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张花里胡哨的脸,吓得哇啦叫了出来,直接向前面翻,正好翻到了副驾驶上,我们两人跟个荷包蛋一样叠到了一起。

我说假胖子,这玩意到底是他妈的人还是鬼。假胖子说,他要是知道的话就去做研究了,这东西的名字叫死亡之虫,狗日的在内蒙外蒙那些地方的沙漠里才有,谁他妈的最大它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我说你现在说这些都晚了,狗日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过死亡之虫这个尊号。

外面的虫子还在,就在地下,我们不敢下车,车又发动不了,只能在车里干等。假胖子说我们两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了,如果这虫子一直对车感兴趣,我们也只能当这辆车的陪葬品。假胖子说完,拿出烟来点了一支。就在假胖子点火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在很远的地方忽然冒出来一团火。而在火升起来的时候,我们的车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平稳了。

我对假胖子说,看到那团火没,是不是上帝来救咱们了。假胖子已经没心思听我开玩笑,猛吸了几口烟之后,说等死吧,老姜,在黄泉路上别忘了照顾一下兄弟我。

本站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经典小说网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看小说:【经典小说】,TXT小说下载请到小说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