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另外一个我

小说: 造畜之老猫借命 作者: 水泥板 更新时间:2015-04-21 01:04:32 字数:4485 阅读进度:10/61

我们在车里等到了天亮,也没见那张脸再回来,一直到太阳把车烤热了,我们才敢睁开眼睛。在车里热得受不了,假胖子就下意识地去打火,结果车的发动机响了。

假胖子高兴的上了档开始走,后来真胖子骂假胖子的时候说,晚上打不着,那是因为车的发动机太冷了!戈壁滩的夜晚气温多底,用脑子想一想都知道,白天温度上来了,车自然又能打着了。

我心想还真不是你车牛逼,而是因为气温的问题。

假胖子是把车开到了极速,牧马人在戈壁滩上飞驰,一直开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的车终于开不动了。下车之后,我还不敢站在那土地上,假胖子是被尿憋得忍不住了,才下了车。到了车边上撒尿,我才看到我们的车已经被刮得面目全非,车里面的装备是散落了一车,有一个包直接被甩坏了。

我和假胖子把装备整理了一下,基本都在,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们的车算是毁了。胖子要是见了,制定把我和假胖子分尸。

周围没有水,我们的水很宝贵,所以我和假胖子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再把装备塞到包里收拾好,一看天,已经是下午了。我对假胖子说,我们的时间宝贵,不能等。假胖子说时间是紧,但是我们得饶过这片沟谷。

这一片地貌非常特殊,山上的积雪化成了水流下来,在这一带冲出了许多几十米深的沟,车再牛逼也过不去。我们只能选择绕路,但是绕多少公里,目前还不知道。胖子的地图上显示我们要绕将近一千公里,这样的话,我们的油不够。

因此,我们只能弃车。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假胖子,他想了想,说听你的。我想了想,我们现在状况虽然还没差到没救,但的确不容乐观。现在的事情不好解决,路过不去,绕路肯定不现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弃车。

假胖子说,要不这样,我们去城市,最近的城市在吐鲁番,我们要是到了吐鲁番,基本上就等于是到了库尔勒了。我说那不行,到了新疆光查车就够你受的,如果查到我们车上的那些违禁品,到时候你怎么处理。

假胖子不说话了。我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弃车,除非我们有能力把上百公斤重的东西全都背在身上。假胖子说还是算了吧,要背你背,我就算是死在戈壁滩上也不去当那苦力。我说那不就结了,你我就把重要的装备拿上,其余的全部带水和干粮。我安排好了这些,结果狗日的假胖子全部带了水和干粮,把装备全都扔给老子了。

我说假胖子你他妈也就体型像胖子,说到性格,你和胖子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假胖子嘿嘿一笑,没说话。

我们真的把车放弃了,但是我们把车停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如果我们回来,就得从这里取车,然后绕过刚才的死亡之虫,直接回家。

假胖子手上有表,可以准确计算时间,我们背着装备在戈壁滩上大约走了三个小时,也没走出那种让人发毛的恐怖地带。走累了,我对假胖子说,现在休息,我们得补充体力,否则我们光累就能累倒。我刚说完,忽然我的话在我们的身后传过来一阵回音,我的话被那回音完整地复制了下来,然后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觉得很神奇,站起来看看,但是假胖子比我还要快,爬起来边看边对我说,这种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在我们身后有非常光滑的墙壁或者是山。但是我想那不可能,有山的话那回音也不是这种调子。

我说你下来吧,别他妈的逞能,以你现在的素质,最多也就是个伙计,还他娘的当老板学人家盗墓,扯你娘的JB蛋。假胖子被我说得把脑袋伸了回来,我把头伸出去看了看,但是当我看过去的时候,我发现我永远也忘不掉了。

那是我见过最郁闷也是最惊悚的事情,后来我和胖子讲的时候,胖子说那种情况让你碰上了,也是运气,一般人还真碰不到,在胖子的话里,他管那种情况叫:时空重叠。

我看到了和我一模一样的我和假胖子两个人坐在一起,身上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头发、皮肤、动作甚至是身上的背包破烂的地方都一样,完全一样。

我瞬间蹲了下来,缩在那个土堆后面瑟瑟发抖。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那几十秒的,也许是假胖子喊我了,又因为是我自己反应了过来,当我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我确认,那边蹲着的人,和我一模一样,而那个我边上的假胖子,也和我身边的一模一样。

假胖子见我情绪不对,也伸出头紧张地去看,他的表情比我还要夸张。

我说,那是我们,我们就坐在对面,说着和我们同样的话,干着和我们同样的事,但是我肯定,那不是我们。后来胖子和我说那是时空重叠的时候我依然不信,不可能有时空重叠这一说,就算是有,也不应该出现在地球表面。胖子后来给我的解释是,那就是一种光学折射,如果不信,下次再遇到的话,就过去摸一摸,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再后来我发现,我和胖子都错了,那他妈的真不是光学折射。

以前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情况却和现在不同。那一年在长江边上,一座唐代古墓边,还没有动土,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复制了下来,然后他们和我们干着同样的工作,说着同样的话,但是对我们视而不见,好像我们是镜像,而他们是真实的一样。其实真实的情况要比当年在长江边上那一次还要复杂,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接下来,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另外的我和假假胖子在和我们说着同样的话,当我们张望的时候,他们也在向后面张望。我不知道另外的我到底在张望什么,也许是另外的另外的我,也可能是另外的世界。究竟怎么样才算是真实,当时的我,已经不知道了。

我在长江边上的那一次,是以无视而解决问题。我和我的伙计们什么都没有管,干自己的活,谁都不要说话。

现在,假胖子忽然对我说,我们是不是要干点什么,要不我们冲过去灭了他们,把那些假冒伪劣产品全都消灭掉,我们两个正品行货不就没什么烦恼了?我对胖子说,你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说话,你自己去看,如果你看到了什么,就憋在心里不要说出来,我担心你看到的,是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会成为你心里的阴影。

我能知道假胖子到底看到了什么,除了两个和我们一样的人之外,在那两个人的是身上还趴着两样东西。

假胖子一定是看到了趴在那两个人身上的东西是什么,那个东西一直趴着,还不停地看向我们。我知道,我看到了趴在另外有个我身上的东西,如果那另外一我如胖子所说的是镜像,是光学折射的话,那么在我这个本尊的身上,也一定趴着那样东西。

我不知道怎么说,那东西还在不停地看着我。

事情变得复杂了,情况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料,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一种动物的身上猫。假胖子也一定看到了趴在另外一个他身上的那只老猫,像他娘的幽灵一样伏在另外一个假胖子的背上,不时地看着我真的假胖子。我想,假胖子一定是要疯了。

假胖子看完了之后,我问他,你看到了什么。假胖子摇了摇头,说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点了支烟,对假胖子说,你不要再逃避,我们这几天一直头疼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的背上。假胖子大叫着说你不要说了,现在赶紧想办法怎么把背上的东西拿下来。说完,假胖子就开始在地上打滚。

我说你这样是弄不掉它的,它们就好像和我们长到了一起,我们肯定是接触到了什么才让这两只老猫趴在了我们的背上,跟着我们到了戈壁滩。假胖子说我他妈的除了自己的老二什么都没摸过,你不要吓我啊,我是被吓大的。我说就你这逼样子还你妈的被吓大的,你是被吹大的吧!

假胖子不说话了,在地上开始掉眼泪。我说你就那么大点出息,还你妈的替胖子来照顾我,现在不知道他妈的谁照顾谁。假胖子忽然趴了起来,向我们车的方向走,边走边说,这一次我打算退出了,还他妈的没到地方呢,就出了那么多事情,我得回去请个巫师替我把背上的老猫给弄下来。

我说你行了,你别折腾了,我们得过去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样才能决定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假胖子答应了,但是他没动。我说你走不走,你不走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现在是下午,太阳一落山,气温马上就降低,而且那么多的装备我一个人背不动,得两个人通力协作,你别打算让我一个人背着那么多的装备然后还要带着你去目的地,那是不可能的,大爷我虽然皮实,但也不是皮卡。

随着假胖子的妥协,我们两个人绕个那个土堆向另外的我们前进,说真的,当时我的心情只能用机械反应来形容,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早晚被自己吓死。

我们身上的东西如果存在,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不把他弄下来,我们早晚得死,而且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阎王爷不收冤死鬼,我们两个人到了地府,恐怕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我们绕过去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另外一个我不见了,现场只有假胖子。如果说另外一对我们是假象,那么我们看到的有影子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我已经不知道我下一步该做什么,本能的拿起地上的石头向那个人砸去。

当我砸过去的时候,那个假胖子忽然叫了起来,对我吼着说你他妈的别动,你是谁。我心想你还问我你是谁,我还想问你你是谁,你不说老子就砸死你。我说你他妈的是谁,你不说老子就砸死你狗日的,另外一个假胖子说,我是胖子,他妈的你们从来冒出来的?

我懵了三秒钟,然后一脚对胖子踢过去。胖子身手敏捷,迅速反应,跳到一边,胖子说,老姜,你他妈的犯什么神经?

我问他,你那天看见什么了?你破处男之身是在哪一年?胖子翻了翻白眼,说这是我的秘密,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说你不说是不是,你不说老子就和假胖子把你就地正法。胖子一听我们要动手,连忙说,姜葱算你够了,你再牛逼也不是胖爷的对手,胖爷的一身神膘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说行了,不闹了,你就是乔达牧,狗日的真胖子没几分钟正形,老子认你了。乔达牧坐了下来,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车哪去了。我说你的牧马人现在变成死马人了,现在正在戈壁滩的某一个角落里安静地等待死亡。

胖子说我和假胖子就是败家子,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好事,出师不利车先亡,他娘的那好歹也是百十万的车!我说行了行了,你被叽歪了,有烟没有,给我来一支。胖子点了支烟,然后假胖子凑过来说,胖爷,我的任务完成了,结果还满意不,满意的话就把合同签了吧!

说完,假胖子这王八蛋从口袋里摸出来几张纸,胖子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画了几笔,胖子对我说,这是生意,不是合作,我和你姜葱算是朋友,和这混蛋不是朋友。我问,那你们是什么关系,胖子说,是兄弟。

我说操你妈的,你和他是兄弟和我就只是朋友?胖子说你别急,他是我们乔家的人,只是当年王权消失了之后,我们的爷爷其实也跟着消失了。后来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爷爷再出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我爹,然后把事情都说了,但是对王权这个人只字未提。

我一时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也看出来我比较茫然,对我说其实当年不是只有王权一个人消失,也可以说并不是王权消失了,而可以解释成整个村子都消失了,只有王权一个人留了下来。我这个弟弟其实当年也差点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今天来,他也是为了寻找真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要去库尔勒的那个地方,找到九个猫尊,凑齐了看看猫尊产生的效果,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站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经典小说网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看小说:【经典小说】,TXT小说下载请到小说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